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更新时间:2018-11-14 21:00:00本章字数:2178字

    第七天。

    冥界的轿子停在了致宁派的山门口。

    夜幕黯然,致宁派却灯火亮如白昼,并不是因今日是子烨丧礼的头七天,而是九重天派来天兵围在记忆塔遗址周围,还有龙族王后,断魂崖的使者,他们都是为了子烨假死一事而来的。

    若不是九重天有令,要等冥界来人,由冥界的人来验证,估计这废墟早已经被他们给扒了。

    “怎么就变成假死了呢?众人亲眼所见,唉,师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冥界使者将在今夜接走师兄您的魂魄,就算是灰飞湮灭了,他们也会说你还存在,师兄,您到底做了什么,真的不需要如此啊!”元尊在记忆塔的残垣断壁前做着最后的道别,身后人多,目前只能想到这些。

    “师傅,师傅!”玄通的呼声打断了元尊的思绪,“师傅,冥界来人了。”

    “知道了,打开山门,让他们进来吧!”元尊吩咐道。

    大家等了这么久,不就是在等冥界差使吗,就是可怜了子烨,死了都不被放过,这么多年来,这一次最引人注目,却是如此场面,令人感到唏嘘。

    “原谅师弟的无能,为了致宁派的声誉,也为了还师兄一个美誉,师弟也是无奈啊,毕竟我们斗不过九重天。”

    元尊实在无颜待下去了,便吩咐玄通帮忙代看,除了冥界差使可以接近记忆塔废墟,其他闲杂人都在一定范围之外,随即元尊自己便躲回到了崆峒门,事态的发展,超出了原来的预料。

    九儿得知子烨死后还被他人质疑,现在还请来了冥界的人查验,这与死后被别人挖坟没什么区别,当场发怒,与冥界差使起了冲突。

    “师叔,您怎么可以这样?师傅可是您的师兄啊!”九儿大闹记忆塔废墟,被玄陆等人押回了崆峒门,跪在地上质问元尊,替子烨打抱不平。

    “放肆!你如此胡闹,传出去,岂不是被他人所耻笑,日后我门派在修仙界如何立足?”元尊内心痛苦,但又能如何,门派的声誉很重要,千万不能毁在自己手上。

    “尊上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想必众所周知吧,难道他有必要诈死?我们这些小辈对他不了解。师叔您与他相识上千年了,您还不了解他吗,现如今,还要遭此侮辱,作为他的徒弟,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他遭罪,你们放开我。”九儿挣扎着,努对众人。

    元尊顿时无话可说,挥了挥手让其他弟子先行离开,走到九儿身旁,扶起九儿并帮他松了绑。

    “师傅,弟子之前是您崆峒门的坐下徒儿,现在虽然过继给了逍遥殿,但我依旧是致宁派的弟子,为何师傅不肯帮我,还要绑我回来?”九儿追问。

    “好孩子,你是不知原委啊,师兄殒命之前,留有书信给我,把你们在外面所发生的事情都说的一清二楚,师兄这么做,一方面也是为了你啊,若不然,我怎么会把你过继给他,相比之下,师兄为你所做的事远比我强上许多。”元尊感叹道。

    “师叔这番话什么意思?”九儿蒙圈了。

    “桃林的惩罚期限一到,师兄便更无心修炼,原本就对你茹苏师叔之死耿耿于怀,所以没等九重天下撤销令就选择神游,哪知道之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毁坏断魂崖,你也由女变成男,破坏魔都与蛟族的婚礼等等,就算瑶池圣母娘娘与我门派有着裙带关系,事情太多了,她也包庇不过来,没办法,事情总要解决,所以师兄早有想法,只要他一死,所有的事情都随着烟消云散,没人会在意你是男是女,断魂崖法令网会重修,总之,事情会有一个很令人满意的结局。”元尊没有听懂九儿的问题,而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这样的结局有什么可满意的?”九儿不解。

    “至少九重天不会三天两头派人了调查你,断魂崖的使者不会三天两头去九重天告子烨的账,他自己再也不会被那些困惑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对他来说,这是一种解脱。”元尊感觉快编不下去了,这些话都是自我安慰,子烨留给自己的书信里,没有写的这么好,“好了,你不要再胡闹了,现在回去好好的修炼,才算是对的起你师傅。”

    原来是这样,子烨师伯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如果幺幺没有出现在断魂崖,就不会被法令网所伤,师傅就不会去破坏它们,自己也不会变身成男子,可为什么一定要死?为什么?九儿带着疑问与自责离开。

    不知不觉来到了湖边,曾经,记忆塔的倒影常常映在这湖面上,湖边柳树茵绿,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现如今,美景不在,往事不堪回味。

    也许,真的只剩下修炼了,回去参透真理,练习法术是唯一能麻痹自己的方法。

    冥界差使与龙族王后他们已经离去,九重天得到了满意的回复,宣布,追封元子烨为上元帝君溢号,从此天上人间再无元子烨。

    记忆塔遗址那里一片寂静。

    “尊上!”

    幺幺拿着从桃花林带来的果酒与干果,在记忆塔的阶梯上一字排开,摆上一只杯子,插上一柱清香。

    “尊上,幺幺无能,能做的只有这些。”幺幺往杯子里倒满酒,低声喃语着,“感谢尊上的渡世之恩,只可惜幺幺与尊上是有缘无份,幺幺修为尚浅,什么都做不了,尊上~”

    不知不觉拿来祭拜的一壶果酒被幺幺喝完了。

    不知道是酒后劲太大,还是幺幺不胜酒力,逼的幺幺都显出了原形,记忆塔遗址前面多了一株穿了衣服的桃树。

    “幺幺,你这是在做什么?”

    九儿回到逍遥殿后没有看见幺幺,便御剑飞行,在空中进行寻找,结果发现记忆塔遗址这里有异象,下了云端才发现是幺幺酒后显出原形,大喝一声,连忙上前施法替幺幺醒酒。

    “你这是在做什么?好不容易修成人形,却如此糟蹋自己,为什么?”九儿用法术帮幺幺恢复了人形。

    “为什么?呵,尊上有恩于我,而我却无力报答,我什么都做不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呜呜呜呜。”幺幺瘫倒在地上,哭道。

    “如果化为桃树守在这里就能换回师傅的话,我也愿意。”九儿也蹲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记忆塔被烧剩的那一层。

    “唉!”

    幽幽的草丛里传出一声轻叹。

    “谁?”

    在这寂静的夜,九儿的听觉,显得特别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