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更新时间:2018-11-19 11:00:00本章字数:2691字

    “道友小心啊,此妖诡计多端,切勿上当受骗。”就在子烨准备出手的时候,追杀幺幺的其中一名方士扑向子烨,抱住了子烨的身子,“请道友三思,莫伤了同道中人。”

    然,就在此时,其中一位方士正用斩妖剑刺向幺幺的脑袋。

    “放肆!”子烨连忙催动幺幺腰间的捆仙绳,用捆仙绳捆住了他们。

    由于幺幺伤势严重,时间紧迫,子烨暂不处理他们,任由他们在一旁蹦哒;待向幺幺输入灵力,伤势好转,才仔细端看那两位方士,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海王殿里的,那两个想拜自己为师的清山派弟子修竹与落月,然,此刻,子烨容颜已改,想必他们是认不得眼前人了。

    “道友小心呐,此妖专门潜入他人梦境,窥探盗取记忆,截人元神,虽然未伤及性命,中招者却个个都变得疯疯癫癫,语无伦次,无法进行正常的生活,手段歹毒,道友三思啊!”修竹看出子烨法力高深,而且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就忍不住提醒道。

    果然,至此,修竹他们没有认出子烨。“多谢提醒,古语有云:得饶人处且饶人。两位也是有些修为的人,怎可下如此毒手。”子烨再次渡了些灵力给幺幺,修复了一下她受伤的筋脉,如此,她仅需要些活血化瘀的丹药服下,即可恢复如初。

    然而,自己只身出门未曾携带,回头看到修竹腰间挂了一只葫芦,估计里面会有些丹药,也就二话没说,扯下葫芦,就拔开了盖子。

    “喂,道友……”

    还没等修竹把话说完,葫芦里就冒出一股青烟,飘飘然落到了幺幺的身后,然后显出一个长的颇有姿色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看到子烨他们后,先是一愣,再看了一眼靠在柱子旁边的幺幺,紧接着,向子烨扣了扣手,作了一个揖,道:“感谢尊上出手相救,我异族没齿难忘,此恩情,他日定结环相报!”话音落下,便与幺幺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子烨这一瞬间还有些迷糊,这葫芦里出来的女子竟然有些眼熟,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还有落月所说的盗取记忆?看来幺幺是有在练习窥探术与寻龙术,不过截人元神是怎么回事?致宁派发生什么事了?原本想等幺幺醒来后,详细咨询,怎料,却被异族的人截了胡。

    “道友啊!你为什么要放走她啊!”修竹与落月刚才还在狐疑:这位道友,灵力醇厚,又能催动那小妖的捆仙绳,定是位得到高人,还一心想着要如何巴结;谁知他竟然放走了,自己好不容易擒到大货。

    此刻,他们内心奔泪,那大货,乃是准备在天魁之日用来祭天提升修为,救治同门师兄的,就这样被子烨放走了,心痛啊,滴血啊。

    奈何两人都被捆仙绳困着,无法追逐捉拿,真欲哭无泪,不过,可以看出眼前这位道友绝非普通修仙之人,否则,那海蛇妖也不会称呼他为“尊上”,说不定是什么隐世高人,尽管对方没有向自己发难,但是,还是要小心翼翼的。

    “哼,南陆岛的异族向来深居简出,与世无争,你 清山派为何要将擒来?”子烨起身后,没有马上解开他们身上的捆仙绳,反倒将异族的情况,娓娓道来。

    修竹与落月一听到子烨的话,马上安静了,心有灵犀的互看了一眼,看来真是遇到“贵人”了。

    “仙上好修为,我兄弟二人甘拜下风,还请仙上高抬贵手!”落月满脸诚恳的求饶。

    “我本就无心此事,你们不说便罢了!”子烨念动口诀,收回了捆仙绳,欲离去。

    “仙上请留步!还未请教仙上道号,仙居何处?”落月连忙拱手作揖,叫住子烨。

    道号?门派?

    如今天上地下都没有元子烨了,还能叫什么,真的只能苟活于世,也许吧。

    “无名氏!”无名无姓,无门无派,无功无禄,余生只能叹青风,子烨怔了怔身子,叹道。

    “仙上谦虚了,我兄弟二人并无恶意,仙上显然道艺超群,在我们兄弟二人之上,若不然也不会一眼就看出我们师乘何派,更不会对这四海八荒之事了然于胸,所以,在下斗胆,有一事,还想请仙上出手相助。”落月连忙再次拱手作揖,说出要留下子烨的意思。

    “我若不愿意呢?”子烨抬头看着发白的天际,四海八荒?没错,四海八荒的门庭之事,决定从此不再染指。

    “仙上不会的,仙上慈悲为怀,对一只小妖都心生怜悯,不问原由,出手救治,那么对于那只小妖所伤害的人,仙上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还请仙上助吾等一臂之力。”修竹同样诚恳的叩首,请求子烨。

    伤人了~真的做到事不关己吗,做不到啊,呵呵,真的要追究起来,他们一定会抓到幺幺,抓到幺幺就会牵扯到小九,最后还是会连累到致宁派,最终把她带到这个世界的人,还不是已故之人元子烨,恐怕又要够人话柄许多年了。

    “好吧,我尽力而为,就当是替那小妖赎罪了!”既然碰上了,就全当缘分未尽吧,看来是要言不由衷了,子烨思虑后,转身答应了。

    “太好了,张生师兄有救了,清山派弟子修竹在此先替大师兄谢过仙上。”子烨答应后,修竹显得异常激动,连忙上前先拜谢。

    “对,清山派弟子落月谢过仙上,还请仙上移步云顶清山天宫!”落月同样满脸喜悦的样子。

    张生?不会是与念如所说的是同一个人吧?若,仅仅只是同名,也是太巧了些。就这么一闪而过的思虑,子烨的胸口居然有些疼。

    “仙上安否?”

    “无恙!”

    “那,吾等立刻启程,可否?”

    看来,他们所求的事情有些棘手,还有张生这个听着那么熟悉的名字,也让子烨很好奇,便点头答应了。

    一道火红的流星快速的划过天际,飞向北边,在蔚蓝天空下留下一抹绯红,天将见日了。

    子烨召回紫薇花精,将幺幺的情况告诉了她,让其上致宁派调查一番,随即,将“天女散花掌”的掌法秘诀传授于她,待她通晓要领后,才决定向曲溪谷的凌楚人辞行。

    “小精叩谢公子!”紫薇花精习得掌法后,感激涕零,连连跪拜,向子烨叩谢,“公子,主上托世于人界贵族世家已满月,鬼老财化身其府上的管家,小精落户其庭院花圃之中,日夜监视,一切尚好。”

    终于听到好消息了,只要在天魁之日前,聚齐茹苏其他散落的元神,便能在天魁之日使茹苏本体归位了;若是无法集齐,那茹苏的托世,也能在凡间无忧成长,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嗯,去吧!”子烨送走紫薇花精后,踏着晨露,回到了曲溪谷,向凌楚人辞行。

    只是没想到,简单的辞别,竟然惹的曲溪谷里一大早,士气低迷,毕竟这一段时间里,谷中的弟子出任务的时候,只要提到谷中来了位上神,拿出他的画像,其他门派的弟子立马敬仰三分,给谷中弟子办事带来不少便捷与好处。

    正宗修仙门派致宁派的花神啊,谁惹得起,除了敬仰还是敬仰。

    现在,子烨突然要离开,谷中的弟子当然舍不得咯,特别是得了好处的弟子,除了念怀他们。

    子烨想着在这凡间叨扰了不少日子,就留下了破日残月剑法给曲溪谷当谢礼,顺便把茹苏的天女散花掌法书籍还给了念如。

    “真走,不回了?”凌楚人有些依依不舍。

    “走了,他日再见亦是缘!告辞!”子烨又是一贯的君子作风,彬彬有礼的拜别。

    “前路遥遥兮,愿君此去随所有惑兮。弟子不再挽留!”凌楚人与子烨做最后的告别。

    才短短数日,凌楚人竟能说出自己的疑惑,是自己太明显了?子烨心中自觉惭愧,自己是有几千年的修为了的人,意境居然还抵不过一个凡间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