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更新时间:2018-11-26 13:00:00本章字数:2104字

    子烨心痛的感觉快无法呼吸了,猛地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冥界地府黑白无常的书房里,四周幽静的很。自己坐在一张精致的木榻上,而且手里真的多了个锦盒,打开一看,是元丹,这……子烨陷入了迷茫。

    不知不觉,来到了后花园,结果遇上了夜游神,梦魇君与敖利在小聚。

    “哎呀,小神不知道少君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少君见谅啊!”夜游神忙不迭的迎上前来,敖利与梦魇君紧随其后。

    “如此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吾欲知道,可曾打扰到夜游神宴请之举!”子烨看见他们三个神色慌张,心中难免起疑。

    “未曾打扰,未曾打扰!”夜游神连忙弯腰作揖,显得很卑微。

    “既是如此便好,只是此刻,凡间并非日高花影重,不知道这两位,又是为何到访我冥界?东岳帝君可知道?”子烨的问话显得有些严肃。

    “回少君,他们原本是来找黑白无常使的,由于无常大使他们公务繁忙,所以,由小神暂时接待!尚未上报至帝君殿!”夜游神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我说元子烨,哦,不是,冥王尊上,你如此严肃,是欲拒我等千里之外?”敖利见气氛不太对,连忙与老熟人的姿态上前调解。

    “哼,冥界是何等森严的地方,若尔等想长期留在此处,吾倒也乐意接收,但是,这里的规矩,不能给坏了,想必,夜游神不会不清楚吧,需要本君再给你捋顺一遍吗?”没想到,子烨并没有吃他这一套,反而搬出冥界规定来。

    “你……”敖利感觉到很没面子,却也无力反驳,苦笑后回到了桌子旁,悠闲自得的,自饮自酌起来。

    “少君息怒,小神知错了,小神要去值夜了,就此告退。”夜游神连忙认错,慌忙离开。

    “既然如此,那么小人也就此告辞了。”梦魇君见夜游神离开了,自然是不敢多留,还是远离是非之地好些。

    子烨伸手一拦,挡住了梦魇君的去路。

    “这……”梦魇君怔了怔身子,立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半路来的少君委实不好惹,还是小心为妙。

    子烨围着梦魇君走了一圈,道:“梦魇君也这么惧怕本君吗?”

    “非也非也,只是小人觉得,现已入夜,凡间定有许多与梦境有关的事情,需要小的去处理。”梦魇君连忙陪笑,解释着。

    “哦,莫非梦魇君只管凡间梦境的事,不理仙者的事吗?”子烨想证实自己在三方鼎所遇的事,是梦境还是灵魂出窍,又不敢明言。

    “少君莫要取笑我了,修炼得道仙人,欲望无欲,夜入眠,自然张织结界,怎会有花田梦境呢?除非那些心性未定的仙家孩童,他们的梦境轮不到小人来干涉,不小心露出来的梦境也会被天界梦魇兽所食去,旁人无权干涉。”梦魇君如实回答。

    思来想去,自己误入他人梦境的可能性较大一点,只是,不知是何人的梦境才有如此强大的信息?火炎?幕月?适才是在清山派,莫非是那张生?管他呢,这是这手里的盒子……

    “听着颇有道理,感谢梦魇君解答少君心中疑惑,这颗元丹便当做谢礼了。”子烨倒也没有太为难梦魇君,欲把那梦境中所得的元丹送给梦魇君,实则是子烨他不知该如何处理这诡异的东西。

    元丹!梦魇君接过锦盒一看,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上。

    “少君莫要戏弄小神了!”梦魇君伏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扭作一团,分不清是担惊受怕,还是受宠若惊。

    “何解?”

    “此丹的乃是得道仙者聚精元而成,威力无比,食之者必定灵力大增,直登上清天,小神乃区区地府小厮,尚未建功立业,怎可享此殊荣呢,何况,此丹属火,若食之,必定与小神自身根系相冲,以小神的修为无疑是惹火自焚,灰飞烟灭,小神惶恐,少君的谢意,小神心领了,望少君收回元丹,留作他日之用……”梦魇君倒是麻溜的将元丹的功效及所忌讳的东西,清楚的说了一遍。

    “哦,若按梦魇君所说,我岂不是差点暴殄天物了?嗯,那就暂且留着吧!”子烨看着这眼看就要送出去了盒子,又被退了回,心中不免感叹,如此高大上的东西,竟然成了烫手山芋,甩也甩不掉。

    “敖大人在此看我演戏多时,想必也是过足了眼瘾吧!”子烨待梦魇君离去后,一刀凤眼丢向在一旁继续喝酒的敖利。

    “意犹未尽呐。”敖利倒也没有否认,小小酌了一口,继续磕碜着:“桃花林一别已数月,上神的演技倒也精进不少啊!”

    “这一点,我倒是还要多向敖大人学习学习,纵使身在魔营,也能做到心无旁贷,好生令人敬佩!只是不知此次前来所谓何事。”两人似乎在互相恭维对方,最后还是子烨先开了口。

    “近日因魔都有人叛出,翻查旧日出入记录,他与茹苏记忆灯里所发生的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敖利顿了顿,发现子烨代表情并没有过多的波澜。

    于是,继续道:“我发现她曾到过某个村庄历练,然而只有部分历练的记忆,记忆中她是为了帮助某位大孝子,而后,便没有了。我差人寻遍四海八荒的村子,都没有见到过那村子,想必是有人做了手脚。今日我来此,也是想寻得那村子村民的残魂,希望从中能得到有利的线索。”

    “那么,敖大人得到了线索否?”子烨若有所思的迟疑了一下,敖利所说的事,不正是自己所梦见的内容吗?

    “未曾,此前,不正在此处看上神的演技吗?”敖利温婉一笑。

    “哈哈哈,如此说来,还是我耽误了敖大人的正事了,若是如此,我便可做个顺水人情,免得他日落人口舌,还请敖大人,随少君走一遭!”子烨闻的敖利还不知道梦境的事,心中宽慰了许多,便要拉上敖利去清山派,赌一赌运气了。

    敖利很是诧异。

    此刻,云顶天宫内一片死寂,因为,修竹走了,张生晕了,落月跑去寻找仙上了,然而,子烨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了,还带了一个魔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