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更新时间:2018-11-18 12:00:00本章字数:2600字

    (爱上了你,注定要孤独一生。)

    残魂?元神?仅仅是像而已?不!定是有什么误会,茹苏,吾乃子烨啊,茹苏!纵使在茹苏的身后,卸下乔装的面具也枉然。

    茹苏径直走到守护者面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守护者的面颊,泪眼婆娑,旁若无人。守护者亦是泪流满面,浑身颤抖,想是激动不已。

    “两百多年了,你终于出现了,我做到了,让这原本荒蛮的崖底,为你开满了鲜花,别再走了!我们一起好好的可否?”守护者低声的祈求之声,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原来也是一位深受情伤,痴爱之人。守护者张开手臂,欲将茹苏拥入怀中,然,结局可想而知。

    “为何会这样?不可能的,你说过你会回来的,只要我按着你说的格局栽满鲜花,时机成熟,你就会回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守护者一脸惊讶狐疑,连续后退,无法接受如此结果,对着断魂崖上方,疯狂大笑,笑声甚远,却毫无喜色。

    “放下吧,我的挚爱,红颜易老,吾心不变,任时间流转,春去秋来,我依然记得你的爱,奈何天道有定数,此生吾恐早已经轮回几世了,留下这一道残垣气息,就是想告诉我的挚爱,要学会放下,要学会向往!”茹苏说着,那刚凝聚成形不久的身子,开始朝空中升起,然后慢慢地分散,最后消失在空中。

    不要,不是这样的~难道爱上你,就注定要孤独一生吗?我不信!我不信!守护者撕心裂肺的朝空中喊着。

    啊!没了?弄半天,连句话都没说上,如爷我白瞎了这八成的修为啊!念如举着手,朝着空中一阵乱抓,结果众所周知。

    “是你们,特别是你,你这个懦夫,如果不是你们那什么破记忆灯的事,她就不会死,更不会死的这么狼狈!今日,我要你们为她陪葬!”突然,守护者双眼布满血丝,青筋暴突,眼里全是怒火,在法术的催动下,犹如一只充满杀戮的雄狮。

    守护者对着断魂崖上方一指,顿时,天昏地暗,狂风乱作,崖底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守护者手中的雷电鞭滋滋作响,凶神恶煞,十分可怕,若是不小心被劈中,必死无疑。

    再看一旁的子烨,好似丢了魂魄,呆立原地,任凭那些被狂风吹断的树枝拍打在身上,也无动于衷,如同一具石像。

    怎么会这样,一点一滴,念念不忘的把我指引到这里,就是这样的结局?真的死了吗?那为何又要出现?出现了却不识自己,反而他成了你的挚爱,你究竟是谁?鬼老财让自己耗费心头血救治的又是谁?谁人知晓兮?可疑又可笑矣。子烨的状态让人捉摸不透。

    完了完了,一个疯了,一个傻了,看来结局赌错了,如此结局,未曾设想啊,淡定淡定,只是眼前的飞沙走石太厉害,自己根本无法施展法术救人。念如感觉甚是愧疚。

    “师妹,你究竟做了什么啊?”

    “我也不清楚啊,别说了,救人要紧呐!”念怀与念想都互相埋怨念如,唉!镇定,镇定,见守护者还在酝酿,念如顶着狂风,一步一步挪移到子烨的身旁,拉着他准备离开。

    “啪!”

    “一个都不许走!”守护者向他们打出了一个雷劈。念怀眼疾手快,施出一个保护罩阵法,挡了一下,没有人被劈到,有惊无险,不过该阵法不能连续使用,一是因为念怀的修为有限,二是,现在她的手都已经被雷劈的余热烫红了。

    就在守护者打出第二个雷劈的时候,念如伸出手想去挡,眼角余光见子烨“噌”的一声,化成了一团黑雾,瞬间,念如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白驹过隙,乌飞兔走,再睁眼,发现已是在曲溪谷自己的房内,念怀与念想正围着自己,老天见怜,自己还活着,嗬!念如轻叹。

    “师妹醒了!师妹醒了,念想快过来!”念怀看见念如醒了过来,显得很激动。“来,快喝了这碗汤药。”念想端着一碗不知道什么怪味液体,送到了念如的面前。

    “搞什么啊?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吧,师兄师姐!”念如被这些突如其来的温暖又高级的举动,搞得晕头转向,恍如隔世,似幻似真,如痴如梦。

    “你的修为损耗这么多,当然要补一补啦,来乖啦!”念怀笑撵如花,苦口婆心,谆谆不倦的接过了念想手里的药碗,送到了念如的嘴边。

    念如捏了捏念怀的大腿,“哎呀,你这是做甚?”念怀面露微怒,大叫,却因手里端着药碗,怕洒落,固不曾还手,看了一眼念想。会疼?那就不是梦喽!念如这厢暗暗窃喜,不知念想那厢正准备强行灌药。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啦,如爷我身体壮如牦牛,何须这些汤汤水水的,师姐你喝吧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念如见状,嬉嘻一笑,果断拒绝了念怀手里的汤药,一个侧身翻下了床榻,结果,双脚发软,“噗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不好意思,失误!呵呵!”好痛啊,念如尴尬万分,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抬头,看见子烨环抱双手,站在窗子边上,正看着他们胡闹,夕阳的余晖打在子烨的身上,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眼前的一幕,何时不曾有过,只是今非昔比,好似一场黄粱美梦。“哼,胡闹够了,烦请将整件事情,如实相告。”子烨转身背对着众人,面色如玉,话语严肃,气氛紧张。

    整件事情?念如细细回忆断魂崖底之事,然,依稀只记得,自己闭眼之前,使出了一掌,再睁眼,便是现状,彼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醒来就遭到上神的质问,难道在断魂崖底的结局有了改变?还是……淡定如我,淡定,淡定。

    “整件事?什么整件事?弟子不太明白上神的意思,嗷,头疼,师姐,我头疼。”念如托着头,故作病态。

    子烨扭头,鄙夷的看了一眼,幽幽道:“如此甚好,说不定更能想起些什么!”

    念如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上神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到他似乎反到更开心,就差拍手鼓掌叫好了。“唉!上神,弟子真的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东西?就昨天我施的那个毒术吧,也只是针对的那些花花草草,并没有伤害到我们啊,而且我是想帮上神的,帮不了上神也能帮那个疯子。虽然结局不怎么样,但我尽力了!真的!”念如极力为自己的失败法术自圆其说,好歹也去了几年的功力好吗。

    “昨日?”子烨失笑。

    “师妹,其实你昏迷了三天三夜,是上神救了你!上神要问的也不是那个毒术不成功的事,而是你怎么知道茹苏仙子的模样,还把那些花精灵变成茹苏仙子的模样,还有你最后使出的那招叫做天女散花掌,打退了守护者,那掌法,是茹苏仙子自创的?你怎么会?我们也甚是好奇!”念怀眉飞色舞的,道出了众人的心思。

    “嗯,快说说!”一旁的念想也频频点头。

    什么?

    当,子烨拿出之前为茹苏画的头像时,念如惊呆了。如此,也太巧了吧!那拥有倾国倾城容貌的红衣女子,竟然是画中人,真的是茹苏仙子。更奇怪的,是从那破书上学来的几招张牙舞爪的“舞姿”,居然是她的独门掌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巧不成书吗?

    还有更离谱的事,那就是送自己破书的人,也是一个对这位茹苏仙子念念不忘的人,看来茹苏仙子戏凡尘,故事非凡啊。一言难尽啊,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