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更新时间:2018-11-16 21:00:00本章字数:2112字

    夜色降临,子烨只身来到了桃花林,才短短几日,桃花林已是杂草丛生,满目疮痍;有些心痛。

    子烨提着破日剑,漫不经心的走在林子里,这片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三十年(人间已是近二百年)的林子,到处都充满了熟悉的味道;这是一片曾经辉煌无比,仙泽缠绕,令人向往的地方,可现如今,也只剩下几只蟋蟀躲在草丛里悲伤的哀鸣着,此时此刻的自己,竟无处可去,悲兮?伤兮?无人知晓兮。说到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片林子始终还是九重天的!子烨苦笑。

    如此执着到底是对还是错?时间飞逝,斗转星移,不知不觉回到桃花林也数日了。

    子烨整理着桃花林,回忆着在桃花林里的往事,没有人来打扰,除了没有仙气庇护,其他也没什么区别,就等着九重天来人收回林子了。

    元子烨靠在泰长老的墓碑边上,喝着自己酿制的果酒,希望能喝醉,醉上个千百年,再睡上个千百年,到时候若再醒来,说不定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子烨啊,凡事皆有因果,栽什么花,结什么果,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希望子烨不要被凡尘琐事而困扰……”泰长老的话一直在耳边。

    “师傅~”

    “好徒儿,能救你的人也只有你自己,一切随缘吧。”

    师傅……

    翌日

    清晨醒来,发现自己又在桃花林的结界里露宿了一夜,连忙收回结界。

    子烨回到了小木屋里面,那木墙上只剩下秋冷的画像,显得有些孤独。

    对不起,秋冷,就让让师傅自私一回,等不了了,子烨收起秋冷的画像,放入了画桶里,转身对着桃花林的桃树施了一通法术后离去,桃花林黯然失色。

    黄泉驿站。

    “上神回来了!”

    “嗯!”

    看着漫帐下睡得像婴儿般的人,子烨心中一阵苦涩。

    “鬼老,今日灵泉可拜祭好?”子烨收回目光,转向鬼老财。

    ”刚拜祭好,正带在身上。”鬼老连忙递上灵泉。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云渺水茫,一恍神间,半月已过,是时候醒了。

    “上神~”鬼老财,欲言又止。

    “感谢鬼老收留,子烨又欠上一个人情了,告辞!”子烨带着喝了灵泉,依旧睡得如痴如醉的茹苏向鬼老财辞行。

    你何止欠我人情,你欠我一个仙子,欠我一个,与我一起建造黄泉驿站的仙子,你可一定要救好你身旁的那位啊!鬼老财望着子烨他们离去的背影,愁到肠子都来回打了千百个结,又解了千百个来回,终究无可奈何。

    稻花香阵阵,莲叶何田田,最是人间六月好时节。

    茹苏伸了伸懒腰,一睁眼,发现一个道长手端着什么,笑眼眉飞的正站在床前,似乎一早就知道,自己会醒似的,吓得茹苏“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榻前?”茹苏怒斥道。

    “回禀仙上,弟子乃曲溪谷的掌门,凌楚人,今日奉命在此恭候仙上仙架!”凌楚人放下手中瓷器,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仙上?掌门?好像哪里听过?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叹这一觉睡得委实有些迷糊,竟然不知榻前有陌生人。思索了片刻,得出结论,看来睡觉睡久了,不仅仅会迷糊,还会忘事,真的会忘事,忘的一干二净,镇定镇定。

    “呵呵呵,不知这位凌掌门是奉了何人之命啊?”转念一想,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竟有人如此关心自己,想必,定是仰慕自己倾国倾城的容颜,因此想来,便也觉得心安理得,问话也不自主的飘飘然起来。

    “回仙上,弟子奉的是子烨仙上之命,待仙上醒后,提醒仙上服下此碗汤药!”凌楚人诚实守信的作答。

    子烨师兄的命令?看看眼前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得道之人,却也有几分谦谦君子模样,细看之下,这子烨师兄所托之人,隐约有些仙缘;况且,如今人生地不熟,说不定还要靠他呢……酝酿一番,茹苏摆了个和善谦恭的表情道:“既是子烨师兄钦点的人,定是慨当以慷,襟怀坦白之人。”顺便撸了撸肚子。

    虽说,话语简短,却也不乏言简意赅之意,既肯定了子烨的目光,也奉承了眼前人一番,妙哉妙哉。

    “承蒙仙上谬赞,弟子惶恐,弟子这就去为仙上准备膳食,仙上自便。”那凌楚人听闻,一脸喜色,作揖退出。

    得如此通晓明理之人,倍感欣慰,至于那碗混浊不堪的汤药,自然“便宜”了窗台的那盆紫薇。彼时茹苏亦不知道自己只是子烨用命换来的一丝残魂。

    连续六日,日日如此。

    茹苏这厢为自己的智慧深以为傲,怎料第七日,那凌楚人与曲溪谷上下的人员,送完药后,行迹匆匆,方知子烨身陷困顿。

    子烨用自己的心头血试炼“长生鼎”内的灵泉,被反噬,全身如万只蚂蚁啃噬,痛不欲生。

    “师兄为要何如此糟蹋自己呢?唉!”安顿好子烨后,茹苏不免又思量起子烨修炼的道行来,早已是可封神论仙的境界了,却还如此担忧“长生”的问题,追求完美,莫非是炼傻了不成,不自觉的捧起子烨的双手,长吁短叹。

    “傻丫头,子烨上仙自然是为了你那汤药,否则,何必用心头血去试炼那长生鼎!你长点心哪!”一旁送茹苏回住处的凌楚人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以长辈的口吻提醒道。

    汤药?长生鼎?茹苏越听越糊涂,莫非自己是得了什么绝症?不是说摔了一跤吗,怎么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唉,真是苦了师兄了。

    “紫薇啊紫薇,师兄如此为我,我竟如此不开窍,难不成我是摔坏了脑子?”屋内,看着越发开的茂盛的紫薇,茹苏忍不住自省起来,这段时日,每日浇完汤药,自己便会与窗台的紫薇花诉说心情。

    可不是摔坏了脑子吗?自己的眼里,心里,记忆里既然全是师兄,却整日里就知道睡觉,从不关心他,难怪他会想尽办法熬汤药给自己喝了,唉!茹苏顿时豁然开朗,大彻大悟了一番。

    如此,自然是要协助他一番的。

    紫薇花瓣听闻,花色全无,肃肃落了一地,而后随风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