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更新时间:2018-11-06 09:00:00本章字数:2224字

    “上神,客气了,不过,刚才上神所说的话是否作数。”仙子啊仙子,但愿没有辜负了你的期盼,鬼老财内心嘀咕完,便留下了子烨。

    “我元子烨并非君子,但是,居然说出口了自然算数。”

    “好的,既然如此,空口无凭,就请上神在这里留下字据。”鬼老财莞尔一笑,拿出来一张类似契约的东西,让子烨签字。

    原来鬼老财早有准备,远处的宝掌柜失笑,这才是真实的鬼老财。子烨没有拒绝。

    临走前,鬼老财突然上前问了一句“上神真的只是为了救幺幺才来的?”

    “那是自然!”子烨剑眉一挑,有些狐疑鬼老财的问话,但时间紧迫,也没有多问。

    “哦,既然是这样?那也就没什么了,记住,上神可给了我一个承诺。”

    “不会忘!”

    宝掌柜等他们弄好了,就火速带着他们回到了聚宝斋废墟。

    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都显得有些虚弱。

    宝掌柜施法张了结界,取出“定魂符”,贴在四个方位。

    然而,过了许久,幺幺的元神,依旧双眼紧闭,没有醒,让元尊有些着急,于是,连忙向宝掌柜辞行。

    “真是劳烦宝掌柜了,日后,修仙问道的正路上,宝掌柜若有用的上致宁派的地方,致宁派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告辞了!”话音未落,元尊便带着幺幺的元神,火急火燎的御剑而去。

    “欸,哪个……”宝掌柜眼神复杂地看着子烨,硬是没把下半句话吐出来。

    “宝掌柜不用客气,我师弟向来说话算话!”

    “算话?”

    “算话!”子烨也随即向宝掌柜拜别,转身乘剑离去。

    若是算话,怎么也得给个信物或是字据吧,都这么走了,空口无凭啊。

    “呵呵呵,宝掌柜也有失手的时候啊!”鬼老财在子烨他们离去后,渐渐地显出了身影,一脸幸灾乐祸,道:“还好我比你机灵,瞧你这狼狈样子,我甚是痛快!”

    “如此结局,也并不是没有预料之中,只是未曾想到他当真如此,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总该有一样让他上心吧。”然,没有,房子都拆了两次了,失策啊!宝掌柜望着眼前一片废墟,怏怏不乐的叹到。

    有人悲伤有人喜。

    崆峒殿内……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躺在榻上之人醒来。

    “嚯”幺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了长睫毛。怎么一群人围着自己啊?尊上,师祖,还有一个长的十分妖孽,又很好看的男子。

    “醒了,幺幺醒了!”九儿显得十分激动,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那曜黑的双矇泛滥。

    这人是谁啊?怎么像个女子一样?况且我也与他不熟啊?幺幺眨巴眨巴她那双大眼睛。

    一行人都以为九儿要说什么感动天地的话语,安静地在一旁,没有出声。

    “你醒了就好!”九儿拍了拍幺幺的肩,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九儿在房间外面,仰望天空,不知不觉,眼角那含蓄了许久的水珠,默默地隐了回去,嘴角微微上扬。

    “尊上!我小九师傅哪去了呢?”房内传来幺幺的问话。

    对啊,她的师傅哪去了?

    “师兄啊,你……我……我可怜的徒儿啊,俗语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父,为父还未曾送你十里红妆会金婿,你却,你却摇身硬把红装便戎装,你叫为父何其心痛啊,心痛啊!”元尊听闻九儿变身经历,居然在偏殿中,毫无形象的干嚎起来。

    堂堂修仙门派,尽还有如此脸皮厚之人,得亏这会儿没人,子烨无奈。

    “幺幺啊,你可不能像你师傅一般令师祖伤心呐,记住,以后要去哪儿,都要让长辈知晓……”

    原来,师祖竟是如此疼爱师傅啊!幺幺惊愕,之前不是说,师祖老是处罚师傅的吗?

    “……”

    “你们师祖俩好好聊聊,吾先回逍遥殿!”

    子烨揉了揉额头,轻叹了一句,这场面颇为无耻,看不下去了,还是先回逍遥殿为好。

    迈腿出了门槛,转身没走多远,便与端着汤药的九儿撞了个正着。

    “师伯这就回去了?”九儿放下汤药揖了揖。

    “嗯,若有事,千里传音便可,好生安慰安慰你师傅,唉。”还里能让人待着吗?鬼哭狼嚎的,搞得好像是我弄丢了他小媳妇似的,子烨拂了拂九儿的衣袖,拍了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便走了。

    好生安慰安慰?难不成……幺幺!九儿看了一眼子烨的背影,心中一紧,不由脚底生了风,哪知道,还未曾到正门,便听到那飞云雕花窗内,飘出嬉闹的声音。

    “原来那妖孽男子,竟是我九儿师傅,哈哈哈哈。”

    “可不是吗?没成想九儿男子之身,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不比他师伯差……。”

    “那是,我不仅有个厉害的师祖,还有个厉害的尊上,现在又还多了个妖艳的师傅。我是何其幸运啊!”

    “你可别像你那师傅一样乱来……”

    “师祖,我不会乱来的……”

    乱来?

    眼前的一幕,更是九儿瞠目结舌,差点没把汤药给丢掉了。

    那幺幺正卖力的替元尊捏着肩膀。

    这……这……这……

    元老头他想什么呢?有了徒孙,连徒弟都不要了,这哪里还需要我来安慰啊?师伯,该要安慰的人是我玄九吧。

    惆怅啊!奈何这惆怅兴许也是会传染的。

    子烨打开鬼老财给他的瓶子的瓶塞,只见一丝粉色的气流,从瓶子里缓缓流出,飘到空中,在空中逗留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落在了案上的帛绸上,茹苏的专属蝴蝶印记赫然于上。

    “上神真的只是为了救幺幺才来的?”…仔细回想那鬼老财的问话,这瓶子也是他送的,难道……

    子烨一刻也坐不住了,乘着黑夜,再次来到魔都,然,在魔都的上空转了个遍,既没有见着宝掌柜,也没有见着鬼老财,落到了魔都城的城楼里,迎接他的,依旧是那刺骨的冰凉,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远远望去,魔都城堡,安静的不像话。

    “听说了没,大公主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了。”

    “你可拉倒吧,我们原本就是魔族,何来入魔之说?要说也是走火焚心了!”

    “我听到的怎么与两位大哥说的不一样啊,据说是被谁上了身,整个人都痴痴傻傻的……”

    城楼里几个值守的魔兵,正在闲聊着。

    俪舞没死?不过,这样更好,魔都大王就不可能闹到九重天去,更不肯能发兵致宁派了,只是日后要防着点。

    总算有些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