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更新时间:2018-11-13 21:00:00本章字数:2264字

    鬼老财遵照子烨的吩咐,每日把灵泉,拿出来祭拜。

    致宁派。

    连续两日了,没有找到有关子烨的任何东西,更不要说真身舍利了,子烨假死之说的谣言四起,八荒内,原本前来送贺礼的,纷纷变送挽金了,有人忧愁,有人喜,倒也是新鲜了一回。

    记忆塔上半部分,已经被烧成了炭,随着植物的生长,慢慢地化为灰烬,这坍塌了的一半没有壮观倒地声音,更没有造成塔外人员的受伤,现在,只剩底座以上两层楼是完好无损的,那里有元尊改革后,所存放的部分竹简,是记载弟子下山历练内容的竹简,如今,也被那些绿色的植物包裹着。

    师兄,你怎么那么傻?元尊说不出话来,有些心痛。

    “师伯~”部分在记忆塔遗址前,打扫卫生的致宁派的弟子在低声抽搐。

    他们都亲眼目睹了子烨飞入火海的过程,他们的师伯用身体熄灭了这场火,拯救了整个致宁派,把损失减到了最小,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了。

    “好了,大家的心情我都明白,现在都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以后此处就为致宁弟子元子烨的安息之地,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前来打扰。”

    “是!”

    元尊毕竟是一派之主,记忆塔以后肯定是要重建的,现在,子烨的晋升礼宴恐怕是要变成葬礼了。

    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九儿由女变男的事情还没处理,幺幺正式入门的事还没处理,为了维护子烨与断魂崖结下的不愉快也还没有解决,现在子烨又……原本还想着等他回来和自己一起掌管致宁派的……为什么?

    连续两夜,元尊都偷偷地来到记忆塔的残垣断壁之下,默默地待着,不知不觉,两鬓竟然增添了不少白发。

    子烨一生都唯唯诺诺,和和气气,从来没有与他人发生过不和的事情,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应该就是替茹苏找回她丢失的记忆,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记得,当年泰长老让自己三个人抓阄选择堂口的时候,子烨抽到的是逍遥殿,茹苏抽到的是荒凉峰,而自己抽到的则是崆峒门,当时子烨还说逍遥殿好,逍遥自在,将来一定要招收许多许多的弟子,让逍遥殿热热闹闹的,茹苏也说将来要招受许许多多的女弟子,然后组织她们把荒凉峰种满各种果树,栽满各种鲜花,让荒凉峰变得热热闹闹的,四季如春,到时候把它名字给改了,改为快活仙女峰。

    “还快活峰仙女呢,那应该叫做到道姑峰吧。”年轻的元尊嘴里又开炮了。

    可是事实呢。茹苏早在三十多年前就跳下了断魂崖,荒凉峰一直被自己用来种草药,而不至于它真的变成荒凉;子烨一生只收了一个徒弟,最后还失踪了~~至今,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实现了愿望。

    呵呵,这就是现实与理想的差距。

    想到这里,元尊忍不住的叹了叹气,真是万事不堪回味。

    师兄,其实你根本不用这样委屈自己的,唉!

    既然子烨那么喜欢收徒,那以后就帮他逍遥殿收几个弟子算了,或者拨几个弟子到逍遥殿,免得传出去,被别人说笑话。

    选什么人好呢?玄通?玄陆?元尊立刻就在心里计算着人选,想着想着,又想到了九儿与幺幺,一个查不出身世,突然之间又由女变幻成男子,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的九儿;一个是由子烨接出于世的桃花妖。

    子烨是想……九儿~幺幺~元尊抬头看着远处的星河,一种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

    “拜见师傅!”

    “拜见师祖!”

    “嗯?怎么回事儿,我不是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近这里半步吗。”面对这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九儿与幺幺,元尊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及手忙脚乱,主要是生怕自己刚才那惆怅迷离的样子,被九儿与幺幺撞见了。

    “回禀师傅,不是师傅刚才用千里传音术召唤我们过来的吗?”九儿有条不紊的回答着。

    啊?刚才?刚才只不过是忍不住感慨了一番,是什时候使用了千里传言术?看来是真的老了,这才多久,自己居然忘记了,元尊心里自嘲了一下。

    “哦,那既然你们两个都来了,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把你们正式分配到逍遥殿,算是子烨师兄的弟子了。”元尊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圆了子烨的意愿。

    “师傅!”“师祖!”

    九儿与幺幺都颇感意外。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你们两个按照为师的意思,在此参拜你们的师伯并拜他为师,幺幺依旧是九儿你的徒弟,等会儿仪式弄完了,你带她去洗髓池,去除妖气。”

    元尊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让九儿感到很陌生。

    “师傅,那我还可以叫您师傅吗?~~”九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毕竟这个师傅是很宠自己的,如今,自己突然变成了男生,又要真的拜子烨为师傅,有些舍不得。

    诶!我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派中没有规定一人只能拜一位师傅吧,等等,让我想一想,元尊明白了九儿的心情,没有马上回答。

    但是,派中也没有出现过一位弟子拜了两位师傅的先例。

    主要是自己有些舍不得九儿,应该让他学着长大,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是男儿身,男子汉就应该学会独立,有担当,有责任心。而且,逍遥殿离自己的崆峒门也不上远……

    “在你众师兄面前,劝你还是叫我师叔吧,私底下,你可以叫我师傅。”元尊思索了一会,作出了决定。

    “是,师傅。”

    很快,在元尊的指导下他们完成了拜师的仪式,正式成为致宁派逍遥殿的弟子。

    天亮之后,元尊向全派公布了,玄九正式成为逍遥殿的继承人。

    “弟子感谢师傅的大恩大德。”在逍遥殿里,九儿叩谢元尊给了自己一处独立的安身之所。

    “好孩子,你不用如此拘束,这既是为师的意思,也是你子烨师伯的意愿,你有了独立的安身之所,他们就不会对你的身世之谜再进行盘问了,你要好好珍惜。”元尊对九儿没有隐瞒。

    “是,弟子谨遵教诲!”

    师兄啊师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你又何必执着呢?师弟能做的这有这么多了,希望能帮到你;愿能如你信中所言,一切有利于致宁派。元尊心里默默地感叹着。

    “师傅,你怎么了?”九儿见元尊思绪远飘,便很是好奇。

    “无碍,尔等在此好好打扫逍遥殿,然后布置灵堂,祭拜你们的子烨师伯。为师再去找些人来帮忙。”元尊收回思绪,不禁苦笑,喜事变丧事,在这安逸的八荒里,也算是奇事一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