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更新时间:2018-11-24 13:00:00本章字数:2427字

    “诶,是江益叔啊!江婶子呢?”望月一看是隔壁的江氏,老熟人了,很开心,起身,小跑着迎上前去。

    “她还在家里做米糕呢,这不,这第二锅,她就叫我趁热,送过来给你两兄妹尝尝。”江益一副和蔼可亲,古道热肠的样子。

    “谢谢叔!刚好可以当午饭了!”望月接过江益手中的食盒,转身铺桌子去了,脸上洋溢着,全是幸福被宠溺的笑。

    “客气啥!来,月儿她表哥,我搀你过来!”江益完全把子烨当成自家人了。“眼睛可有好些?”

    江益轻扶着子烨的肩膀,准备将他带到饭桌前,结果,子烨一个反身,绕到了江益的身后,单手压住江益的左肩,讥笑道:“好的很,劳您费心了!”

    “江叔,您别听他瞎说。得明日带他去道观里,让道长看过了才知道呢。”望月完全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只顾着自己忙手中的活,然后进了厨房。

    “诶诶,好了好,这样不用整天绑着个布条,让人猜忌。”江益嘴里应和着望月,手却没停,与子烨过起招来。

    子烨因隔着布条,所以不能看见江益招数,更不能清楚的看到他的容貌,几十招下来,两个人也只打成一个平手。

    “阴险狡猾之厮,普通凡人,怎么可能有如此身手?你究竟是何人?忍让你几十招了,还不走,难不成想让我将你打回原形吗?”子烨忍不住低声怒骂道。

    江益耸了耸肩,仰天大笑了一会,突然沉下脸,道:“就凭你?哼!”

    话音刚落,江益摇身一变,变成了现任天族太子火炎年轻时的样貌。

    啊,怎么会这样?就那一阵光,子烨是妥妥的看清了,着实被吓了一跳,那个时候的火炎,还只是个火神,天庭太子一职由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幕月所担任着,子烨与他们,还曾一起在致宁派学习过法术,私底下的关系都还不错。

    可是,现在,眼前的火神与记忆中的火神不太一样,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火神意欲何为?”子烨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做好了戒备。

    “难不成是真的好了?还是说那天我的功力火候不到位?”火炎没有正面回答子烨的问话,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火神,请有话直说!”子烨生怕这一幕被望月撞见,想大事化小,尽快结束。

    “哼,明人不说暗话,神墓之战最后的大火是我放的,你的眼睛也是我伤的,我的目的很明确,我要你让位。”火炎目的明确,很嚣张的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我让位?子烨感觉有些好笑,自己有什么位置值得让人惦记的?花神?上元帝君?冥界君王?……

    “呵呵,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子烨被搞懵了。

    “少装蒜,那我就让你好好选!”火炎说着跳出了结界,在半空中,破了子烨设的结界,然后,打了个手语,在慢慢地落回到了子烨的面前。

    很快,屋子外面传来,各种尖叫声,哭声,打砸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火神,你究竟做了什么?”子烨感觉事态严重,却一下子说不上来。

    “你不是看得见吗,自己看啊!”火炎说话的语气充满了藐视,一挥手,扯下了绑在子烨眼睛上的布带。

    “你……”子烨无语,眼前依旧是一片朦朦胧胧,却能看见火炎,更可以看见从村子中央慢慢升起的死亡的气息,这些气息正朝着空中拢聚。

    火炎到底做了什么?子烨使出寻龙术,找到了大门出口,朝着发出死亡气息的地方而去。

    原来,是有魔界的人在大肆杀生,半空中收集死亡气息的是魔界圣器~“千魂钵”,它正在收集凡人的魂魄,通过收集活生生而剥离的魂魄来炼丹,最后提高修为,因为,一次同时能剥离上千个凡人的魂魄,而被名“千魂钵”。

    但是,自从太虚一族与上清天的天尊,在万年前神魔大战联手制服了魔尊后,就封印了“千魂钵”,并把它交由天族看管,锁进了兵器谷的最底处,没有天尊与太虚老祖的手印,看管它的人员是不会轻易让它现世的。现如今的情况,可想而知。

    “你快住手!”子烨回神后,一把抓住火炎的衣领,呵斥道。

    火炎轻轻一甩,变脱离了子烨的手,跳离子烨一丈左右,轻蔑道:“还真是看得见哈,那你选吧!是吧,位置让给我呢?还是背负亿万年的骂名!”

    “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要什么位置,你拿去就好了。我只要求你马上住手,放了这些无辜的凡人,否则,兄弟都没得做。”子烨有些恼火,却压抑着。

    “呵,为了这些凡人,兄弟都没得做,是吗?还是你原本就不愿意和我做兄弟?哈哈哈哈。”子烨的话被火炎嘲笑了一番。

    “你……你马上放了这些无辜的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子烨感觉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的火炎,但是为了那些正在受苦的人,必须忍着,因为自己根本操作不了那“千魂钵”,所以,火炎说什么,听之任之便是了。

    “行,我这里有一份,你让出位置的公告,只要你在上面按上你的拓印和你的手掌印,并交出你的拓印,我就放了他们。”火炎从兜里拿出了一份事先准备好的锦帛,丢给子烨。

    “掌印有,拓印没有带在身上,日后再给你,放人!”子烨也不含糊,直接摁上了掌印,为的是让火炎赶紧收了那“千魂钵”。

    “是吗?我的好兄弟,那么交出你的元丹吧!到时候用你的拓印换元丹!”火炎趁子烨在摁手印的时候,趁机对他胸口使出一掌,想此处子烨的元丹。

    子烨毫无防备,中招后退,口吐鲜血。

    “公子!”

    在厨房里,忙好午饭出来的望月,看见了这一幕,连忙跑到子烨面前,紧张地不得了。

    “公子,你没事吧!”望月帮子烨擦去嘴角的血渍,心疼极了。

    “无碍,你让开一些,此人十分阴险狡诈,要小心。”子烨连忙把想望月护在身后。

    “喂,这看着长得还行的那谁,这里是我家,你在我这里乱抢乱砸,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趁我还没发火,你赶紧离开啊!”然而,望月并没有躲在子烨身后,而是走到火炎的面前,下起逐客令来。

    “滚!”

    火炎脸色一沉,轻轻的甩了甩手,就把望月整个人甩到墙角,毫无防备的她,在墙上狠狠的撞了一下,然后倒地不起。

    “望月?月儿?”子烨连续呼了几声,都没有听到望月的回答。

    “哼,无需如此吧?她在墙角啊!”火炎有些狐疑子烨的动机,他到底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啊?

    “望月,望月!啊!”子烨听后,连忙用寻龙术找到望月的位置,并飞到她的身旁,抱起她,连续喊了两声,发现她没有回应自己,探了探她的鼻息,才知道望月已经没了呼吸。

    为什么?自己连保护凡人都做不到了?子烨感觉莫名的心痛,顿时有一种想杀了火炎,替望月报仇的冲动,他慢慢地放下望月,一股悲愤的戾气,在他的身周低低的环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