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更新时间:2018-11-25 13:00:00本章字数:2424字

    随着子烨慢慢的起身,房子四周的空气也渐渐的冷了下来,天色也随着暗了下来。

    “吾不愿知尔此做法的原委,但是,汝视凡人的性命如草芥,如此凶恶残暴的冷血之人,将来如何担当大同统?今日,吾便替九重天的天父帝后,好好管教管教!”子烨聚集身周的戾气,幻戾气为剑,扑向火炎。

    火炎感觉不太对,以自己对兄长的了解,他是正规正宗的天族修炼者,是不可能修炼邪恶的戾气术的,要修练也是修炼天罡正气。

    了解归了解,眼前对方已经朝自己扑过来了,所以连忙躲避,但还是中了几剑,虽然伤害不大,却能让自己一时之间无法分身,更无法利用法术反击,只好元神出窍,转身逃走。

    子烨利用戾气幻化成剑阵,结合寻龙追踪术,在火炎的元神后面,紧追不舍。

    “住手!”

    一句熟悉的声音,在子烨的耳边响起。

    谁?子烨连忙收了法术,却依旧看不清身边,说这句话的人是谁?

    子烨正狐疑的时候,忽然感觉双眼慢慢的清晰起来。

    茹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茹苏!子烨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动作滑稽的就像个可爱的小孩童。

    真的,真的看得见了,可以看见自己的手掌,还有这里自己住了几十天的房子,火炎的真身,还有茹苏!

    “茹苏,是你吗?”子烨太激动了,生怕茹苏再次离去,便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是我啊!不曾想我轻轻用了瑶池之水点了点你的双眼,竟然就治好了你的眼疾,甚好,甚好”茹苏很大方的承认了,满脸的成就感。

    “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很……”子烨有太多的话要对茹苏说了。

    “你知不知道,我原本这次在人间,多历练这段时间是为了帮助江益位大孝子的,没想到却碰上了你与火炎。想必我的历练也该结束了,我等会就回致宁派去报道,不知道,大师兄和元尊有没有想念我……。”茹苏用手抚了抚子烨的脸颊,“仔细一看,你与我大师兄还有几分相像,不知内情的人,恐怕要将你们当成亲兄弟了。”茹苏打断了子烨的话题,满眼全是笑意。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在人间历练?”子烨感觉茹苏说的话很怪,跳崖后在人间历练了?

    “对啊,我就是望月呀。刚才被火炎这么推了一掌,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吧?否则的话,我也不可能那么快恢复真身,更不能看见你们两兄弟斗法,哈哈哈哈!”茹苏倒也是实话实说,毕竟大家都是认识的,没有过多的戒备。

    子烨看了一眼刚才望月倒地的墙角,望月已经不见了,他相信了。

    “对了,那空中的千魂钵,是在收集谁的魂魄?”茹苏脸色一沉,她注意到了空中的异象。

    不好,自己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再让那千魂钵继续收集的话,估计这整个村子里面的人的魂魄都将被它收吸完。

    “唉,是火炎,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

    “少装蒜!”

    还没等子烨说完,元神回体的火炎,趁子烨不注意,对着子烨被部就是致命的一掌,子烨负伤,踉跄坐到地上,需要马上运功治疗。

    “火炎,你太过分了!”茹苏先是一惊,这哪里是斗法呀?简直是要取得对方的命啊!然后,一边骂,一边赶紧去扶子烨。

    “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何需你一个女人来插嘴。”火炎并没有理会茹苏,准备再次向子烨进攻,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哼,今日我碰上了,我便管到底,你的所作所为我全部看在眼里。待回到九重天,我必定如实向天父帝后禀报。”哼,看把你能耐的,竟然敢伤害准太子。茹苏同样没有把火炎放在眼里,一边应着,一边替子烨疗伤。

    “是吗?哈哈哈!”火炎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围着茹苏与子烨嬉笑着。

    突然,火炎朝着茹苏丢出一个火球,茹苏躲闪不及,全身着火。

    三昧真火!!!

    “茹苏!”子烨心痛不已,用尽最后的精力,催动无极水来浇灭茹苏身上的火。

    茹苏身上的火还有被浇灭,火炎就用雷劈术,劈向茹苏,负了伤的子烨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使出其他法术。

    被雷劈过后的茹苏,双眼无神,木若呆鸡,好似木头人,任人摆布。

    “我并不想伤害你,我只是不想让人抓住我的把柄,所以,只好委屈你一下了。”火炎说着就对茹苏的头部施起了法术。

    火炎正在抽取茹苏下凡历练的记忆!

    “不,火炎你住手!”子烨挣扎着起身,他意图阻止火炎。

    可惜来不及了,茹苏护着头,在泥土了打了几个滚,就安静了下来,没多久,整个人就慢慢地升上天空,越飘越远,最后,消失在子烨的视线里。

    茹苏!子烨心痛至极,现在似乎明白了,这不是梦,这是真真切切的发生过的,茹苏是这样没有了历练的记忆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火炎搞的鬼。

    “哈哈哈哈,我记得,好像致宁派里的那个窝囊废才是与茹苏青梅竹马吧,看你这眼神,难不成你也喜欢上了她!果然是亲兄弟啊,眼光都那么俗,哈哈哈哈!”火炎看见眼前的子烨,忍不住挖苦一番。

    “你休要胡说!别忘了,你也在致宁派待过,你所做的一切,九重天与致宁派的人看着呢,收手吧。”子烨忍着痛,努力的劝说着火炎。

    “是吗?哦,多谢你提醒,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把你看成那个窝囊废了。看来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下,致宁派的元子烨才是你的亲兄弟,没想到吧,庆幸的是,你们都还不知道,所以,解决了你,下一个就是致宁派的窝囊废!这一下,你死得就不糊涂了!”火炎并不吃子烨怀念旧情这一套,说着,同样对着子烨的头部施起法术来。

    不要,子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茹苏的记忆在慢慢地减少,包括对小时候的记忆,特别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不行,子烨发动内力,抵触着,然而,有伤在身,动弹不得,根本抵挡不过火炎的法术,最后,只好逼着自己元神出窍。

    “想逃?没那么容易!”火炎发现了子烨的元神离体,立刻转身去追。

    就在火炎转身的一瞬间,子烨感觉眼前闪过一个黑影,紧接着就听见火炎的叫骂声。

    “放手,再不放手的话,我让你灰飞烟灭。”火炎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步。

    子烨回头一看,发现刚才自己打坐的位置上居然坐着幕月,他用双手紧紧的抱着火炎的大腿,使得火炎无法追赶子烨。

    “你以为你逼走自己一个魂魄,我就无计可施了吗?你太天真了,九重天你再也回不去了,哈哈哈哈!”火炎见幕月死死拽住自己不放,狂笑起来。

    最后,火炎对着幕月的天灵盖,就是一掌,幕月的灵力大泄,瘫倒在地。

    不要啊!我们曾经情同手足!如今却……子烨的心都凉了,想上前救出幕月的躯体,结果,被强大的灵力阵推到了黑暗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