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更新时间:2018-10-26 17:00:00本章字数:2148字

    九儿并不是真想要拿回宝掌柜的镜子,没成想,宝掌握柜居然真的拿出来了,玄九笑了笑,把镜子收了起来,放入了随身的一个小锦袋子里,心满意足的拍了拍宝掌柜的肩,道:”如此甚好!“

    子烨虽有些看不明白,不过看到九儿如此潇洒自信,胸有成竹的样子,便也没有多问。

    于是,两人告别了宝掌柜,向魔都古堡出发。

    到达魔都古堡城外,已经是傍晚十分,刚好遇见下雪,雪花从银灰的天空悠悠地飘下,落在古堡的房顶上,融入房瓦之间的缝隙里,城外的地上就有不少的积雪,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城门外除了守卫的士兵,进出的人不多。

    子烨与九儿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早就与雪地里的颜色融在了一起。

    “小九,我们没有通行证。”眼看着要到城门口了,子烨提醒九儿。

    九儿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看了一眼子烨,整理了一下斗篷,没有说话,依旧一步一步的向城门走去。

    这一眼看的子烨心里直发毛,小九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城门已经近在咫尺,难道他有通行证?

    为了安全起见,子烨选择了隐身。

    城门两排值班守卫的士兵,把脑袋缩在厚厚的毛绒绒的的帽子里,显得有些昏昏欲睡。

    很快,就轮到要他们出示通行证了。

    “令牌!”负责检查通行证的士兵,半眯着眼睛,因为冷,更没有把手伸出来。

    九儿一只手迅速将袋子里的令牌拿了出来,这个令牌还是之前二公主给他的,另一只手却藏在袖子里,做了一个手势,暗暗念了一句咒语。

    “下一个!”检查通行证的士兵,打了个哈欠,眼皮子都没搭一下,更别说看了,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像是在告诉九儿:这大冷天的,有几个人愿意出门,形式而已,要过就赶紧过。

    九儿与子烨刚刚通过,就出来了一列士兵,手里好像还拿着画像,对着外面站岗和检查的士兵说:“打起精神来,注意这画上的两个人。”

    子烨用余光看了一眼画像,画的居然是他与玄九,不禁有些意外,这画像到底是出自谁人之手,居然可以画的如此相像?

    没等他们走多远,除了那个检查通行证的士兵没有动,其他站岗的士兵们竟然把城门都关了起来。

    不是还没有到夜里么,怎么就关起城门来?让人有些费解。子烨没有多想,继续跟着九儿向前走,路上根本没有看见有人影,魔都城里面原本就很冷清,现在不仅仅是冷清,而是一片死寂。

    突然感觉气氛不对,子烨一回头,发现从背后城楼上飞下一个女子来。

    “终于把你们等来了!”女子落地后,狡诈地笑道。

    原来是魔都的大公主,俪舞。一个原本要嫁给九儿当妻子的人,对于这种境遇,子烨还是迄今为止头一次碰到,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九儿却视若无睹,全当没听见,继续向前走。

    ”你们致宁派太欺负人了,不与我结亲也就算了,还放火烧毁我都城的天牢,不但没有歉意,还到处诋毁我魔都的名声,实在过份,今天就让你们有来无回!“俪舞没有给九儿与子烨说话的机会,“来人,撒网!“

    随着俪舞一声令下,路上假扮成普通行人的魔都弟子,立刻扯掉了原先的装扮,纷纷武装起来,看着阵仗有些大。

    天空中飘下来一张大网,俪舞随即向那张网施予法术与咒语,那张网越来越大,大的好像要把整座魔都城都网住的一样。

    “雕虫小技!”九儿一个飞身从手里飞出一个类似盘子般的物件,直接丢向了空中的大网,那盘子状的东西如同一把锋利的回旋镖,在网上来回穿梭,不一会儿,空中的大网便被它割成了无数的小块,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俪舞的法术被破,九儿收回盘子般的物件,子烨才看清,原来是那面镜子,同时也为九儿法术的进步感到欣慰。

    俪舞恼羞成怒,一挥手,那些武装好的弟子迅速把九儿与子烨围了起来,双方都保持警惕。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众人面前一掠而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发现被围在人群中间的致宁派的人不见了!

    能在魔都大公主眼皮子底下抢人的,绝非凡人。

    “传令下去,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抢人者!“俪舞歇斯底里的喊道。

    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在本公主的面前抢人,不要让本尊找到你,否则非让你身败名裂,俪舞弯腰拾起脚下的一块令牌,嘴角轻扬,眼底闪过一丝恶毒,“哼,回古堡!”

    古堡中,子烨才看清楚,这个红衣人居然是俪邑公主,不禁失笑,自己一个堂堂正正一个仙者,居然让一个魔族的人给救了。

    “上神,你们跑了就跑了,还回来这里做什么呀?”俪邑公主对于子烨他们的行为表示不解,忍不住发了一句牢骚,并没有注意身边的九儿。

    “感谢俪邑公主出手相救,我们也是不得以,有些事,还想请俪邑公主出手相助。“九儿一脸谦虚向俪邑公主请教。

    你是~~此时,俪邑才发现自己救回来的人不怎么像九儿,而且还很好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上神,你那愣头青的师侄呢?”

    愣头青师侄!九儿与子烨的嘴角都尴尬的抽了抽。

    “俪邑公主,在下正是你口中的愣头青,玄九,还希望您~~”九儿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你怎么可能是那个愣头青!“俪邑公主打断了九儿的话,一想到那个小子,俪邑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傻小子,我千交代,万嘱咐,到天牢里,看看就好,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回来后再作商议,那个愣头青,居然傻到去天牢自报家门,打不过人家最后放火,若不是长生哥哥出手相救,恐怕那傻子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九儿被俪邑嫌弃的无话可说,当时确实是自己放的火,也的确是长生救了自己,若不然,哪还有今天?

    “你身上怎么有长生哥哥的锦袋?这是我送给长生哥哥的。”俪邑突然一把扯下了九儿腰间挂的袋子,一脸愤怒地喝道:“你到底是谁,说!”

    这……九儿被俪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之间竟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