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1:00:00本章字数:2451字

    云顶清山天宫,风景秀丽,环境优美,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修生养心的好地方。

    天宫主正在闭关修炼,对于子烨的到来毫不知情。

    修竹把子烨带到了天宫的后山,经过一段崎岖山路,来到了一个湖边。

    湖的周围是连绵不断的山脉,湖水碧绿清澈见底,无风的时候,水平如镜,朵朵白云,青青山影倒映于湖面,山光水色,融为一体,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水中穿梭,好像是在群山白云之间游动,使人的心灵在这一瞬间被放空。

    曾经,多少次幻想过能与茹苏在这种地方共同生活。

    唉!

    “仙上,请仙上施以援手!”修竹的呼唤打断了子烨的思绪。

    嗯?什么时候进入了山洞了?这里……

    山洞的墙体上挂了许多仕女图,图中的女子,个个眉清目秀,风姿卓越,令人神往。

    “你们想做什么?出去!走!”就在子烨感慨万千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画面出现了,随着这声沙哑的咆哮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拿着鞭子朝着空中一阵乱舞。

    “他就是被小妖所伤的张生?”子烨与修竹躲避后,向修竹确认道。

    “是的,数月前的一日,我与落月一如既往的去向师傅请安,却发现那小妖正在师傅闭关的门前,对我师兄施法术,当时,师兄虽然没有还手,却表情凝重,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如此情形之下,我与落月合力救下师兄,小妖乘机逃脱。”修竹向子烨说明情况。

    “谁知事后,师兄性情大变,伤人无数,我们把他拘于此处,用尽方法都无法医治,派人寻小妖也是毫无进展,原以为此事就此结束,怎料,前日外出寻药再遇小妖,才知道师兄的现状,全是小妖引起的,所以,还请仙上出手相救!”修竹说着,就向子烨行礼。

    “起来!我既然来了,自然会尽力而为,至于是否能成功,且看缘分吧!”子烨不知道张生是中了幺幺的什么法术,所以不敢打包票能弄好他。

    子烨看了一眼此刻正在疯狂狂舞鞭子的张生,虽然他上窜下跳,毫无章法可循,却不难看出,他似乎很在意那些仕女图,尽管疯癫,但是,每次甩出的的鞭子都好像长了眼睛似的,能巧妙的避开那些画像,十分古怪。

    施一个小诀,其中一幅画像从空中缓缓掉落,只见张生迅速奔向那幅画,同时,猛地一回头,朝着子烨的方向丢来了鞭子。

    子烨立刻躲闪,并接住了鞭子,这是一条普通老百姓所用的赶马鞭,没有灵力,没有杀伤力,再看张生,发现他接住画像后,安静的走向洞中的石桌处,把画像铺在上面,自己布了一个结界,把自己与画像一起关在结界里,痴痴的看着画像,很安静,一副与世无争的画面。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一位,多么用情至深的痴情男子啊!曾经的曾经,如此的画面,在自己脑海中闪过无数遍。

    “修竹,恕我眼拙,眼前此人并无异像,无需要我医治什么,告辞!”子烨把马鞭子递给了修竹,此刻的心情是一言难尽。

    什么?子烨的话让修竹大跌眼镜。

    “仙上留步,仙上还未曾问诊,怎知我师兄无需医治?”修竹好不容易请来的人,怎可能轻易放弃,何况他根本都还没开始问诊,怎么知道师兄的情况呢?这也太草率了些。

    “眼前此人,一看便知是被情所困。修道者也会有七情六欲,此乃人之常情,他修为还未达到可斩断情根的境界,自然是如此状态。待它日,灵智突然开窍,自然也就痊愈了!”子烨自知,自己的话有些冠冕堂皇,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并不是自己已经达到可以斩断情根的境界了,只不过是,面对情爱,自己没有像张生一样陷的那么深,或者说,还算理智吧,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会被心魔所影响的原因。

    “仙上说的有些过于简单了,还请仙上留下来观察后再定夺,不知可否?”修竹恳求着。

    唉,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普天之下竟有如此多可怜之人,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不定治好了张生,也就治好了自己。

    “既然是替小妖赎罪,那我姑且试试吧。”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同病相怜的原因,子烨犹豫了一下,也就答应留下来了。

    “太好了,感谢仙上,弟子先领仙上去休息,待日落后,师兄防御松懈时,再请仙上施法医治。”修竹得到了子烨确切的回答,显得很激动,连忙请子烨到客房休息。

    夜幕降临,云顶清山天宫显得有些秋意凉凉。

    子烨与修竹等人再次来到了后山的洞中,却发现张生不在洞内。

    “这是怎么回事?”修竹与落月面面相窥。

    “想必是逃离了!”子烨轻叹了一口气。

    “逃离?还请仙上明示!”落月不解。

    “你们的师兄真的没有疯,他只是待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出来,如今,你们请来外人援助,他自然是不愿意了,所以选择逃离!唉!”子烨看了看洞中的画像,忍不住轻叹。

    “怎么可能?师兄已经有数百年的修为了,他是唯一能与致宁派有修为的弟子,相提并论的人,之所以没有飞升,是因为他在守一个约定,他曾说过,约定之日近在咫尺,待完成约定,他将完成大业,白日飞升,直上青云天。若不是小妖来胡闹,说不定就已经完成大业了,怎么会疯疯癫癫,更别说逃离了。”落月否认了子烨的猜疑。

    “他在守约定?是何约定?”子烨感觉落月说“约定”两字时,顿了顿,好像断魂崖底的守护者似曾说过同样的话,到底是何约定,如此神秘。

    “弟子不知是何约定,只知道师兄每年此月均会闭关修炼,待他出关时,他法术增进,灵力增长,而后又继续画他的丹青,收集仕女图,后来问之,曰,守后约定。”落月的回答,等于没说。

    子烨发现张生收集的仕女图画像,长得都差不多,出来服饰不太一样,很多连姿势都一样,而且她们的眉目如画,隐约有些秋冷与茹苏的神态。在此山洞里待久了,越发觉得像了,嗬,兴许是中了什么幻术吧!子烨心中暗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在准备离开时,却意外看见了茹苏的画像。

    真的是茹苏的画像,子烨惊叹,这幅原本应该挂在小木屋的画像,竟然出现在这山洞里。如此说来,此张生就是念如所说的张生,那,他拿茹苏的画像做什么?他怎么会有茹苏天女散花掌的书籍?难道茹苏散落的元神在他手里?

    “修竹,落月,你们必须派人马上找到他!马上!”子烨用带着命令的口吻,吩咐跟在身后的两位清山派弟子。

    啊!这位上仙的反差也太大了吧,刚刚还……唉,高人的世界真是让人无法理解。修竹被子烨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弄得晕乎晕乎的,见子烨表情严肃,便不敢怠慢,立刻做出了反应,“是,弟子即刻去办!”

    能不急么?此人关系着茹苏。虽然很矛盾,但是,若真的在此处就找到了茹苏散落的元神,能不救茹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