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更新时间:2018-11-28 18:00:00本章字数:2176字

    张生飞去湖中,似乎一心只顾着与湖里的鱼儿说话。

    尽管,结果与原先设想的不一祥,子烨感觉还是有收获的,毕竟那爱葬花的护卫,多少是知道些茹苏的事情的,而,张生也钟情于貌似茹苏样貌的女子,若是说他们直接没有关系,怕是无人能信。

    所以,现在他元神回归,三魂聚齐,也算是好的开头。

    果然,湖中湖水涟漪,一阵微风拂过,只见从湖水中央,渐渐冒出个女子的上身来,紧接着整个人都出了水面,她罗衣粉裙,修长的身影,倒影在湖面上,宛如一幅画,远远看着,极美。

    “原来是有了心尖上的人,怪不得如此迫不及待!”敖利在湖水的这一边,有些醋意的评价着。

    还没等子烨回呛,却见那个女子围着张生身周一通旋转,旋转带起的水汽弥漫在湖面的上空,形成了一大片雾,笼盖着整个湖,让人看不清湖中的情况。

    动静大的把清山派弟子统统都吸引了过来,众人议论纷纷。

    一道金光闪过,一个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金色铠甲,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的男子从雾中出来,看呆了敖利。

    果然是天族大殿幕月,赌对了!子烨欣喜若狂。

    雾散尽,幕月下了云端,笑脸盈盈的来到子烨他们面前。

    “子烨,敖利,你们怎么也在这里?”还未等子烨开口,幕月先开口打起招呼来。

    “我们若不在这里,你怎么可能醒过来呢?”敖利倒也心直口快。

    “啊!惭愧惭愧,未曾想,昨夜一壶酒又喝到我不省人事。还好你们两个懂得寻得此处,把我唤醒,否则的话,恐怕是要误了西王母的蟠桃宴。”幕月作揖感恩。

    忘记了,幕月,你怎么可以忘记?不能忘记啊,好不容易让你元神回归,期待你来证实那梦境中的事,指望你醒过来,替茹苏洗脱罪名,让她不用再东躲西藏,早日回归,怎么能你一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置身其外,不了了之了。

    夜无眠,烛火摇曳,寅卯更替,微见光,无奈叹青风。

    人间客栈,黑白无常前来传话。

    六千年一次的蟠桃品尝大会,将在瑶池举行,瑶池圣母大开方便之门,天上地下,除了魔族与人界,凡是修为与灵力超过千年的,都可以去瑶池一睹仙泽,品尝仙果,整个冥界都在受邀之内。

    东岳帝君以一句,“此等小事,自行决定,勿来烦之。”把球丢给了子烨。

    但是,夜游神,梦魇君,无常君等,从未去过瑶池,更是没有见过蟠桃,以及所谓的真正的九天玄女,所以,特来奏明。

    然而,近几十年来,桃花林频频出事,所选送的桃树也非上上之品,由此可想而知,此次收获的蟠桃,想必也是一般般,兴许他人能不明白,其中道理,但对于子烨而言……

    “食了仙果,亦不长灵力,何必?”子烨道明其中原理。

    然,欲回天族的幕月却说:“食仙果,虽不能长灵力,却能延年益寿,养颜美容,青春永驻,容光焕发,我可为各位领路。”

    众人欢喜。

    无奈,顺其意,子烨以东岳帝君第七子的身份,装扮后,带上夜游神,梦魇君与幕月到了瑶池。

    西王母娘娘便是瑶池圣母,多少年过去了,依旧丰姿卓越,神采飞扬。

    各路仙家,齐聚一堂,神态各异。

    东海海王的代表瑶姬,为了自家的娃娃能出人头地,也是煞费苦心,各种献媚,拿出了,据说海王都使不得用的,东海特等的万年海香,献给瑶池圣母。

    传说此香,用特殊的材料制成,积聚了,万年来东海子民虔诚的祝福,是难得的一件佳品。

    瑶池圣母颇为满意,许诺将在天族中,挑选一位仙子赐予敖海,以结秦晋之好。

    “如此甚好!”天族代表火炎附议。

    怎料,敖海当场拒绝,曰:“吾非棋子,吾命由我,无需他人插手。”语毕,潇洒甩袖离去,众人惊愕,瑶姬脸面尽失。

    尴尬之余,有司圣物小仙官上报,不知哪位无名小贼,盗取了瑶池圣母的“长生鼎”,瑶池圣母不动声色,悄然离去,子烨将一切都看在眼里,随即起身,尾随而去,不为别的,为的就是有单独接触的机会,几十年没见了,问一问当初她为何不肯出手援助。

    小仙官,唯唯诺诺将瑶池圣母领到事发地点,现场只留下一片龙鳞,圣母大怒。

    之所以唤作“长生鼎”,就是因为它能使人“长生”,将死之人,使用了“长生鼎”里面所放的食物,便可以起死回生,传出去,定天下大乱。

    原本是一场风和日丽的饕餮盛宴,却因不知哪位无名小贼,盗取了瑶池圣母的圣物,弄得瑶池圣母封锁天门,将所有赴宴之人暗扣于瑶池,众仙暂时未能察觉。

    圣母雷厉风行,暗中调来心腹,与火炎统领的天界守卫,共同协查此事。然,所有证据指向敖海,圣母扣押瑶姬。

    “不可能的,他只是不愿意被我呼来唤去,替他做主,圣母要明查啊!”瑶姬听闻,如雷贯顶,自然不信。

    “然,今日在大殿上,唯独他离去,随着他的离去,东西就不见了,若说他无嫌疑,难以服众!”

    “真的是冤枉的,我儿乖巧懂事,怎可能做如此下等龌龊之事,望圣母明察啊!”瑶姬极力维护自己的孩子。

    “我亦知作为母亲的心情,然,现场所留龙鳞,为东海海王族,与西海龙族最为接近,且,西海龙族代表,从未离开瑶池,唯独你海王二子离去,嫌疑最大!是否冤枉,一查便知!”瑶池圣母原与海王殿的王后共为天族所出,瑶姬应喊圣母一声表姐,然,为显天威,圣母则刚,六亲不认,以示公正。

    经过瑶姬如此一喊,“长生鼎”被盗一事,众所周知。

    “传我瑶池令,彻查海王族与西海龙族,全力捉拿嫌疑人员,追回圣物,声讨者,祛仙籍,入凡尘,反抗者,堕入畜牲道,永世轮回,瑶姬暂押天牢!”瑶池令万年难得出一次,如今法令如山,众仙无人敢有异议。

    圣母愤然离去,蟠桃会嘎然而止。

    如今海王殿与西海龙族有难,该如何是好?藏身于盆景之中的子烨准备离去,却见火炎只身前来后庭叩见西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