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更新时间:2018-11-11 21:00:00本章字数:3527字

    子烨拂袖轻挥,将护着茹苏的结界轻松扫开,却见茹苏的魂魄摇曳不定,便连忙施法,将茹苏的魂魄收入到手中的固魂器皿中,用法术养着,转身冷冷地对着鬼老财,面无表情的说道:“鬼老财,吾念你护茹苏的魂魄有功,刚才出言不逊之事,吾便不与你计较;若是茹苏的魂魄有所损伤,我定不饶你,到时可怪不得我。”

    这是何方道理?自己救了仙子,如今还要受她师兄的威胁,可笑,实在是可笑,鬼老财眯着眼叫道:“谁要你饶!仙子遭雷劫时,汝在何处?仙子即将灰飞烟灭时,汝在何方?这八荒之中,也只有仙子的胸襟最为豁达,用情也最真,却也最傻。”鬼老财从桌子上重新提了一壶酒,往嘴里灌了几口,“如此情深意切的女子,却致死都未曾见着她的情郎,究竟是命该如此,还是你元上神薄情!”

    薄情?若是薄情,岂会甘愿沉寂于桃林三十载?若是薄情,当年就不会去向瑶池圣母求情……往事袭来,子烨心底全是凉意。

    回头瞟了一眼鬼老财,此刻,鬼老财怕是醉酒之态,常言道,酒后吐真言,说出来的话,字字珠心,让子烨的心,像是被他人拿在手里,如撕布条一样,一条一条缓缓地往下扯,带着撕裂的声音。

    鬼老财能如此熟悉茹苏的性情与为人,想来,定是与茹苏相熟,也许知道师妹跳崖后的事情,然,醉酒之人,行为情绪难以控制,若真与他撕破脸皮,恐日后想知道茹苏的事情,怕是要费一番周折。子烨忍着痛,冷静思绪过后,道:“你如此自说自话,疯疯癫癫,本尊不与你多做纠缠,好自为之,告辞!”

    “慢着,元子烨,你若是能救回茹苏仙子,鬼老自然是感激不尽,若是不能,还请你放下仙子!她已经回到了最初的样子,禁不起你瞎折腾!”鬼老财突然醉意猛醒,一个箭步挡在了准备离去的子烨面前。

    “哼,我若是没办法将她救回来,你又何何苦大费周章,将我引来你这黄泉驿站?”子烨掏出护着茹苏魂魄的固魂器皿,犹豫了,沉思了。

    子烨的举动让鬼老财有些意外,有些心痛,他满眼怜惜的,看着子烨手中的器皿,道:“别说我没有提醒您,还有两日便是您的封神大喜之日。”

    离封神之日封神,还有两日,真的要封神了吗?未知,子烨在致宁派的竹林徘徊了许久,终于认真的记下了日子。

    竹林再过去便是记忆塔的所在地了。

    “不知师伯拜访,弟子有礼了!”值守的弟子居然认得子烨,让子烨有些惊讶。

    “我未曾见你到过桃花林,你怎么认识我?”子烨没有走两步,觉得有些可疑,便倒回来反问道。

    “师伯自然是没有见过弟子,但是,还有两日,师伯便要正式封神了,您的画像,在全派上下都在疯传。弟子怎么可能不认识师伯呢?”值守的弟子连忙低下头作答。

    原来是这样,子烨对这个答案比较满意。

    “嗯!”

    子烨再没说什么,转身进了记忆塔。

    记忆塔里面的那些长老们正在有条不紊的整理记忆灯里面的内容。

    近千年来,致宁派终于又有一位弟子被封神了。他们感到很高兴,马不停蹄的翻阅记载,准备封神所需要的资料。

    元尊正带领着一部分人在研究封神宴所需要采购的物品单,对于子烨的到来全然不知。

    子烨向一位长老询问关于去除心魔的资料记忆典籍存放处。

    原本低着头整理卷宗的长老,被这个问题吸引住了,一抬头,看见子烨身后还藏着一个人,十分古怪。

    “你带了谁过来?”

    “弟子没有带其他人啊?”

    子烨不解,随着长老的目光转过身,原来是值守的弟子,一声不吭的紧跟在子烨的身后,子烨刚想说什么,只见那值守的弟子,化成一股黑色的物体钻入了长老的身躯,长老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随着黑色物体的离开,而化成灰烬。

    “有人入侵!”

    顿时,整座记忆塔沸腾起来。

    那由值守弟子化成的黑色烟雾,在记忆塔里上蹿下跳绕来绕去,打翻了记忆塔里记忆格内存放的记忆灯,瞬间记忆塔里瞬间凌乱不堪,弄得那些长老们手慢脚乱的。

    只见那黑色烟雾,再次化成人形,拿走了不少记忆灯,子烨惊讶不已。

    子烨连忙飞身追了上去,黑色人形见有人追来,随手一甩打破了无数的记忆灯,灯内黄色的小火苗顿时变成了熊熊的火焰。

    不一会儿,整栋记忆塔就燃烧了起来。

    黑色人形邪魅一笑,跑了。

    “站住!”

    子烨再次出手拦截,可惜火势太大,浓烟滚滚,分不清楚哪个是那黑色的人形,哪些是因着火而冒出的黑烟。

    “咳咳咳!”

    子烨吸入了一些灰烟,被呛到了。

    “师兄!”

    闻声赶来的元尊发现了子烨,连忙吩咐弟子,护送子烨回逍遥殿,自己组织其余众人灭火。

    由于记忆座塔是木质结构,又加上记忆灯里面的空气是早就被抽光了的,一遇到这么旺的火,便纷纷爆裂开来,所以,很快这座塔就摇摇欲坠了。

    火势越来越旺,眼看记忆塔就要倒塌了,那些长老们还念念不忘,那些记忆灯里面的记忆。

    最后,清点人数,除了那位已经化为尘土的长老以外,发现还有一位长老没有出来还在塔里面。

    “真的是一位老顽固啊。”有时候元尊也感觉很无奈,对于这些年事已高的长老,真的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元尊再次冲入火场,果然,在塔中还有一位长老蹲在地上,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唉,蒙长老,火势太大了,快走!”

    元尊飞身到他身边,拉起蒙长老,连忙向他说明情况,并劝说着。

    “是元掌门,还不能走,您稍等我一下。”

    “为何啊?”再不走,就该葬身火海了,元尊心里嘀咕着。

    “之前放在这里的记忆灯不见了,老夫要把它们找回来。”蒙长老很固执。

    就现在这浓烟滚滚的样子,又能找回多少记忆灯?

    还好,自从自己当上了掌门之后,改进了存储记忆的方法,直接记录成册,只有部分需要用到记忆灯,查阅起来也比较方便,只是这些老顽固,有些固执,坚持要用记忆灯来存储,没办法,在自己当掌门之前,那些不管得道,还是未得道的弟子的历练记忆,依旧存放在记忆灯里,包括自己的。

    “蒙长老,弟子求您了,赶紧与弟子一同出去吧,这楼眼看着就要塌了。”元尊耐心的劝说着。

    “要走就你走吧,我没有找到那盏记忆灯的话,我是不会那么快离去的。”蒙长老依旧伏着腰,在那里找寻着。

    元尊真的很想一巴掌打晕他,在把他拖出去,不过,这样心里会有些不安就是了。

    唉!

    “不知道,蒙长老找的是谁的记忆灯呢。”元尊耐着性子追问。

    “你这不废话么,当然找的是我们派里面弟子的记忆灯咯。”蒙长老很烦元尊不停的追问,没好气的回答着。

    我~你这老顽固,元尊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陪笑道:“蒙长老,不妨告诉我是谁的灯,还有灯的样子,以及它里面所呈现出来的颜色是什么样子的,我与你一起找咯。”

    蒙长老停下来了,挠了挠后脑勺,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一脸兴奋的转过身对元尊说:“我想起来啦,是泰长老的弟子,你师妹~茹苏的记忆灯。”

    嗯?茹苏的记忆灯!她离开致宁派也是因为她最后一次历练没有记忆,才会被九重天所罚,为了不被罚为桃树,她选择了跳下断魂崖,有一段时间,泰长老带领了一众长老出山寻找,最后都是空手而归。

    因为没有她最后一次历练的记忆,所以不敢确定她到底是死是活,万一她躲在她最后一次历练的那个地方呢?谁知道呢?昨日,师兄还说要去鬼老财那里弄个明白,也不知道有何收获。

    现如今,这塔内浓烟滚滚,烈火熊熊,哪里还能找得到灯。

    此刻,蒙长老要找的记忆灯,应该是茹苏之前历练的记忆,这与茹苏跳崖有关吗?应该没有,如果有的话,早在十五年前就找到突破点了,所以,没了就没了吧。

    “哦,蒙长老多虑了,我早已经叫其他弟子带下去了,您跟我一起出去就能看到了,走吧。”元尊看见火越来越近了,连忙撒了个谎,再次拉起蒙长老,准备离去。

    “可刚才,我还在看着的呀,突然来了个黑影,把他们全都抢了去,你叫我如何相信你?”这都火烧眉毛了,蒙长老还在较真。

    “对对对,你说的那个黑影就是我新招的弟子,他的手法速度很快的,现在已经把那几个记忆灯安全的带到了桃花林,您快跟我走吧。”为了蒙长老能尽快的离开这个即将倒塌的塔,元尊也是把这辈子的谎话都给说尽了。

    当真?

    当真!

    就在他们刚走出塔底,就看见塔旁边安全地带的众人,纷纷仰着头,都望着记忆塔的顶端。

    搞什么?元尊护送蒙长老到了众人当中,一回头,原来,吸引众人目光所聚集的地方,正站着子烨。

    只见子烨正利用法术,把木桶里的水引向塔尖,以减弱火势的蔓延,然而这普通的水根本不可能浇灭这燃烧的烈火,每浇一滴,反而是引起更大的火焰往上窜,好似火上浇油,越烧越旺。

    唉,师兄也真是的,这塔烧了就烧了嘛,现在这火红映天的样子,就算这会把火扑灭了,估计记忆塔也烧透了,重新翻修,还不如重重建呢。

    元尊用千里传音术,把刚才的意思传给了子烨。

    结果,子烨收回了法术,双臂一张,飞向了那熊熊烈火。

    不是吧!众人惊愕。

    师兄要干嘛?我刚才没说错话啊,重修不如重建,这是事实啊,他跳入塔内是想干嘛?元尊连忙飞身向前,准备阻挡子烨。

    然而却迟了一步,子烨的身躯早已经淹没在滚滚浓烟之中。

    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刚劝说完蒙长老,现在又要返回塔里去寻找师兄,天呐,这个掌门当的真是累。元尊内心偷偷抱怨了一番,转身准备再次进入记忆塔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

    刚才还浓烟滚滚的大火,已经被熄灭了,元子烨散尽修为,换来一洼青绿,半壁藤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