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更新时间:2018-11-29 18:00:00本章字数:2226字

    火炎的诡异行为,让子烨继续隐身于圣母的盆景之中。

    原来,火炎向圣母觐见,说盗贼跑的快,但是,无论是东海海王,或是西海龙族,都路途遥远,兴许盗贼并没有走远,藏在附近的仙山福地也不一定,例如,致宁派啊,桃花林啊,再不然极地洞府啊,毕竟它们都里九重天比较近。

    圣母顿了顿身子后,表示赞同,于是多派了些兵马,兵分几路,分别进行彻查,火炎得令后,眉笑颜开的离去。

    西王母果然变了,记得师傅说过,西王母,天帝他们当年也是在致宁派学习的法术,不单是同门那么简单,大家都还是沾亲带故的,所以,就算其他门派覆灭,致宁派永远都还存在。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致宁派的麻烦也越来越多,西王母他们也不再为致宁派说话。

    现在,开始清查起致宁派来了,致宁派还能存在多久,无人知晓。

    唉!今时不同往日啊!子烨忍不住叹息!

    “究竟是何人在叹息,出来!”西王母目光犀利的扫过整个后庭,让人不寒而栗。

    子烨刚想显出身形,却见幕月从凤尾竹中露出了身子,他恭恭敬敬的走向西王母,下跪叩首道:“幕月,见过姨母!”

    “幕月!“西王母惊诧。

    几十年前就消失无影无踪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不免一阵诧异与惊慌。

    岁月流转,风云变化,如今已是时过境迁,然而幕月所说的事情历历在目。原来幕月没有失忆,他什么都记得,包括小时候的事,包括梦境中的事……为何在清山派后山时,幕月不肯说?

    此刻,幕月也正向西王母求证,为什么火炎会说致宁派的元子烨才是自己的亲兄弟?

    这又是一则悲伤的故事,一切源于多情又滥情的天帝,原本与青梅竹马的原雪神早生情愫,但是,为了权利,明知是一场政治婚姻,还是娶了如今的天后。

    私下里,依旧缠着原雪神不放,硬纳雪神为妃子,还使雪神诞下双生子,幕月与子烨,子烨为弟,幕月为兄。然,自古帝王后宫是非多,无论是天上地下,更是红颜多薄命。

    天后用计离间天帝与雪神的关系,最后,为保双子其中一个,雪神愿意承担所有的一切,自愿去除神位,封印在极地洞府的赤焰山体之下,另一子,托付于致宁派中,他便是子烨。

    西王母所说的每一个字,如同一根针,狠狠地扎在幕月与子烨的心上,真的很痛,可怜子烨,现在才知情。

    “姨母可与子烨提起过?”幕月悲痛不已,却依旧不忘关心子烨。

    “未曾提过,三十年前,在你出事后不久,他曾来找过我,却被我赶出了九重天,未曾问其原因;因我谨记你母亲的意愿,不希望你们兄弟二人相争斗,更不让你们与天族有任何牵扯,若能修的无尚修为,直入上清天,那自然是好,若不然,做个快乐的散仙也未尝不可!”西王母遥望远处,不由的叹道。

    原来如此,可谁能知我呢?子烨苦笑。

    “子烨对母亲可有记忆?”幕月追问。

    “唉,应没有,若是有,尔等在致宁学习时,就相认了,雪神为了你们也是煞费苦心,恐怕你也是对原雪神没有什么记忆吧!”西王母轻叹。

    “毫无印象可言,传闻她为爱痴狂,甘愿葬身于极地赤焰山下!原,竟是为护我两兄弟而作贱自己,何苦呢!”

    “往事不堪回味,好孩子,今日权当是听一个久远故事吧。姨母希望你遵从母亲的意愿。”西王母拍了拍幕月的手,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哼,姨母当真这样认为吗?还是高估了我有子烨那样如此宽阔的心胸?不然为何刚才又要讲给我听?”幕月冷笑,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

    “那幕月意欲何为?”

    “三十年前我被人陷害,并未指望让姨母搭救,三十年后,依然!”幕月同样遥看远方穹苍,目光坚定。

    “你……如此,今日我们就当未曾见过。请便吧!”西王母嘴角一抿,面色如玉,欲离去。

    报……

    有仙官来报,致宁派有重大发现,望西王母前往天宫定夺。

    “姨母……”

    西王母大手一挥,阻止了幕月的发言,曰:“此事到此为止,尔等好自为之。”说完,朝盆景处瞄了一眼后,离开后庭。

    “一句,尔等好自为之,便了明一切了,出来吧!”幕月对着空气说着,而后,回头对着盆景莞尔一笑。

    子烨苦笑着显出身形,原来自己的隐匿窃听,在他们眼里微不足道,精心的乔装打扮,在修为深厚的圣母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甚至有些可笑。

    “幕月兄……”

    “子烨定是疑问甚多,奈何有些事情我也不知情,很多事不便透露,且走且看吧!”幕月面色如玉,打断了子烨的问话,继续望着远方。

    “你真是吾为兄?为何吾未有任何记忆?”兄弟相认,子烨却感觉不到任何喜悦的心情。

    “既是出自姨母之口,自然是错不了,关于记忆,恐怕要去一趟极地洞府方能明白,然,幕月有要事在身,恐怕无法一道前行,望子烨见谅。”幕月以礼相待,反而没有了平时的兄弟情义,令人倍感生疏。“另替我向茹苏道一声好,待我事成之后再同聚一堂。告辞!”

    望着幕月离去的背影,子烨感到莫名的悲伤,“同聚一堂…恐再难了…”暗自伤神了好一会,竟然真的来到了极地洞府。

    极地洞府的空气,依旧冰凉刺骨没有变化,走到尽头,越发觉得冷,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奇特的地方。

    这个地方对于子烨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子烨熟悉这里的所有的一切,熟悉这里所发生过的故事;而又陌生这里的一切,这个洞府,是一个让人容易忘记的地方,它地理偏北,靠近雪域魔都的方向,常年寒风刺骨,积雪皑皑,寸草不生,每天日照不超过一个时辰,任何人都不会想来这里。但是,子烨所发生的事都与它有关,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

    然而,如果真像西王母所说的那样,那么,子烨又太不了解它了,自己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居然不知道,它的山体下封印着自己的母亲,让人陌生的想作呕。

    子烨寻遍整个洞府,没有寻到任何机关和什么其他通道,更没有所谓的封印。

    如此诡异,并不像西王母所说那般,然,她没必要撒谎,子烨寻了一处,就地打坐,口念咒语,使出了寻龙术,今日就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