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更新时间:2018-11-22 13:00:00本章字数:2303字

    浑浑噩噩中,子烨感觉自己坠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整个人轻飘飘的。

    这是哪里?子烨试图用法术照亮四周,结果使不出法术了。

    很黑,无论子烨怎么走,依旧在黑暗之中,好像根本没有出路。

    呵呵,这样也好,省得为世事烦恼,免得整日自责,还要担惊受怕,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度过余生吧。

    “果然是懦夫,居然有这样的想法,你根本不配来到三方鼎!滚回去!”

    就在子烨脑海闪过一丝想法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怪异的怒骂声,而且它还知道自己的想法。

    “谁?出来!”子烨内心有些虚,但是,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呵斥了一声。

    “居然敢对本座大呼小叫的,看我不灭了你的元神!”怪异的声音尖叫起来。

    “住手,能入我三方鼎的,都是些有作为者,元子烨,你的心魔未除,本身性格柔弱,优柔寡断,很容易受心魔控制,因此欠下了一大堆的业障,躲避是没有办法的,该处理的事还是要处理的,这里有你师傅留给你的元丹一粒,服下后能与心魔合二为一,获得重生,至于后果如何,且看你的修为与定力了。”突然,另一个声音,参和进了他们的对话里。

    “笑话,你们这群歪门邪道者,竟敢盗用我师傅的名义,三方鼎乃修炼者的修炼福地,何时变得如此乌烟瘴气,你们还不速速离去!”子烨有些气愤,太虚老祖与伏若师傅,及上清天儒林天尊联手所建造的三方鼎,如今也是污浊不堪,被别人盗用了。

    “呵呵呵呵,该离去的是你吧,回去好好想想吧!”藏在黑暗里的声音,继续说着。

    子烨刚想争辩,结果,双眼突然遭到强光照射,一阵灼痛,不得不用双手去挡光源,紧闭双眼,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安静了,眼睛的疼痛感也减少了许多。

    想努力的睁开眼睛,感觉有东西压在双眼上面,摸索着祛掉那压着眼睛的东西,慢慢地睁开双眼,朦朦胧胧的,感觉自己似乎是躺在某座土炕上。

    难道刚才是做梦?但是,三方鼎确实存在的,曾经听师傅念叨过,如果师傅在升仙府得到仙职,位列仙班,那他就会把三方鼎发扬光大,协助管理花田趣事,让更多的有志者事竟成。

    奇怪,子烨躺在炕上思索了一会儿,起身后凭着那模糊的视野,摸索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破日剑不见了,多的是放在炕边上的一个锦盒。

    感觉屋子里也没有其他人,子烨打开锦盒,竟然可以看清锦盒里面的东西,一颗元丹赫然醒目的躺在里面,子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刚才的不是梦!自己的元神无意闯入了三方鼎,只不过,自己所见的与师傅描述的三方鼎完全不一样。莫非三方鼎已经易主了?这不是逼我吗?

    看着盒子里面的元丹,还有刚才黑暗中的话,依旧回响在耳畔,子烨杵在原地,半响没有动。

    若是吞了元丹,无疑是自甘堕落,与魔界同流合污,师傅怎么可能糊涂到这种地步,然而,刚才那个梦境,不是,刚才误入三方鼎,所遇到的事……

    吱~呀,屋子的门,被他人从外面推开,一束阳光直射入子烨的瞳孔,子烨连忙用衣袖遮挡,来人看见站在土炕前的子烨,愣住了。

    “那,那,那,公子,你醒了!”来人有些结巴。

    “你是何人?”子烨放下衣袖,扭头发现,竟然看不清楚来人,只能从声音来判断,来人是个普通女子。

    “公子怎可把敷眼睛的药袋,自行拿掉呢?我好不容易在菩提老祖道观那里,求来的秘方,你坐下,我帮你戴上。”女子虽然有些抱怨,但还是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土炕面前,小心翼翼地,将子烨刚才扯下的裹着药的布条,重新拾了起来。

    子烨凭着敏锐的听觉,感觉到了女子在身旁的气息,便一个反手,一把将抓住女子的脖子,并摁倒在土炕上,“说,你究竟是谁,为何我看不见你?”

    “公子饶命,小女名唤望月,公子双目失明自然看不见我,请公子松手!”望月脸色发紫,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一边用双手去掰开勒住自己脖子的大手。

    双目失明?怎么回事?难道是三方鼎里的那道光?子烨收回了自己的手,并扶起望月,一边思索着,一回头看见了那石桌子上的锦盒,元丹不是醒目的躺在锦盒里吗?那是多么清晰可见,双目失明,怎么可能?狡猾!

    “一派胡言,如果我双目已失明,怎可看见那盒子里的东西?”子烨愤怒的质问着,再次将手伸向望月的脖子。

    结果,望月侧身一躲,成功的从子烨的腋下逃了出来,并快速走向石桌,拿起了石桌上的锦盒。

    “你意欲何为?”子烨听出了望月的方向,转身后,脸色黑沉,并做出戒备的状态。

    “公子所说的可是这珠子?”望月把锦盒捧在胸前,诺诺的问道。

    “明知故……”子烨突然可以看见来人了,怎么回事?怎么这会儿可以看到她的脸了?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真的,依稀可以看到她的上半部分,她手里捧着装着元丹的锦盒,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她似乎与年少的茹苏长得有些相像,一双大大的眼睛,正可怜楚楚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夹杂着恐惧,生怕眼前的人会对她不利一样,然而却并没有做防备。

    她到底是谁?子烨感到很惊讶,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子烨迷茫的一刹那,望月“啪”的一声,合上了锦盒,子烨的眼前再次陷入模糊一片,除了可以看见那个盒子,好像那盒子是飘浮在半空中的一样。

    “此盒子与里面的珠子,原本就是公子身上所携带的。在菩提老祖道观时,那里的道长,曾劝我把这东西留在道观里,说是邪物,是它伤了公子的眼睛,而且有可能给公子带来杀身之祸,因为东西是公子的,小女子不敢擅自做主,便没有答应。现在,物归原主!”望月见子烨盯着盒子没有说话,想必是激动不已,于是小心的解释着。

    凡人?她怎么会只是普通的凡人?没有灵力,没有仙根,非妖非魔,也不是修炼者。除非自己再次入世历劫,化身普通人的形体,否则的话,普通的凡人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看见自己,并靠近自己,还动了自己的眼睛。若自己是再次入世历劫的话,灵力与法术怎么可能会如此强大?子烨趁望月在解释的时候,使出了窥探术,想探探她的底细,结果却很出乎意料。

    为何会这样?明明是在清山派的云顶天宫里,在三方鼎内的,醒来却在凡间了?灵力与法术也没有减退,怪异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