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更新时间:2018-10-27 17:00:00本章字数:2210字

    看着俪邑那充满了愤怒的眼睛,九儿选择了沉默。

    不是九儿不说,而是九儿不知道该如何说,九儿能感觉到她对长生的爱意,她很爱长生。

    “说啊,长生哥哥在哪里?”俪邑公主双眼突然爬满了血丝,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长生哥哥说过,他很喜欢这个锦袋,一辈子都要带在身上,如果袋子不在他身上,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会无缘无故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到底是谁?我为长生哥哥做的锦袋,为什么会在你身上?长生哥哥出了什么事?”俪邑一连串的发问,更是让九儿感到心碎。

    俪邑见九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测,最后没有再追问,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拿着空锦袋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一直到晚饭后都没有看见俪邑。

    “小九为何不说?”子烨看见九儿心事重重的样子,便想开导他。

    九儿依旧不语,默默地走到桌子上,拿起镜子,咬破了食指,在镜面上画了一个符,顿时镜子好像活了一样,镜框上刻的两条龙化成两道白光“嗖”一下子,钻入了镜子里面,整个镜面如波光流动呈现出一幅精彩的画面。

    画面那只见一个全身裹得严实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襁褓,拼命跑,拼命跑,最后跑到了南陆岛的仙台境。

    女子好像在收集天地灵气,帮助襁褓里的孩子成长,正在此时,泰长老与南极仙翁出现在了女子的面前,女子向两位上仙连连磕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南极仙翁与泰长老一同向襁褓里施展法术,结果从襁褓孩子身上取下一片龙鳞交到女子手里,女子拿了龙鳞,跪地叩头后离去。

    女子在一间黑屋子里,整日拿着龙鳞,以泪洗面,终于有一天,女子向龙鳞施了法术,那片龙鳞在她的眼前化身为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子,女子喜极而泣,抱着小男孩久久没有放手,她拿出镜子送给了小男孩,随后女子每天带着小男孩上山猎食,教小男孩法术等等,日子过的相当太平,突然有一天,女子拿出了几节珊瑚烛,她点燃也其中的一节,不一会儿,屋子里来了一个戴着斗篷的男子,他与女子说了些什么,女子伤心欲绝,却转身收拾了一个包袱交给男子,男子转身便带走了小男孩。

    小男孩跟着男子在一处环境不错的地方学习法术,教他法术的人正是男子本人,男子同时教好几小孩子,包括小男孩,慢慢地小男孩融入了他们,时间过的很快,小男孩长成了长生小伙子,其他的小孩子同样长大了,他们分别俪舞,俪邑,还有几个长的不错的小伙子。

    接下来就是九儿闯天牢出事后,长生现身援救的情景,以及长生向那位男子诉说什么的画面,还有与昨天的事情。

    子烨似乎有些明白了,原来一切竞是冥冥之中就安排好的,难怪俪邑对长生如此用情,原来是两小无猜;难怪测不出九儿的身世,原来是泰长老与南极仙翁用仙术进行了掩盖,九儿在桃花林玩耍的一幕幕再次重现在子烨的脑海里。

    “她爱的人是长生,并非我,何必徒增烦恼呢?”

    “小九所言甚是,但,长生是你身上的一片鳞,你们原本就是一体,小九应该……算了,不知小九可有计划?”子烨小心的试探着。

    九儿没有回答子烨的话,拿起桌子上的珊瑚烛,来到院子里,点燃了它,等了许久,珊瑚烛燃烬了,那位神秘的男子没有出现,九儿的心里有些失落,独自徘徊在院子里。

    子烨也有些不好受,这个结果与他上次用海王后给自己的珊瑚烛燃烬后一模一样,自己也许要为九儿做些什么,不能让他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子烨来到了俪邑的屋子外面,却看见俪邑正拿着那个锦袋在喃喃自语,桌子上散落着杯子与酒壶,颓废的样子,让人看了着实心疼,这情景与自己当年在逍遥殿里有几分相似。

    子烨犹豫了一会,还是进入了俪邑的屋子,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锦袋:‘如此不堪一击的心,怎配拥有长生的爱?“

    ”你在胡说什么,我不配有长生的爱,你有爱的人吗?你爱过人吗?“俪邑说的不是醉话,此刻她的心情,没人能懂,她很担心长生的生死,她怕失去长生,同时又不敢去证实,既希望九儿能把真相告自己,又怕他把真相说出来,自相矛盾的很,也只能自寻烦恼。

    我有爱的人吗?我有爱过人吗?谁说没有?我一生最爱的人就是茹苏,只可惜九重天的法令不敢违,若当年有如今这般勇气,恐怕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这是他心中的一颗毒瘤,现在就是为了除掉这颗瘤,才来魔都找敖利,找那位脸上有特殊印记的女子,子烨把脸沉了下来,道:“既然觉得自己为爱付出了那么多,那就拿出勇气去寻找真相,在这里醉生梦死算什么?“

    ”我醉生梦死与你何干?把袋子还给我!“俪邑伸手去抢夺子烨手中的袋子,也许是喝的太多,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了子烨的怀里,便呼呼大睡过去。

    “俪邑公主,俪邑公主醒一醒,俪邑公主!”子烨试着叫醒她,却听见她沉睡的呼吸声,看来是喝了不少。

    子烨把俪邑抱到床榻上,替她盖好被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像一位严谨的家长,准备离开,转身之后,却发现刚才那张桌子前坐着一位戴着斗篷的人,正背对着自己,子烨不由的一惊,有人到来,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看来对方的修为了得。

    “你~”

    ”花神是否管得有些宽了,我劝花神还是早日原神回体的好!“戴着斗篷的人还没等子烨问话,便给出了警告。

    子烨站在原地,偷偷使出窥探术,想一探他的究竟,结果被对方发觉了,还被打了回来。

    “花神如此做法不觉得可耻?”对方挖苦子烨。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出现在这里?”被他一反问,子烨也就开门见山了。

    “你不配知道我是何人,我已经把你们致宁派弟子幺幺,接到了城外,小九正在那里等你,你速速离去,日后切莫再踏进魔都半步,此处不欢迎你们。“戴着斗篷的人说完飞身离去。

    子烨没有追出去,对方帮小九救出了幺幺,想必不是什么坏人,回头看了一下俪邑,子烨留下一封信后才离开。

    情兮,爱兮,真的让人难以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