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更新时间:2018-11-01 08:00:00本章字数:2049字

    眼前的一切,看似风轻云淡,实则暗流涌动。但愿致宁派能平安的,躲过那些无妄之灾。

    终究还是回来了,子烨内心有些酸楚,但愿,但愿,尽力而为吧。

    “师弟。”

    “师兄,元尊想着师兄平日里喜欢花花草草,前些时日,叫了一些弟子在荒凉峰,开垦了一片林子,待师兄封神后,闲来无事时,便可在那里挥毫泼墨。”元尊见子烨遥望着荒凉峰,怕他想得太多,连忙把荒凉峰的情况告诉子烨。

    “真是为难师弟了,如今,师兄我已经回来了,就麻烦师弟,召回留在人间的弟子们吧。”子烨背着元尊苦笑。

    “好嘞,师兄暂且休息,用膳时,我差人来唤你。”元尊的满心欢喜的离去。

    还没走上几步,就遇上山下值日的弟子前来禀告。

    “禀掌门,天族来人!”

    天族来人?未到封神之日,他们……元尊疑惑了。

    原来,是来要子烨师兄的真身的,唉!元尊哭笑不得,还好及时回来了,否则就难堪了。

    崆峒门大殿中。

    “天族派尔等来取我的真身?守将不会是弄错了吧?”子烨从侧门闻声而出。

    “哎呀,惭愧惭愧,元花神的金身已渡,看来是吾等弄错了,打扰了,告辞告辞!”天族守将,见子烨身体周围,金光四射,自带缤纷花影,狐疑了一下,连忙道歉。

    “慢着,法令也会有错?今日之事,我定要查个清楚!”子烨黑下脸,令人生畏。

    “不是,元花神请息怒,此事乃断魂崖守将,蓖时交待的,现如今,我等亲眼所见,元花神安然无恙,那些所谓的元神出窍,真身腐坏的传言,纯属无稽之谈。本将立刻发出兵令,撤回那些守在山下的天兵天将,带他们回天族,只愿元花神安好。”天族守将,此番话直接把矛头指向了蓖时。

    “断魂崖守护者蓖时?”子烨冷笑,一拂衣袖,背手起身,飞向上厅,轻轻地落在元尊掌门的座椅前面。

    “正是,正是,那小神就告辞了!”话音还没落,天族守将,就向崆峒殿外边,发出兵符令,撤回了天兵,自己也随之消失在大殿中。

    “就这样走了?是不是草率了些!”元尊感觉有些意犹未尽。

    “那依掌门师弟之见,该如何收场是好?”

    “嗬,最起码要让他磕几个头,还有,把那个蓖时找来,扇他几个大嘴巴子,让他乱奏。”元尊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吹着胡子,比手划脚道。

    “呵呵呵,然而他并没有乱奏啊,我的确是毁了他的断魂崖,师兄有错在先了。”子烨见元尊那副滑稽的样子,硬憋着不敢笑出来。

    “这是两码事,他说的是你元神出窍,真身腐坏。”

    “若没有师弟想办法让我回来,不就是元神出窍么,我真是要被他拿去了真身,落了证据,致宁派上空恐怕又是一片流言蜚语。”

    “那现在呢?你人就在这里啊,还凭什么说是你破坏了他的断魂崖?有何证据?而且刚才那天族的守将也亲眼所见……”

    好吧,随他怎么说都行,蓖时早已经不存在了,只要致宁派老小平安即可。

    “弟子玄通,弟子玄陆,拜见掌门,拜见师伯!”

    子烨正感慨着,原本下山接他的弟子回来了,却唯独没看见九儿与幺幺,令人疑惑。

    “玄通啊,你小九师妹呢?还有那个谁来着,奥对了,幺幺,她们人呢?”元尊也发现九儿没有回来,内心难免一沉。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是改不了吃屎的。这丫头不会是带着她那个刚出世的徒弟,满世界去飞了吧,一想到以往,眉头就不自觉皱在了一起,感觉眼皮已经开始在跳动了,心跳加速,呼吸加快,就等着玄通的回答了。

    “回禀掌门,那个……那个……怎么说?那个……哦,那个幺幺身受重伤昏迷,至今未醒,小九师弟暂且留在雪域魔都附近的人间客栈里照顾。”玄通‘那’‘那’‘那’,那了许久,终于找到顺溜的答案。

    “哦,幺幺重伤昏迷,嗯,小九没事吧?”元尊捋了捋他那撮小胡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总算没出什么大事。

    “回禀掌门,小九师弟并没受伤。”玄通立刻作答。

    “那就好,嗯,你们都回去休整一下吧!”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还好没闯祸,可是,感觉哪里怪怪的,却说不上来,元尊心里嘀咕着。

    “是!弟子告退!”

    “师兄,他们刚才说幺幺重伤?”看着他们离去,元尊才反应过来,小九那丫头片子的徒弟受伤了,心里又不由的“咯噔”一下,连忙向子烨求证。

    “是的。”

    还是闯祸了,唉!元尊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兄,既然你已经回来了,这两天门派里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即刻去将那丫头带回来。”元尊说着,便火急火燎的朝大门走去,生怕晚去了一步,九儿就会将把雪域人间客栈给炸了的样子。

    “师弟……”

    子烨话音还没落,元尊便消失在大殿门口,拦都拦不住。

    九儿为了他的徒弟,可以身犯险境,不顾后果,元尊为了他的徒弟,则可以撇下身后事。自己呢?秋冷……真如蓖时所说,不是的,这么多年来自己虽然被困桃花林,但是,也无时不刻地派人去寻找她。

    “若是真无所畏惧,那么当年你师妹也就不会跳下断魂崖了……”

    “我好恨你,恨你毫无担当,都是你害的,你是个懦夫……”

    茹苏与蓖时的话回响在耳边。

    不,吾不是懦夫,吾在遵守那个约定,只是九重天尚未回应,子烨感觉这座大殿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随即飞奔离去。

    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雪域魔都人间的上空,稀薄的云雾下,隐约看见仙魔两股气息在打斗纠缠。

    难道是元尊?子烨连忙降下云端,御剑飞行,朝发出气息发的林子而去。

    果然,元尊正与俪舞打的难舍难分,小九也在对付一些小将。俪邑和敖利同样与魔都的其他魔兵交手。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