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更新时间:2018-11-02 08:00:00本章字数:2232字

    虽说,子烨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但是,俪舞这个人不好弄。

    子烨化气为剑,打向俪舞,俪舞轻易躲过。

    俪舞压根没有把元尊他们放在眼里,趁打斗间隙,念动咒语,唤启聚集魔界的阿鼻地狱的孽障戾气,形成庞大的军队,俪舞一声令下,那些士兵,带着尘烟滚滚,向海浪一样,扑向子烨他们,并形成包围圈。

    元尊迅速向子烨靠拢,两人双剑合璧,斩向那些士兵。

    然而,由孽障戾气幻化而成的士兵,根本击杀不完,被杀倒地后的士兵,瞬间化成一阵尘烟,消失不见,他们前扑后续,源源不绝,同时还要对付其他魔都的人,几十回合下来,子烨与元尊看起来有些吃力。

    “怎么与魔都的人动起手来?”子烨得空,连忙带着元尊冲向上空,跳出包围圈。

    “来时就这样了,那妖孽男子喊了一句,若要救你徒孙幺幺,就打退那些魔都之人,我便上手了。”元尊表示打的很蒙,不过,只要涉及自己的弟子,那就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

    “哼,原来如此,老规矩,左上右下。”子烨向元尊示意。

    两个人,一个飞上云霄,一个俯冲入地,不一会儿,孽障戾气所幻化而成的军队,瞬间消散。

    “住手!”

    随着半空中传过来的,一声大喝,只见,子烨与元尊左右押着俪舞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众魔兵纷纷停手,并集中在一起,防御着。

    俪邑与敖利和九儿以及宝掌柜,同样向子烨他们靠拢。

    “公主!”魔兵中的领头,走到众魔兵前头。

    “慢着!快把公主放了!”只见,魔族中一女子与魔兵,押着昏迷幺幺,走出了人群。

    “幺幺!”九儿心中一惊,泛起阵阵刺痛,真是一波三折啊。

    “姐姐,叫他们放了幺幺吧!”俪邑连忙向俪舞献言。

    “哼,吃里爬外的叛徒,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做事?有本事你自己下令啊!”俪舞姿态高傲,没有给俪邑任何面子。

    “俪舞公主,我们魔都没必要与致宁派撕破脸皮,快叫他们放人吧!”

    “呵呵,敖大人也算魔都的人吗?你们放了我,我自然会叫他们放人。”

    敖利见状,苦口婆心的做着俪舞的思想工作,却遭到俪舞的讥笑。

    “你们磨磨唧唧完了没?好了的话,就让俪舞公主过来,泥也好把这滩烂还给你们。”魔族女子骂道。

    “可以,各自多派一位修为旗鼓相当的人协助,一同走向那中心,同时交人,不得使诈!”子烨提议。

    “成交!”

    俪邑自告奋勇与九儿,押着俪舞,小心翼翼地向他们走去。交接完,眼看双方六人就要往各自的阵营时,俪舞突然一个转身,一掌打向九儿。

    “姐姐!”说是也快,走在侧旁的俪邑,一个飞扑,用身体替九儿稳稳的挡了这一掌,吐血倒向九儿。

    俪舞心中一紧,傻瓜,嘴上却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哼。”长袖一挥,带着众魔兵消失不见。

    “俪邑公主,公主!”九儿大吃一惊,迅速用另一只手扶住俪邑,由于惯性的原因,结果,三个人都摔倒在地上。

    其他人纷纷上前帮忙,九儿连忙抱住俪邑。

    “长生哥哥,你好美啊!”

    “长生哥哥终于肯认我了,还抱着我,若能一直能这样多好啊!”

    “长生哥哥,是不是人之将死,其眼中事物都是好的?”俪邑一直说着话,脸色越来越苍白,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却努力着挤出笑容,还伸出手抚摸九儿的脸。

    “俪邑公主,你不会有事的。熬大人,还有我师傅,师伯,他们都在这里,你撑住!”九儿安慰着俪邑,心中却倍感愧疚,让这位公主痴爱一生的,竟是自己的鳞片。

    “长生哥哥,我心甘情愿为你而死,只是很遗憾,这辈子就到此为止了,但愿,来生,你能一直这样抱着我,呃哼,咳咳……”俪邑连续咳了几下,便在九儿的怀里永远的沉睡了过去,化成一只朱颈斑鸠。

    “公主,俪邑公主!”

    “俪邑……”

    敖利从九儿的怀里,捧起俪邑的真身,没有话,一步一步走向林子的深处,黯然离去,背影令人莫名的伤神。

    对不起,若有来生,愿我们都不再悲伤;若有来生,愿你平安,不再当他人的棋子。

    九儿感觉到自己的心底,传来阵阵扎心的酸楚。

    “宝掌柜,此番是怎么回事,还望告知。”子烨连忙问向,一旁惊呆了的宝掌柜。

    “回禀上神,幺幺仙子未醒,大公主再次来袭,言语不和,便动起手来了……事已至此,如今敖大人已走,那么,各位好自为之吧,小人先告辞了。”宝掌柜简单的相告后,也随即消失在林中。

    林子里,安静的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子烨正检查躺在九儿怀里的幺幺,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疑虑,许久得出答案。

    “那位魔都的大公主,志在得到幺幺,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吾等恐怕需策划一番。”元尊提醒着。

    “恐怕来不及了,幺幺的元神,恐是再次被魔族的魔力所禁锢。”子烨听闻后,抬眼看了一眼元尊,便给出了答案。

    “啊!”九儿与元尊不由的发出了声,因幺幺并未得道,灵力不足,如此状况下,元神离体太久,无疑是自寻死路,凡修炼者,皆懂。

    只见,子烨捻手变出一尊,四角大肚,龙纹青铜,菏叶边器皿,另一只手,二指并拢,指向幺幺,嘴念咒语,再指向手中的器皿,“咻”的一声,幺幺被装进了器皿里。

    “师伯~”

    “小九,汝,速速带着此法器,回逍遥殿,摆案焚香供奉,在我等回来之前,切记收集每日晨间露水喂养幺幺。切记!”子烨将手中器皿递给九儿,慎重交代。

    “是……”九儿接过器皿,只见,器皿中盛着一朵花色尽失,蔫头耷脑的桃花,不由心中一紧,转身就要离去。

    “等一下,师兄,汝是说,此妖孽男子是九儿?”元尊听闻,不由将双眼瞪的如铜铃般大小,并拦住了九儿。

    “此事,稍后告知师弟,师弟可否先让其回逍遥殿?”子烨此刻,才想起还未曾将九儿变身之事,告诉元尊,不免失笑。

    “你真的是小九?”元尊没有理会子烨,续而转向问九儿。

    “师傅……”九儿很诧异的看着元尊。

    “唉,算了,算了,待我等回来再说,回去吧,回去吧!”元尊看着九儿无辜的眼神,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

    待九儿离去,子烨与元尊才前往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