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更新时间:2018-11-21 13:00:00本章字数:3008字

    救是肯定是要救的,能不能成功暂且未知,但凡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做人是这样,修仙亦是如此。原本以为,有关茹苏的一切,在来云顶天宫之前就已经很清楚了,放下了,一切随缘了,没想到还是遇见了,撇不清,理还乱,唉!元子烨呀元子烨。

    清山派整夜灯火通明,不为别的,就是在寻找张生。子烨对天宫的环境不熟,没有参与到寻找的队伍中去,只能与修竹在天宫正殿里坐着,干等。看着修竹在自己的眼前来回的走动,难免徒增烦恼。

    子烨拿着茹苏的画像,来到了偏殿的回廊里,看着茹苏的画像,心中一阵惆怅,茹苏师妹,此生为了你,我放弃了一切,本想着与你在凡间共度余生,却又不甘心你枉死,而你到底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忘了,也不知道,寻找你散落的元神助你回归到底对不对,子烨也是百感交集,感触良多。

    微风徐徐,今夜注定无眠。师妹,三十多年了,自责也好,忏悔也罢,无论今夜结局如何,愿我的相思能伴随你永生,过去的一切,就到此为止吧,放过了我,也等于放过你,我们注定今生无缘,只愿来世不再错过对方,子烨三指拈火,弹向茹苏的画像,睹物相思是最痛苦的事,燃了它,燃了最后的相思,兴许慢慢地就淡忘了,再想起时,或许又是新的一番景象。

    眼看画像就要燃尽时,一个黑影飞向画像,熄灭了火。黑影背对着子烨,拿着烧剩的残画,呆在原地,许久没有动静。

    黑影行迹诡异,不知是敌是友,子烨不敢轻易出手,更是怕误伤了这清山派弟子,良久,“你……”子烨刚想问什么。

    “你以为把画像烧掉了,所有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吗?所有的记忆也就消失了吗?你太天真了,哈哈哈哈!”黑影躲在暗处,突然狂笑起来,笑声狂躁不失悲哀之情。

    “尊驾说的不无道理,在下受教了。”子烨不敢贸然上前,站在原地,拱手作揖,指了指石桌上的茶具谦和道:“不知尊驾尊姓大名,还请尊驾现身,一道煮茶品茗。”

    “哈哈哈哈,你们不都在找我吗?怎么,不认识了?呵呵。”黑影有些傲慢。

    “你是张生?”子烨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黑影倒也承认的很快,只见他快速地走到有光亮的地方,说话语气略显得有些调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这厮竟然自己回来了,只不过,眼前的这个人,扎着精致的发髻,衣着光鲜亮丽,脸色红润,神采飞扬的,不说话的时候,那样貌倒是有些君王的气息,与之前所见到的张生,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你真是张生?”子烨再次询问。

    “怎么?被吓到了?你猜怎么着,欸,我就不告诉你!”张生在子烨的对面调皮的跳动着,一会儿温文尔雅,一会儿做着滑稽的动作,极像个孩童。

    “没事,你高兴就好!”子烨生怕惹怒他,毕竟对他不了解,一边寻找机会打探他的底细。

    “高兴,当然高兴了,我的小月月就要回来啦,我想一想都觉得开心,哈哈哈哈!”张生表情很夸张,似乎他口中的小月月就在眼前一样。

    “小月月是你喜欢的人啊?看你这么陶醉的样子,她一定长的很好看吧?”子烨听到小月月三个字时,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但是为了稳住张生,只能忍着,假装与他聊家常。

    “漂亮二字是形容普通人的,小月月她是九天仙女下凡,仙姿物语,无人能比,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张生说着说着,有些激动起来。

    “别激动!万事好商量,你先坐下来,让我听听你对她美好的评价。”子烨见其张牙舞爪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让你听我对他的评价,你也配?”张生突然脸色一沉,眼里惊显仇恨之火。

    紧接着,只见张生酝酿双掌,身体周边泛着蓝色的电光,很快,一条蓝色的充满电能的长鞭,出现在他手里,张生甩了甩鞭子,一脸诡异,突然,他朝子烨一甩鞭子,一副要把人吃了的样子。

    “仙上小心!”电光火石之间,修竹飞身替子烨挡了一鞭子,倒在地上。

    子烨向张生施了一个万符仙诀,把张生困在符阵中,然后,连忙帮修竹检查受伤的地方,随后追来的落月与其他几个弟子在一旁护法。

    修竹的背部,被张生的鞭子抽的皮开肉绽,衣服都烧为灰烬了,伤口渗血,势比较严重。子烨替修竹止血,并输了一些灵力给他,暂时平复灼烧之痛。

    “如何?”子烨看到修竹脸色好转,连忙询问。

    “谢谢仙上,仙上定是疑惑众多,就让落月将详情禀告于你吧!弟子恐怕命不久矣,还望仙上能只好张师兄,此生足矣!”修竹还是显得有些弱,说完就晕了过去。

    “修竹!”落月慌神了,不由的叫出了声。

    “你不必慌张,他只是晕过去了,速把他带到屋内治疗!”子烨嘴上这样说着,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怎么说也是替自己结实的挨了一鞭,和前些日子在断魂崖底一样,当时,念如也是替自己挡了一鞭,两次的情形简直一摸一样。

    准备和落月他们一起回屋子里的子烨,没走几步,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返身回到了回廊里,走到万符阵前面,落月竟跟其后。

    只见被困在万符阵中的张生,跪在地板上,刚才的那个鞭子也不知所终,正痴痴的望其他师兄弟背着修竹,往屋内走的背影,一脸自责与愧疚的表情。

    没有防备,好机会!子烨见状,连忙向张生使出窥探术。

    没想到,张生居然是龙身,难道他是龙族的人?难怪他能认出自己,也就不奇怪修竹会说他是唯一能与致宁派弟子相提并论的人。但是,没有理由啊,龙族的人根本不用来这样的门派学习,他们自己族内就有专门学习的部门,若是真要超凡脱俗,显得与众不同,那也是送到致宁派来学习,或者直接送到九重天,到天族学习,而且,这个张生的魂魄似乎少了一魂,实在令人好奇。

    “请仙上速速移步到屋内!”就在子烨准备用寻龙术,一探究竟的时候,清山派弟子前来禀报,修竹命悬一线。

    子烨停止施法,看了看被困在万符阵里面的张生,很安静,耷拉着脑袋,似乎睡着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便与落月一同前往内阁,去查看修竹的情况。

    修竹趴在床上,脸色苍白,受伤的背部,依旧在滋啦滋啦的冒着血,身下的被褥已经被染红了。

    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帮他止了血,还渡了灵力给他,怎么还会流血不止呢?

    子烨准备再次施法术帮修竹止血,却发现冥界的黑白无常大使出现在屋内。

    黑白无常大使同时向子烨鞠了鞠躬,然后走修竹的床尾,敲了敲修竹的脚底,只见修竹的元神出窍,离开了身体,自动走到了黑白无常大使的中间。

    “黑白无常请留步!”子烨立刻用神识与黑白无常大使交流。

    “少君有何吩咐?”黑白无常大使立刻向子烨鞠躬。

    “为什么要带走他?”子烨在之前帮他止血的时候,窥探过,命不该绝,所以才会渡些灵力给修竹。

    “回禀少君,小的不太清楚,不过东岳帝君有交代,若是少君问及此事,便回答,这是您与他之间的约定,请少君勿忘记!小的们告辞了!”黑无常大使的回答毫无破绽,说完带着修竹的元神走了。

    约定?又是约定,子烨一时语塞,的确,自己与东岳帝君有约在先,只为了瞒过九重天的人,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幺幺岂不是有危险?还有屋外的那位,自己更加不能救治了。

    “唉,准备后事吧!”子烨回神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的对着落月吩咐到。

    “仙上,你法力高超,我们有目共睹,你救救我们的师兄吧,师傅正在闭关之内,我们清山派不能没有他,拜托了。”落月携在场的其他清山派的弟子跪倒在地哀求道。

    看着那已经没有了元神的躯体,子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修竹替自己挡了一鞭,原本命不该绝,却因为自己用了法术去治疗他,而导致他命丧黄泉,而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当日许下的约定。 

    “对不起,他已是回天无术了,包括你外面的那位张生师兄,我也无能为力,你们真的请错人了,对不起,告辞。”子烨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但是,事实如此,只能如此了,子烨不想再次枉送他人性命,连忙退出房间。

    突然,子烨脚下一滑,感觉得后脖子一凉,两眼一抹黑,便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