• 第17章

    更新时间:2018-10-21 16:00:00本章字数:2223字

    子烨没有想太多,与郦邑架着九儿,紧跟着黑衣人。

    不一会儿,黑衣人就把他们带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你是何人?为何带我们来此处?”郦邑环看了一眼周围,真的太空旷,空旷到周边没有树,没有草,没有人家,有的却是伴随着一阵阵微风带来的海腥味。

    这是在海边?子烨用鞋底蹭了蹭脚下的沙子,软软的,是海边。

    黑衣人没有回答郦邑的问题,只见他伸出左手,朝着空中做着有别人看不懂的动作,好像在写着什么。

    没过多久,随着他手的移动,天空中渐渐出现灿烂美丽的光辉,那些光辉轻盈的飘荡,同时忽暗忽明,发出红的,蓝的,绿的,紫的光芒,十分耀眼。

    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互相来回的交叉着,很快一座雄伟壮观的宫殿出现在子烨他们面前。

    龙宫吗?郦邑他们一脸诧异。

    黑衣人没有说话,带着子烨他们直径走入了宫殿,道路有些弯曲,路的两旁是形态各异的珊瑚雕,以及大小不一的钟乳石,头顶上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到了一出看起来像会客厅的地方,郦邑终于看清楚了黑衣人的脸,竟然是那日在魔都外的黑衣人领队。

    “你是那个黑衣人的头头,你想干嘛?”郦邑有些懊恼,为什么上神要跟着黑衣人来到这个鬼地方。

    子烨也认出来了,是那一脸谄媚的黑衣人。

    黑衣人笑而不语,只见他从自己的脸上慢慢地撕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俊美的另一张脸,再一个仙诀,黑色的夜行衣也换成了仙气十足的白衣长袍。

    易容术?一时之间,郦邑竟然有些看呆了。

    “小仙西海二公子,敖东,拜见上神!”换装后的敖东向子烨道出家门并行礼。

    “不必多礼,你既是西海公子,为何在此如此作贱自己?”那日,敖东他还吃了自己一掌,子烨疑惑。

    “上神有所不知,我之所以如此,也是为了方便调查蛟族与魔都的阴谋。”敖东如实相告。

    “什么阴谋不阴谋的,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我魔都人虽然地位卑微,但也不至于与蛟魔族狼狈为奸吧!”郦邑听后,不乐意了,虽然她自己也有些不明白父王的做法,但也不至于有什么阴谋之说。

    “郦邑公主不至于如此天真吧,你的父亲早就在你出嫁当天,安排了人手在必经之路上劫亲,然后嫁祸给蛟魔族,蛟族自然不会承认,魔都就会到龙族闹事,声称女儿丢失,蛟魔族迎亲护嫁失职,让使龙族与蛟魔族的隔阂再次升级。”

    “实际上,这些都是你父亲与黑叫商量好了的,没想到途中被上神参和了一手,计划有变,变成龙族的人向你父亲要人了,所以,才会有后来的借骑兽兵,以及你姐姐成亲之事,你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敖东把整件事情的大概叙说了一遍。

    “不可能,我父王就只想要仙人指路草而已!”郦邑不相信敖东说的事情,这些事情如天方夜谭,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力。

    “你可曾有想过,你父亲为何要仙人指路草?”敖东不依不饶追问着。

    “没有!”

    自己怎么可能知道,父亲把所有的爱,好的东西都留给了姐姐郦舞,感觉自己都不是他亲生的,这一次,突然说要把自己嫁给龙族的公子,也没问过自己喜不喜欢对方,就说要嫁人了。

    虽然是有点抱怨的,不过后面想想父亲终于关心过自己一回了,而且还是终身大事,满心欢喜的跑去准备多与父亲,亲近亲近,却听到父亲与魔师在商议把自己留在蛟魔族换仙人指路草的话,当时就懵了,后面的话也就没有再听了。

    “你回去调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今夜,大家就在此将就一晚吧,小仙还要回到蛟魔族,就先告辞了。”敖东说完离去。

    敖东的话,让郦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虽然自己不了解父亲,但也不至于像他们说的那样吧!最夸张的事情就是,上神说愣头青的徒弟也被魔族的弟子截走了。魔族何时做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呢?

    刚才还欢天喜地的认为,只要帮父亲拿到了仙人指路草,一切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为什么?

    “还请公主也回去调查一下,魔都为何要撸劫我致宁派的弟子!”上神的话一直在耳边响起,既然无心睡眠,那么干脆去与上神道个别,早点回到魔都调查事情的真相。

    来到子烨与九儿的房间,一推门,正巧看见子烨用仙人指路草,救醒了九儿,九儿功力大增,房间里还多了两位敖东叫来帮助子烨的人。

    一位是海王后,一位是龙族的王后,她们是姑表亲关系。

    龙族的王后看见郦邑也有些诧异,这个相貌普通,举止粗鲁的丫头,居然就是要嫁给自家的孩子的人,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不是传说,魔族的公主温柔大方,举止文明,学识渊博的吗?

    当时龙王还准备说让蛟族的黑叫派人去魔都要人了呢,如果魔都不交人,就上报九重天;还好,被自己劝了下来,说这件事可能有蹊跷,先派一个使者去探探情况,其他的事情,缓两天再说。

    海王后也看了一眼郦邑,不行,进门前,先敲个门,行个礼,都不会,难登大雅之堂,与龙族王后互相对了个眼,走到郦邑跟前道:“没想到魔都公主,如此有心,那就有请公主到时候在魔都里面打点好一切!”

    “这位娘娘,您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郦邑完全不明白海王后的意思,刚才自己正在暗暗赞叹,仙人指路草,是个好东西来着。

    “唉!公主不是要回魔都,调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吗?致宁派的弟子,被你们魔都的人撸劫去了,这位致宁派的上神与上仙自然是要到你魔都去要人的,难道公主想让魔都与上神发生正面冲突?把魔都的丑事弄到众人周知吗?”海王后无奈,这孩子的脑袋咋这么不灵光呢?还好这姻缘没有联成,影响下一代就不好了。

    唉!传言不可信啊!

    龙族王后也十分赞同的看了一眼海王后,心里暗暗抱怨,这九重天打的是什么算盘呢?天帝他是老眼昏花了吗?好端端的来赐什么婚。

    “公主,小九拜托您带我们入魔都,接回我徒弟幺幺!”九儿走到郦邑面前作揖行礼。

    郦邑傻眼了,没想到这愣头青的后台这么强大,更没有想到的是,小小年纪居然当人家的师傅了,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