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更新时间:2018-10-30 08:00:00本章字数:2133字

    “那个时候,是你在帮她治疗的时候,而不是现在。”敖利没把子烨的话当回事,不过为了不让九儿担忧,还是解释了一下。

    “有何区别?“

    ”元上神,本尊现在无暇顾及你的疑问。“敖利对于子烨的疑问感到很反感,对他这个人更是不耐烦了。

    “你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子烨察觉到了敖利比较容易被别人激怒的性格,所以,一副不放弃,不抛弃问问题的样子。

    是的,事实就是这样,子烨也容不得被别人污蔑和质疑。

    你~敖利“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指,指着子烨,怒目圆瞪,想说什么,但最终看了一眼身后的九儿,忍住了,没有说,反而转身对九儿说道:“九儿你去准备,我将要轻轻地取出一滴你的心头血来,然后伯父再为你施法,让你进入小妖的梦境,把她带出来。”

    “是,伯父!”九儿听了,立刻转身去准备。

    九儿与敖利一唱一和的,把子烨撂在了一边,气氛有些尴尬。

    “不行!”随着话音落下,房间的大门被人用力的踢开了。

    众人同时回头,这位力大无穷,蛮不讲理,声音粗狂的来人正是二公主俪邑,同她一起前来的人还有宝掌柜。

    自我调整能力挺强的嘛,才一个晚上就生龙活虎了,敖利先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参拜,“参见俪邑公主!”。

    “敖先生,不用客气,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吧。”俪邑说完直接走到了九儿身边,把九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怪异的举止,让众人惊愕。

    九儿更是满脸通红,“不知道公主这样看在下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你,是我长生哥哥用命换回来的,长生哥哥的东西也就是我的东西,所以,你的一举一动,还有你的所有决定,都必须问过我,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擅自做主。”俪邑嚣张的气焰让人在场的人,都无力反驳。

    子烨看着俪邑的神情,感觉很滑稽,魔都的一个失宠了的二公主,一个随时被人家拿来当棋子的女子,居然可以过得如此无忧无虑,心真大。

    “俪邑公主,这一次你死里逃生,全凭你母亲一族全力阻挡,否则的话,你试想一下,你不但砸坏了人家的东西,还拿了人家的东西,人家为何没有追上门来,为何魔王没有怪罪下来?你以为真的是你运气好?敖先生劝公主还是不要再由着性子处事了!”敖利看到俪邑一副充满战斗力的精神,感到很满意,不过,最终还是忍不住给俪邑说上了一课。

    俪邑不是三岁的小孩,她当然明白敖利所说的话,母亲一族是南陆岛的异族成员,他们自成一派,深居简出,从不过问天地间的事,最擅长的就是炼丹,各种各样的单都会练,有毒的,增加寿命的,能治病的,驻颜的等等,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试过丹,包括刚出生的宝宝,所以长相奇特,能力也异于常人,因此被称为异族。

    母亲与父王虽然是两情相悦,也抵不过九重天的一道婚纸,九重天把一个扫地仙子,赐给了父王当王后,自己从此滴女变庶出,多亏母亲娘家一族有着魔都需要的东西,母亲才没有完全被打压,否则,日子很难过了。

    这么多年来,也只有长生哥哥和敖利先生是平等对待自己的,所以敖利先生的话还是很管用的。

    “敖先生,就让俪邑替长生哥哥做这样的事,毕竟长生哥哥才刚恢复没有几天,不适合再大动干戈。”俪邑被敖利一说,立马熄火,有些尴尬,一时之间找不到好的托词,只好硬着头继续装作大义凛然。

    宝掌柜一听到俪邑的话,表情亮了,连忙上前拉住俪邑的衣角,使劲的使眼色。

    你想啊,二公主,虽然只是个二公主,但好歹也是个公主吧,就刚才,若不是靠这位了二公主的话,恐怕他这一辈子都还要在魔都的天牢里面,不知道被关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要被人面兽心,蛇蝎心肠的大公主俪舞虐待到什么时候,更别说走出天牢了。

    自从被大公主俪舞抓进天牢里面以后,这连续几日下来过的都是提心吊胆的。

    那位大公主俪舞,一会儿逼自己描绘出长生君他们的相貌,一会威胁自己,说出他们的长处和弱点。

    总之,直到刚才这二公主到牢房里面来救自己,才重见天日,现在这位公主就是自己的靠山了,千万不能再出事,否则的话自己都不知该何去何从,不能让她做傻事,宝掌柜连续向俪邑眨了好几下眼睛。

    “你眼睛不舒服?”回头看了宝掌柜好久的俪邑硬是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不是,公主,我的意思是您好歹也是女儿之身嘛,这种粗鲁的活本来就是属于男人该干的,你还是在一旁看着就好,您说对吧。”宝掌柜极力讨好俪邑。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是你呢?原来宝掌柜你这么愿意献身呢,好吧,本公主就把这绝好的机会让给你,希望敖大人不要介意。”俪邑一听,双眼发亮,感觉说话都出口成章了,犹如神助,连忙离开了位置,把宝掌柜往敖利面前,轻轻的推了推。

    宝掌柜的脸,顿时有点挂不住了,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公主呀公主,刚才我明明是想帮你的,怎么现在你把我往火坑里推呢,果然是个很二的公主,宝掌柜内心如同千万匹马在草原上奔驰而过。

    “不是,公主,我的意思是……”宝掌柜有些语无伦次了,拒绝吧,长生与敖利之前给过自己不少帮助,答应了吧,心头血啊,伤筋动骨的,有损本原,为了一只不认识的小妖,没必要啊,不值得啊,我拒绝。

    “可以可以,原本以为宝掌柜就是一个生意人,无利而不往,没想到掌柜如此大义凛然,重情重义,也不枉长生和我与你交往这么多年,宝掌柜不用如此拘束。”敖利硬是把宝掌柜的不情愿看成了内敛。

    子烨低头看见俪邑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感觉不太对,却说不上来,只好暗示九儿,退出房间。

    “是,师伯!”九儿依旧一脸的严肃。

    “我也先出去了。”俪邑也借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