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更新时间:2018-11-12 21:00:00本章字数:3036字

    若是没有你的祝福,封神称帝又如何?

    茹苏啊,茹苏,我元子烨,在你上一世未能如你所愿,但愿此举能换的你一世平安,随心所欲。

    黄泉驿站,悔思坡。

    子烨四周花瓣萦绕,仙泽充裕,打坐入定进入了正序,一丝血丝从子烨胸口慢慢飘出,飘到空中形成茹苏的模样,轻轻地落在地上。

    天色微白。

    茹苏睁开双矇,这一觉,睡得太久了,久的有些迷糊,双脚触地,轻盈的有些不真实。

    看着漫天的罗帐,溪水涓涓而流,几片火红的枫叶,随风而飘,琴声与鸟鸣竟然如此和谐。

    闻声而去,见一白衣少年,面湖抚琴,琴声优雅,沁人心脾。

    “这是哪里?”茹苏走到白衣少年身旁,轻轻问道。

    “属于我们的地方,一辈子的地方。”白衣少年,停了手中的动作,仰头莞尔一笑。

    “师兄!”茹苏差点没有跳起来,连忙扑上前去,轻飘飘的,似乎没有重量。

    “师妹大病初愈,不宜做如此激烈动作啊!”子烨满眼尽是宠溺。

    “我生病了?”茹苏一脸懵。

    “嗯,从悬崖边上摔了下来,伤的不轻,刚好。”子烨抱着茹苏往屋子里走。

    “哦,难怪我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师兄,我感觉好像忘记了些什么?”茹苏窝在子烨的怀里,一脸撒娇。

    “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呢!”子烨小心翼翼地把茹苏放到床榻上,替她盖上被子。

    原来,傲睨一世的师兄,也会有如此温柔的宠爱,茹苏的心都被暖化了,这份宠爱虽然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我茹苏就是要独占专宠一辈子,生病真好,好的让人不想好起来。

    “师兄,你会有一天,突然不理我吗?”茹苏突然想到,如果病好了,怎么办?

    “小傻瓜,这辈子都守着你一个人呢!”子烨的心悄悄疼了一下,立刻又用手指刮了一下茹苏的鼻梁,笑语。

    “真的?”

    “那是自然!”

    “一切都听师兄的!”茹苏连忙拉上被子,钻了进入,躲在被窝里窃喜。

    子烨退出屋子,张上结界,来到了林子里,一个人在林子里静静地待着,就这样看着远方,静静地待着。

    鬼老财老远就看见了子烨,心中免不了一阵疑惑,连忙上前,“元子烨,你的死讯都传开了,若是有需要本尊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是也,麻烦鬼老,每日把此灵泉,倒入炉中一次,并焚香祭拜一个时辰,再将此灵泉收好,待我事成归来,再还我,拜托了。”子烨拿出一个四脚的香炉与一小瓶灵泉,给鬼老财。

    “是。”鬼老财虽有些好奇,却没有多问,反正问也问不出来,更不想知道子烨上神葫芦里卖什么药,收好东西,安静的陪着子烨站了一会儿。

    一整日了。

    子烨都一直这样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黄泉路,可是此处并非望乡台啊,望乡台离这里还有一段的距离,有什么好望的呢?感觉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

    毕竟,没有弄清楚此刻的子烨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重生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死,鬼老财不敢早下定论,也不敢得罪他,谁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呢,只好默默的陪着他,从林子里看着那一望无际的黄泉。

    眼看黄昏将近,黄泉驿站里还没有近入冥界去投胎的无主魂魄与及各路“大神”,纷纷出来活动,使得原本毫无生气的场面,慢慢开始热闹起来。

    “上神,夜幕降临了,您是否与小的一起回去呢?”鬼老财有些无奈,他必须回到黄泉驿站里去看住那些无主魂魄,生怕他们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用了,鬼老,你回去吧,他来了。”子烨说着,便朝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黄泉路飞去。

    不是吧,上神要去冥界?不是跟他说了,现在九重天正到处缉拿他吗?虽然知道他是故意让九重天知道的,但是也没必要去惹冥界吧。

    “上神!”

    鬼老财阻挡不了,只好紧跟其后。

    果然是冥界来人,虽然是黑漆面金边配上白色的流苏坠子与灯笼的轿子,却也不失高贵与庄严。从他们气势磅礴的出行阵仗,可以看出,此人非比寻常。

    子烨背着身子,妥妥的挡在了他们队伍的前头,鬼老财则落在了子烨的身前。

    “上神,您要干嘛?可别毁了我的黄泉驿站啊!”鬼老财低声细语的问道。

    子烨不语。

    声势浩荡的前行队伍,停了下来。

    “放肆,何处来的孤魂野鬼,竟敢在冥太子的出行队伍前面撒野?还不让开!”队伍前面的小厮尖叫着。

    冥界太子?鬼老财表示没有听说过,冥王确实有几个儿子,但是,太子之位一直空着,因为根本没人愿意当太子。

    冥界太子之位,不比九重天的,更不比凡间的,凡间的太子之位,将来有可能继承皇权,享尽天下荣华富贵。

    九重天的太子之位同样可以继承天帝权位,普渡众生。

    冥界太子之位,将来也是要继承冥王之权利的,可是,这有什么用呢?管的都是见不得阳光的死人,这些死人呢,都是在人间阳寿已尽,或者是在九重天犯下了重罪轮回的人与神,他们的生死轮不到冥王做主,一切都注定好的,其他的都是永世不得轮回的恶鬼,没什么好羡慕的。

    一句话,最终还是要听九重天的,除非东岳大帝出面,但是,诸如此类的小事,怎么可能去劳烦他老人家呢?

    所以,还不如当个王爷好,若是遇上个比较年轻貌美的枉死姑娘,还可以痛快几日。

    当冥界太子可不行,同样是遇上貌美年轻的枉死姑娘,你想快活几日,还得偷偷摸摸的,万一被发现了,说你行为不端。

    若想娶她为太子妃,那就更多事了,还要经过九重天的批准,还要查她的祖宗十八代,就算当了冥王也是事多。

    总之,那太子之位空闲了几千年了,没人愿意去争取,上万岁的冥王再急,也无可奈何,只好继续奋斗在一线。

    对于鬼小厮刚才的那句话,鬼老财心生狐疑,这卖消息的人也没有说过,何时立的太子啊?子烨对此更是无动于衷。

    “找死!”

    鬼小厮骂咧咧的挥着开路鞭子就冲了上来,朝着子烨的方向就是一鞭。

    子烨与鬼老财分别各向左右倾斜,鞭子落空。

    鬼小厮不甘心,向着子烨再次出鞭,鞭子在空中呼呼的作响,眼看着鞭子就要落到子烨的身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子烨腾空而起,迎上前去,左手朝着鞭子就是一抓,接住了鞭子,一把拉过鞭子与持鞭子的鬼小厮,右手扣在鬼小厮的脖子上,鬼小厮动弹不得,落地之际就被子烨捏的魂飞魄散,只留下那支鞭子。

    其余冥界鬼差,惊愕不已,纷纷愣住了,不敢轻易出手,待在原地。

    子烨大水袖一挥,众人立刻觉得眼前如同被黑雾笼盖,漆黑一片,分不清东南西北。

    过了好一会儿,等这片黑雾散去,鬼老财发现子烨上神不见了,难道是被轿子里的人捉了去?

    “还不快走?”轿子里传出冷冷地低沉的声音。

    “是!”出行的队伍成员,整齐的回答着。

    “喂!”

    鬼老财有些不解,想问却又不知道该向谁问话。只见好眼睁睁的看着轿子随着队伍越走越远,升上了空中,消失在尽头。

    上神哪去了?

    就在鬼老财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空中飘下一张字条:事成之后,必还人情。等鬼老财默念完,字条也随着燃起,化为灰烬。

    上神不愧是上神啊,这么神秘,还好没有得罪他,好吧,随他做什么去,只要他还记得欠自己人情就好,当务之急,还是先去向卖消息的人证实一下立太子之事。

    还没等鬼老财找到卖消息的人,冥界差使已经找上门来了。

    “鬼老财,冥王有令,近两日看紧些黄泉驿站。”冥界差使带着有些命令的口吻,传达着冥王的意思。

    “是是是,差大哥辛苦了,不过,小弟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希望差大哥能指点一二。”鬼老财说着偷偷地塞了一锭冥界大元宝给冥界差使。

    “哈哈哈哈,好说好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一千两百年一遇的天魁之日即将到来,这天上地上可能会有些动作,冥王不希望殃及无辜,更不希望被他人利用了,大概如此。”冥界差使收好元宝,说了事情的大概。

    “天魁之日?那冥界太子之事……”

    “话已至此,无需多问,鬼老切记,安份守己,尽职尽责即可,告辞。”

    鬼老财的问题都还没有问完,就被冥界差使打断了。

    “这……”

    “记住,安份守己,尽职尽责。”这是冥界差使临走时的再次嘱咐。

    “恭送差使!”

    鬼老财有模有样的作揖,恭送冥界差使。

    天魁之日有大动作?上神?鬼老财想到了刚才子烨拦截太子出行队伍的画面,算了,还是遵照子烨的吩咐,每日把灵泉,拿出来祭拜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