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更新时间:2018-11-15 21:00:00本章字数:2310字

    今夜,注定不平凡。

    躲在草丛里的黑衣人,暴露了行踪,立即飞身离开。

    九儿与幺幺起身追赶。

    这一幕被躲在另一边草丛中的子烨看在眼里,原本他也想出手阻拦黑衣人,助九儿他们一臂之力的,但是,此刻他还不能暴露,只好忍着。

    突然,敖利与黑池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记忆塔遗址前面。

    这让子烨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只听敖利对着记忆塔遗址说了一句:“没想到,元子烨,你的真身葬得如此草率。”说完,对着记忆塔遗址施了一通法术,便带着黑池要离开。

    敖利临走前,对着空气说:“躲在草丛那个角落的各路大神啊,热闹已经看完,此刻还不走,难道是想等他们把山门关住以后,来个瓮中捉鳖,治予乱闯山门之罪,毁了修为?好自为之吧。”

    果然,敖利话音刚落,四周草丛里噌噌飞出不少身影,与敖利一起消失在夜空中。

    嗬,原以为只会让九重天不安,没曾想,自己的死,如此引人注目,子烨苦笑着现身。

    走了两个阶梯,才发现,敖利刚才对记忆塔遗址,施了结界,不过对子烨无用。

    这算是报答吗?子烨扬了扬嘴角,从容的传过了结界,来到了记忆塔遗址二层。

    虽然过去了六七天了,然而这里却依旧充满了木料烧焦的气味以及散落的烟灰,那爬满残垣断壁的绿植被,正是子烨自己的手笔,不是他们找不到子烨的真身舍利,而是子烨用了障眼法,料你再心细,想要在这枝叶繁茂的爬墙虎植被里找到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你再来一场大火,彻底烧个精光,不过,还是要先经过致宁派上下同意才行。

    子烨起势,念动咒语。

    只见那些爬墙虎纷纷动了起来,慢慢地向四周散了开来,在靠近窗子的墙角露出了一颗如红枣大小的墨绿色晶体,在黑暗中发出绿幽幽的光。

    子烨发力,吸起墙角的晶体,只见那墨绿色的晶体,化成缕缕气丝融入了子烨的掌中,慢慢地,子烨的身形变的与常人无异。

    哼,茹苏,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子烨显得有些傲慢,他抽出残月剑,慢慢的划向那些爬墙虎。

    满墙的叶子都感到了子烨的危险信号,不由的卷起了叶子。

    “哼,今日之事,若有半点泄露,吾必将断其祖根。”子烨说完,把残月剑用力一插,插进了泥墙上,然后整理了衣裳,消失在夜幕下。

    “好可怕,吓死我了,还以为他发现我了,喔,真是不一样了!”蒙长老从黑暗的地方显出了身形,不由的拍了拍胸口,表示安慰。

    “谁不一样?”元尊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元掌门啊,老夫上万岁了,经不起你这样吓的,拜托你要是来之前先打声招呼好吗?”蒙长老被下了一跳,转身抱怨。

    “我倒是很想知道,长老三更半夜明不去休息,不去打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元尊的脸色不太好。

    “对呀,三更半夜你不去休息,你来这里做什么呢。”结果,蒙长老没把元尊放在眼里,和他耍起嘴皮子来。

    “嗨,好吧,我是被刚才你在这里弄出的动静吸引过来的,您老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元尊忍着性子耐心的问道。

    “没事啊,我就是来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就这样。”蒙长老耸了耸肩,一脸老顽童的样子。

    元尊无语,转身准备离开,发现了入墙半截的残月剑,愣住了,这是茹苏的配剑。

    啊,茹苏?不可能啊?难道是子烨师兄?可是?

    “这把剑是怎么回事?”元尊严肃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啊,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长老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蒙长老,我尊敬您是长老,但是你也要尊敬我是这一派之主,可以吗,我现在想知道,这把已经插入半截在墙里面的剑,怎么回事?”元尊耐着性子追问。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我正想办法把它拔出来呢,结果你就来了,既然你来了,那就你把它拔出来吧,我走了。”蒙长老直接把球踢给了元尊,潇洒的转身走了。

    “你~”

    元尊无语,看着这把眼熟的残月剑,心中一阵酸楚,它与破日剑是一对,只不过破日剑在师兄手里,难道是茹苏回来了,她回来祭奠子烨?怎么可能呢?三十几年了,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茹苏与师兄也真的是太无缘了,再见面已是阴阳相隔。

    唉,元尊感觉这里的气压低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他试着拔了一下子插进墙中的残月剑,结果拔不动,算了,元尊耸了耸肩,背着手走出了废墟。

    再回头,只见废墟“嗡”的一声,再次坍塌,这下好了,彻底夷为平地了。

    呵呵,原先还准备着,等他三七过了以后,好好把这里修整一下,正式成为子烨的祠堂,这一下好了,什么都没了,子烨的骨灰也没了,残月剑也被埋了,呵呵,我这个掌门当得可真好,元尊一副错把黄连当糖吃了,心中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师傅,发生什么事了?”闻声赶来的玄陆,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唉,你可怜的师伯,选个良辰吉日帮他立个衣冠冢吧,带些人,在这四周种些常青树,让它回归自然。”元尊叹了一口气,吩咐完便走了。

    “是,弟子领命!”玄陆应了下来。

    师兄,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但愿他日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你的清静。

    元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进门,却发现子烨身着黑色锦缎长袍,披散着长发,单脚跨在打坐榻上,悠闲自得的喝着酒。

    这情形,着实吓了元尊一跳,尽管是有修为的上仙了,但眼前的一幕,还真是有生以来头一次碰到。

    “你,你,师兄~”元尊竟然结巴起来。

    “怎么?自己的师兄都不认识了吗?枉为你还是有修为的掌门。呵呵!”子烨喝了口酒,忍不住皮了一下。

    “没有,嗬!残月剑是师兄插入墙内的?”元尊恢复了正常的谈话状态。

    “有何不妥?”子烨没有否认。

    “唉,没有,我以为是师妹回来了。”元尊有些心虚。

    “所以,你便让那废墟也坍塌了,以为可以不留痕迹。”子烨扬起嘴角,有些轻蔑元尊的动机。

    “师弟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他们不再打扰师兄您的清静。”元尊的理由更充分。

    “你怎知我不喜欢热闹?看在你把你的好徒儿,过继到我门下,我便不与你计较,否则就算你做的再多,我也不会原谅你。”子烨说完,一阵风离开了元尊的房间。

    十五年了,自己也自责了十五,唉,红颜祸水兮!

    只愿子烨没有走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