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更新时间:2018-10-28 09:00:00本章字数:2129字

    摇曳的烛光下, 子烨正在看九儿留给他的字条,内容正如戴斗篷的人所说的一样。

    幺幺已经被救了,可也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机,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是救不醒的。

    可自己还没有见到敖利,此行必须见到他,弄清事情的真相后才能离开,只可惜,海王后只给了自己一节的珊瑚烛,现在手上没有什么办法能见到他了,子烨陷入了沉思。

    突然,房门被一群护卫撞了开来。

    那些人鱼贯而入,进入房间后,分两队一字排开,大约有十四五人,他们的到来使整间客房显得有些拥挤。

    子烨悄悄收好字条,藏在袖子里。

    这时候,他们的大公主俪舞,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

    “哈哈哈哈,好笑好笑,实在是好笑,我一心在为魔都排忧解难,惩奸除恶,不曾想,我家二妹居然与外人暗度成仓,里应外合想破坏魔都。”还没等子烨参拜,她就狂笑起来,“现在被我人赃俱获,实在是痛快痛快呀。”

    “你休得胡言乱语。”子烨不明白俪舞的话。

    “有没有胡言乱语,一会儿到大殿里就自然见分晓!”俪舞没把子烨放在眼里,一声令下:“上!”

    “就凭你们,哼!”子烨打出大海反潮,把那些护卫挡在桌子对面,看准时机从窗户一跃而出,在下坠的时候,对着窗户反手一抓,情侣剑破墙而出,追上子烨。

    子烨乘剑离开。

    哼!俪舞被气得咬牙切齿,“走,去二公主屋子里!”

    说完,俪舞便带着一众人来到了俪邑的屋子外。

    护卫刚推开大门,就从里面飞出两个黑影,在地板上打了个滚,然后消失在院子里的夜空中。

    等俪舞进入屋子,里面早就空无一人,其他人在屋子里乱翻了一通。

    “跑了?有种的,别回来!”俪舞满脸愤怒,用手往桌子上用力一拍,“走,回去!”

    待俪舞离开,墙角渐渐显出一个带着斗篷的身影,他低着头走到桌子旁边,拿起被俪舞拍碎了的出入令牌的碎片,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这个令牌是俪邑的专属出入令牌,最后,装好碎片,关好屋子的门,走到院子里,突然回头,朝躲藏在暗处的俪舞的护卫丢出了一飞镖,便消失在夜色中。

    而这一幕刚好被返回来查看俪邑的子烨所撞见,他查看了一下那位暗处的护卫,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迹象,连忙乘剑追了出去。

    带着斗篷的人也感觉到了背后有人在追,只好在一片林子处下了云端,子烨紧随其后来落到了地面。

    “你为何还要跟着我?”带着斗篷的人背对着反问子烨,语气不太好,有些厌烦。

    ”请问,阁下是不是东海敖利?“尽管如此,子烨还是以礼相对。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带着斗篷的的人,微微怔了怔身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

    “当然,是的话,请你告诉我,你为何要入魔,那个传说是不是真的,那位让你不能自己的女子是谁?小九的母亲是谁?现在她在哪里~“子烨恨不得把所有的问题一次性都问完。

    “哈哈哈哈,花神还是管好自己为先吧,还有几日,花神就要参加九重天的授封仪式,到时候可别毁了致宁上万年的基业。“带着斗篷的人没有回头,对着天空大笑,准备再次离去。

    子烨眼疾手快,朝带着斗篷的人,使出牵绊定身术,带着斗篷的人来不及躲闪,中了此术,整个人被树藤牵绊住处于半离地的状态,子烨迫不及待的上前,想一看究竟,结果,“嘭“的一声带着斗篷的人,连同树藤一起被炸的粉身碎骨,随风飘散,看呆了子烨,子烨连忙在那一堆碎块寻找着,自己都不明白要找什么,最后,只找到了那几块令牌的碎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希望就在眼前,却转眼消失殆尽,子烨仰起头,望着林子上方那浩瀚的夜空。是自己太执迷了,还是自己太想证明不是自己的错?不知道,迷茫了。

    子烨装好那几块令牌的碎片,来到了九儿在字条里所说的地方,是魔都城里面的一间客栈。

    客栈里还算暖和,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九儿所在的客房,几日未见的幺幺正躺在床上,九儿在一旁喝着茶,看着桌子上的茶杯,应该还有一个人在房中,只不过此刻应该是离开了。

    九儿看见子烨,连忙起身迎接,子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边,看着脸色惨白的幺幺,又忍不住一阵自责,若是没有神游,幺幺也就不会受这些折磨。

    子烨用法术检查了幺幺的情况,发现幺幺好像被人强行禁锢了魂魄,并不是之前普通有的昏厥,这让子烨心生疑惑,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想着让九儿先把幺幺的躯体带回致宁派,其他的事情,再一一寻找答案。

    子烨轻叹了一句:“小九,师伯很后悔,现在幺幺已经被救回来了,那么明日天一亮,你们就一起回致宁派吧!“

    九儿紧跟在子烨的身后,没有马上回答子烨的话。

    回去?现在还回得去吗?幺幺的魂魄被歹人禁锢了,就这样算了?那我还算什么师傅?致宁派是回不去了,救回幺幺后,就让她转拜其他人为师傅,不要让她再跟着自己受苦了,九儿深思了一会儿,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地回答道:“还是师伯带她回去吧,毕竟,还有几日,师伯就要接受九重天的授封了,到时候四海八荒的人都要来祝贺师伯,恐怕师伯要忙上一阵子了。“

    ”小九有心事了?“子烨坐到了九儿刚才坐的位置旁边,镇定自若的倒起来茶。

    “不敢,只是有些事,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让师伯见笑了!”九儿抿了一下嘴,也坐了下来,没有多说什么。

    呵呵呵,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多少年前,自己曾在致宁派的竹林里也说过同样的话,究竟是自己过不了那道坎还是九重天设置那道障碍?当局者迷吧!

    “这一点,小九倒是与师伯挺像的!呵呵!“子烨端着茶杯,看着窗外,无意的说着。

    是吗?九儿不禁苦笑,两个人好一阵无话。

    “既然没走,何苦在外面饱受风雪呢,进来吧!“突然,子烨对着窗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