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更新时间:2018-10-29 09:00:00本章字数:2002字

    九儿有些惊讶,回头向窗户看去,果然,带着斗篷的男子从窗户外面轻松一跃而进。

    “敖叔叔!”九儿矢口叫道。

    子烨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就不由的点了点头,失笑。

    来人向九儿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了,接着娴熟的把摘下来的斗篷,挂到了墙上的竹钉上。

    他身穿一件深紫色彩晕锦夹袍,腰间绑着一根栗色几何纹宽腰带,一头鬓发如云发丝,有着一双漠然的凤眼,身材挺直,当真是神采英拔悠然自若,不愧为东海海王之子,子烨再次失笑。

    “你为何发笑?“来人从容不迫,也坐入了桌子旁,丝毫没有生疏,直接向子烨发问。

    “自然是笑我自己,堂堂一位魔都的敖利大先生,怎么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灰飞烟灭?真是可笑之极。”子烨倒是开始自我反省起来.

    来人没有反驳子烨的话,默认了自己是敖利,他接过九儿倒的茶水,不客气的喝了起来。

    “没想到,上神有随时反醒自己错误的习惯,真是令人佩服,一个人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错误并改正,很多时候是都会有好的结果,但是,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呵呵。”敖利说着不痛不痒的话。

    子烨不语。

    错误?是啊,也许一开始就已经错了吧,若不然怎会是如今这般情景?子烨心里又是一阵感叹。

    “敖叔叔,您不是离开了吗?”九儿对于敖利躲在窗外的举动,表示不解。

    “呵,叔叔去而复返,九儿,敖叔叔劝你,不要再去魔都了,那里没有医治幺幺姑娘的方法。”敖利放下茶杯,走到幺幺的床边,看了看,小妖估计是沉迷于梦境中,不想回来。

    “既然都是为了九儿好,那么敖先生,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们魔都为什么要抓幺幺?”子烨追问。

    “这个问题,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只是来告诉九儿,救她,不一定要回魔都。”敖利有些不耐烦。

    “是魔都禁锢了她的魂魄,难道不是应该向魔都要回她的魂魄吗?”子烨反问道。

    “元上神,九儿已经告诉我了,这只小妖是被断魂崖的法令所伤,你是不是应该反醒一下,她为什么会被法令所伤?一个刚出世的小妖,无缘无故会被法令所伤?别和我说你不知道!”敖利突然轻蔑一笑,破口大骂。

    九儿没有听太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是能感觉出来,幺幺现在的状况不是偶然,脸色有些不太好。

    “对,她是被法令所伤,但是,当时她只是昏迷,只要服用还魂丹,活泉水和仙人指路草,就能把她救回,是魔都的人把她劫走了,禁锢了她的魂魄,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们魔都的人太过份了!“子烨承认了幺幺受伤的事实。

    ”元子烨,够了,你不要再说些道貌岸然的话了,你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你休想!“敖利突然冲到子烨面前,抓住子烨的衣领,恶狠狠地说着,“你这个伪君子!“说完又一把推开了子烨。

    九儿起身要将他们拉开,结果被子烨挡了回去。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行的正,坐的端,没有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岂是你想污蔑就能污蔑的?我若是伪君子,那么敖大人又算是什么?”子烨拍了拍衣服,一副正气凛然的姿态。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带着你的师侄离开,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敖利反手一甩,将了子烨一军。

    子烨再次语尽。

    “敖叔叔,师伯,小九听不明白你们所说的内容,但是我可以感觉到都是为了小九与幺幺,既然还有别的办法救幺幺,小九愿意一试,还请两位协助,不要再伤和气!”九儿见状,连忙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好九儿,不愧为我东海之后,叔叔一定鼎力相助。“敖利听了小九的话,连连称赞。“不过在此之前,我应该先告诉你一些,能让你解开你此时心中疑惑的事情,比较妥当。”

    东海之后!九儿心跳再加速,我不是西海蛟族?“小九,愿闻其详!”九儿连忙恭敬作揖。

    “你来到魔都那日,长生便把他感应到的事情都向我汇报了,之后长生救你的事情也是我安排的,想来长生若回归到你的本体,让你知道了事实,你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索性今日,我便把我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你,你听好了……”

    原来,自己真的是东海的后人,敖利是自己的亲伯父,父亲就是那位失踪了的三太子,镜子中出现的那个妇女就是自己的亲母亲,他们的传说是真的,上次致宁派的师兄下山历练回来时所说的那个传说是真的,说的正是自己一家人。

    “九儿,伯父之所以要告诉你这些事,就是不想让你多走冤枉路,不要再执着过去,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千万要记住,这些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你无需去计较,当务之急是帮你救治好这只小妖。然后,你们一起回致宁派继续学习,修练,早日修成正果,位列仙班。“敖利耐心向九儿解释着。

    “是,谨遵伯父教诲。”九儿压抑着,能不计较吗?不知道,可以不计较,知道了,如何不计较?然,故意表现的很镇静。

    ”唉!如此,我们言归正传吧!”敖利轻叹了一声,转身来到了幺幺的身前,对九儿招了招手,说:“你过来,你看,此小妖的魂魄像是被什么吸引住了,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你看她的脉相与博动,像是在经历着什么,所以,小九,你可以进入她的梦中,把她带回来!“敖利胸有成竹的分析着。

    ”不可能这么简单,在护她的心脉的时候,我用窥探术探过她的梦境,一片空白,说明她没有在梦境里。“在一旁,半天没有说话的子烨,在敖利得出结论的时候,冷不丁的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