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更新时间:2018-11-18 13:00:00本章字数:3034字

    (爱越深,情难了!)

    子烨自然不会听完念如的口述就算了,等念如稍微好点,就让其带路,前往凡间画市寻找买画人,但是,连续两日都没有结果,让人有些沮丧。

    当初卖画的书画斋先生,看着那白花花的银两,愣是没伸手去拿,“小主啊!您别再为难老夫了,我真的没有再见到啊,那天你前脚拿着那副脏兮兮的画,问我可不可以挂在我这边卖,能卖多少钱?张生就在你身后,当场就把你的画给买啦,你们两个人是银货两讫,他还送了一本书给你。您打赏了一颗珠子给我,然后你们就愉快的离开了,何来再遇?”

    掌柜的有些欲哭无泪,连续两天了,四个人什么也不买,一来就问那几个月之前的事,谁还记得那么多,唉,倘若一早知道,打探一个人的消息,便能得到那堆的小山似的银两,当初就应该留下那张先生,如今,也只能眼见那白花花的银两,从指缝中溜走,真是一嗟三叹哪!再抬头,那些个人,早已携银两离去。

    虽离开了书画斋,子烨却依旧疑惑的很,“据掌柜所证实,张生的确买了你的画像,然,你的画像究竟从何而来。”

    “青天明鉴,那幅画,乃弟子在出任务的时候捡到的,并不知此画对上神如此重要。”此刻,念如竟然有些后悔了,可惜世间并无后悔药,若是有,念如宁愿舍去功力,换来几颗吞了,再也不去捡那破画。

    原来,几个月前,念如在追捕一只已经连伤了两人性命的海蛇妖,就在她施法快抓住海蛇一的时候,突然被茹苏的画像一敲,晕了,等她醒来,她的法阵早就被破了,海蛇妖也不翼而飞,身旁就留了那幅不知道谁的画像,看着这画像裱的,还不错,应该能值几个钱,所以就拿到书画斋去卖了,没想到就碰到了张生这大买主,而且特别爽快,说实话,当时念如都还没看清楚,那幅画里面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无功而返,肯定会被其他师兄妹笑话的咯,所以我就把那画拿去卖了几个钱,换了些炼药的药材和炉鼎,我若是知道那画像是茹苏仙子的,我肯定不会拿去卖钱的!请上神明鉴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谁能料想得到啊,念如那叫一个悔呀。

    倘若,念如所言不虚,如此推算,凡间的几个月之前,也就是自己极地洞府醒来的时候,那时应该在黄泉驿站,究竟何人去桃花林盗走了茹苏的画像?又将画像丢在凡间,断魂崖底的那位守护者是谁?张生又是谁?他们为什么都与茹苏有关?还是自己错过了什么?可惜在凡间不能随意动用法力,若不然又何必寻找到这么辛苦。

    没曾想,自己与茹苏的情路竟然如此坎坷,这一路寻来也是毫无头绪,思来想去,若不是茹苏的元神不肯相见,那就是有人故意阻挠,可,鬼老财已经随着茹苏的魂魄之一而去,还会有谁去刻意阻挠,无意义兮。

    天魁之日在即,倘若继续寻之,无疑徒增烦恼,不找,则,心有不甘。

    夜已深,子烨无心睡眠,只身走在大街上,也许是时候放弃了,寻寻觅觅都无结果,真的很累,这些日子在凡间也见了不少的爱恨缠绵,生离死别。

    虽然,不愿意茹苏会就这样消失在天地间,可是从自己元神出窍寻到现在,茹苏的消息断断续续,鬼老财不肯全盘托出,纵然聚齐三魂七魄,使其重生,恐也再难将心托付……算一算,茹苏如今该托生了~很是惆怅呐。

    师傅,我该怎么办?子烨坐到了一处城墙上,呆呆望着上方的星空。

    再想想那日断魂崖底,茹苏留给守护者的话,也许真的该放弃了,早些想到这些,兴许就看开了。至于念如所说的那些,也许,真的就是缘分,桃花林与逍遥殿是不想也不可能回去了,那就在凡间找一处清净地安渡余生,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千百年的修行。

    只能这样了~如果按泰长老所说的那样,不要计较太多,一切随缘,权当修炼,师傅~

    “堂堂的一介花神,上元帝君,竟然如此落魄不堪,让人看的实在是有些心酸啊!”

    “谁在说话?”就在子烨感慨之余,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可是环看四周,并无他人,凭子烨的修为不可能不知道被他人尾随了,寒意随即而起。

    “不用找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今夜你感慨良多,正好打开了封印我的结界,说不定你再感慨一下,我就可以出来了!”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心魔!子烨一惊,自己差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在曲溪谷秘境里,最后一日抽取心头血炼药时,被神器反噬,顿时昏厥,却滋生出心魔来,醒来后,连忙将它封印在心头血内。

    “哼,我现在就放你出来!”子烨用法术强行把心头血给吸了出来,那是一滴会说话会呼吸的血。

    “你为什么不再等一等,马上就到天魁之日了,天魁之日,我们就合二为一了,何须急在一时?为了封印我,你也是煞费苦心啊,居然用上了心头血?”心头血在子烨的掌中跳跃着。

    “合二为一?难怪吾近来心思紊乱,原是你搞得鬼,我修行不易,早在年幼时,师傅便为我清净六根,祛除心中杂质,赐我七窍玲珑心,说,你为何要潜入我的身体?”子烨看着掌心里的心头血,有些难受。

    “你我之间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记忆塔飞身扑火,极地洞府还魂,曲溪谷秘境的遭遇,通通我都能感受得到。与其你独自孤军奋战,还不如我俩和平共处,助你早日完成大业,天魁之日就是你上元帝君直上青云天的大日子。”心头血跳跃的更加厉害了。

    “笑话,你是魔魇,属于魔界之物,怎么与我相提并论?天魁之日是你想成就我?呵,你想都别想,看我今日不除了你!”子烨的话有些冷。

    “哟,我喜欢这种感觉,言不由衷的感觉!”心头血继续刺激着子烨。

    “哼,是吗?今日我便要肃清我体内的毒素!”说着,子烨施展法术,念起了清心咒,咒语与法术铺天盖地钻入血滴中。

    “没用的,我是茹苏亲自种在你心尖的痛,你的法术和清心咒只能一时消除戾气罢了,这辈子你都摆脱不了我的,除非你斩断情根,我的上元帝君!”心头血话音刚落,就发出刺眼的光,在子烨的面前化成茹苏的模样,对着子烨微微一笑,“嗖”的一下,再次钻入了子烨的胸口。

    “噗”子烨口吐鲜血,按住胸口,好疼,怎么会是茹苏?怎么会?茹苏,子烨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连忙顺着墙角打座,调整呼吸,以恢复元气。

    “这么辛苦,为何不遵循本心呢?”心魔的话萦绕在耳边。

    遵循本心,若是一切都按着本心来做,自己就不会隐忍这么多年,憋屈这么多年,更不会逼得自己毫无退路。

    现在离开了致宁派,也保住了对师傅的承诺,只要元尊好好经营致宁派,此修仙门派定能永世长存。

    自己来到凡间,也是想着与茹苏当年在凡间历练的路再走一遍,看看这世间的千变万化,若能寻的茹苏的一丝信息,使其重获新生,那便甚好,无则,权当故地重游,了却相思。

    爱越深,情越难了,人也好,仙也罢,面对情字,越较劲越难自拔,师傅,对不起,关于照顾茹苏,弟子目前是做不到了。

    放眼世界,此刻,也唯独能在凡间做个无恙无忧的无名散仙,也罢,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也是一种境界。

    就在子烨快恢复之际,突然,一女子摔在其跟前,“尊上,我是幺幺,快救我!”那女子身受重伤,气若游丝,声如蚊音的向子烨求救。

    “幺幺?”子烨睁眼一瞧,此女子浑身是血,无法清楚的辨别出她的模样,然,她腰间的捆仙绳却如此醒目。连忙收势,起身上前扶起幺幺,替她拭去那脸上的血渍。

    “发生何事?你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子烨心如刀割。

    “尊上,我终于找到你了!”幺幺被他人伤的不轻,倒在子烨怀里,气息微弱,岌岌可危。

    怎么回事?此刻,她应该与小九一同在逍遥殿修炼才是,难道逍遥殿出事了?还是整个致宁派都出事了?小九怎么办?元尊怎么办?要做到了无牵挂,真的有些难。

    “幺幺,别睡,我立刻替你疗伤!坚持住!”子烨把幺幺轻靠在城墙柱子边上,准备渡些灵力给她,替她疗伤。

    随着一声,“道友且慢!”同时落下两位方士,一前一后,将子烨与幺幺相隔开。

    幺幺已是危在旦夕,且慢不得,子烨眼里飞霜,脸露危色,“尔等让开!”子烨上前,欲拨开那两人,怎料,那两人却纹丝不动,“挡我者死!”子烨救人心急,不由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