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更新时间:2018-11-17 13:00:00本章字数:2153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若是知道,当初那无心之举,会带来如此后果,念怀怎会去做呢?不过当时当做的游戏,又有谁能知道后果了?

    “上神,那日是弟子愚昧无知,儿戏得罪了您,完全与师弟师妹无关,若是上神要责罚,就请罚念怀一人吧!”念怀上前请罚。

    “哼,汝不必多说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五人朝夕相处,赎罪的机会很多,不必急在一时。”子烨不痛不痒的说着。

    “尔等三人的能力,也是比其他修炼者要稍强一些。故,本尊才要。尔等放心,事后,本尊定会答谢!”

    呃,上神到底要做什么啊?没办法了,只好跟着上神,走一步算一步吧。

    很快,子烨便向他们要了关于曲溪谷从创建至今的所有资料,包括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传说等等。

    连续几天的翻阅资料,查找证据,也是很伤神的。子烨扶了扶额头,唉!这曲溪谷的建筑与逍遥殿的布局一模一样,全是因为之前有致宁派弟子来到过这里,若是现在自己能在记忆灯里查阅资料,何须如此伤神,呵呵,可惜,再无可能了。

    子烨放下宗卷,走到了后园,现在是夏季,这后园里有一方池子,里面栽满了莲叶,星般点点的几支荷花,含苞待放,微风拂过,那些荷花,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在那一片绿色的海洋中翩翩起舞。

    子烨不禁一笑,这么美丽的景色,若是茹苏在,那会是怎么样?

    就在这顷刻之间,那些含苞待放的荷花,纷纷竞相开放,远远看着,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

    子烨思绪有些混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寻寻觅觅这么久都无果,本不想再追寻了,

    断魂崖啊,纵身一跃,从此了无牵挂,可,为何要在秋冷额角上留蝴蝶印记?现在,断魂崖也被自己毁了,究竟是错过了什么?鬼老财交给自己的,也只是茹苏没了记忆的一缕魂魄。

    子烨乔装打扮后,给了紫薇一个地址,吩咐她下山,自己带着念怀他们来到了断魂崖脚下。

    在凡人眼里,此处一切如故,风景依然。

    在子烨的眼里,如今的断魂崖,浊气冲天,虽然,九重天有派人在修补法令网,却因损坏严重,加上监管不力,修复进度很慢,令人有些惊讶。

    子烨努了努嘴,在崖底寻找着和茹苏有关的信息。

    “站住!”

    断魂崖底突然出现一个身穿盔甲的人,拦在了子烨一行人的前面。

    盔甲者,好像是断魂崖新的守护者之一,九重天的动作迅速啊,蓖时的元神都还在自己的宝器里,呵呵,子烨不语。

    “各位也是有道行的人,不知道,各位在这个时候到断魂崖底来,是何居心?还请马上离开!”守护者没有认出子烨,说话的口气有些嚣张。

    “诶,你这个人好逗,这山崖底是你家的啊?还马上离开,我们在这玩耍十几年了,都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你要不要脸!”刚好在子烨左侧的念如,一听,气打一处来,张嘴就与守护者呛了起来。

    “你如此蛮狠跋扈,何以配称修行者,今日我便调教调教你!”守护者话音还没落,便抽出了法令条鞭,朝念如身上打去。

    念如修为不高,武术更是一般,所以,还没等她自己反应过来,已经中了数鞭,身上已现血迹。

    鞭子快的如同游蛇,让人无法近身。

    过分!念怀与念想不知该如何帮忙,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无从下手。

    “上神,如此下去,念如命将休矣!”念怀连忙向子烨求救。

    子烨没有打算与守护者发生冲突的,现在,唉!子烨一挥袖子,整个人闪了一下,念如摔倒在念怀的面前,守护者的法令鞭已经被子烨夺走,扔到了地上。

    “大胆!”守护者气急败坏,骂咧咧与子烨交起手来。

    数十招后,守护者显得有些疲惫,得空隙,连忙施法,召回鞭子,准备与子烨斗法。

    子烨眼疾手快,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截了那条鞭子,并把它砍成了数节。

    “你,你,你胆子好大,竟敢损我的法器,你是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守护者先是大吃一惊,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回来了,眼前的人不好对付啊,看不出有多少修为,看不出法术门派,武功路数,似仙非仙的,很神秘,要小心一点,不过,气势不能输。

    “仙君!吾等无意冒犯,更未有越界之意,还请仙君行个方便,让吾在此寻找昔日遗失之物,寻毕,自然离去。”子烨见对方停了下来,虽然语气不怎么好,但没再动手,便也以君子之礼待之。

    一声“仙君”,听的守护者,心中舒畅许多。

    “若是,各位说要寻遗失之物,应该也是世间俗物,但是,此处乃离九重天最近的地方,也是所有参禅悟道者一步登天的好地方,来此处的人,非仙即神,怎么可能还会来寻找世俗之物?诸位来错地方了吧!”守护者的话中有玄机,不过,语气很明显缓和了。

    子烨没有马上回答守护者的话,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否则一切都枉然。

    然而。

    “来错个屁啊!上神是来寻找传说中,当年跳崖仙子的信息的,这也会走错地方?难道还有另一处断魂崖?还是传说有假?”经过救治后的念如,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牙尖嘴利的样子。

    为了茹苏的传说而来?原来又是致宁派的追崇者,呵!原本以为致宁派的元子烨,挑战法网,破坏断魂崖,肯定会身败名裂,拖垮致宁派,谁知道,事情来了个360度大反转,元子烨为护教派,散尽修为,以身灭火,最后,灰飞烟灭,还被追封为那什么帝,致宁派不但没有受创,还被推崇为育人修仙的圣地,唉,九重天的决策,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呵呵,既然是传说,自然不可全信,你们走吧!日后莫要再来。”守护者失笑,放下了戒备,准备离开。

    “啊哈,你急着叫我们走,莫非当年是你推那仙子下来的?”念如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还是怎么回事,在守护者身后,紧咬着守护者不放,呱呱乱叫。

    “哼,还请这位长者,带他们离开吧!”守护者顿了顿,似乎有心事,没有与念如计较,而是把话丢给了子烨。

    子烨一听,连忙拱手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