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更新时间:2018-12-02 21:56:08本章字数:2166字

    天遂人愿,子烨浑浑噩噩的凡间过了一年,倒也没人打扰,转眼间到了茹苏的托世出阁的年纪。他倚在石柱旁,看着那茹苏托世的家里,每日进进出出排队来提亲的人,不用多说,想来,这一世她肯定会过的是无忧无虑的,是时候离开了。

    东岳帝君派黑白无常传来消息,为了子烨能正儿八经的立足于八荒中,也是煞费苦心。终于替子烨寻了一门婚事。

    “冥婚?”子烨看着黑白无常两人憋的发青的脸,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一脸惊愕,硬是笑不出来。“不需要!”哪知道,黑白无常受了军令状,此后日日必来,期间还不亦乐乎与子烨说个所谓的情爱故事,不时还翻些载入史册的案例与子烨看看。无奈之际,只好入了冥界,与东岳帝君面谈。孰知,东岳帝君岂是想见就能见着的,他与上清天的诸神一样,是众人皆知,只适合焚香上供的神仙。子烨在他的宫殿前,等呀等,不知等了多少个时辰,依旧没有见到其影子。那孤独的背影,甚是落寞。

    话说回来,并不是子烨不乐意这门亲事,而是与一个死了的凡间女子成亲,着实不是子烨的作风。

    终于见宫殿里面有人出来了,乍一看,原来是夜游神。

    “少君颇有毅力啊,小神佩服。”夜游神毕恭毕敬的走到子烨面前,作揖叩首。

    “帝君可在里头?”子烨如见救命稻草似的,抓住夜游神就问。

    “回少君的话,帝君他老人家不在!”夜游神受宠若惊,忙不迭提议,“我看少君,还是允了这门婚事吧!”

    “你…”明知道是开玩笑,但子烨还是被哏到了,不由伸手欲扇夜游神,却听到身后一群宫娥与鬼侍捂嘴偷抿。咬咬牙,硬生生抽回了巴掌,藏在身后,夜游神趁机离去。

    玩笑归玩笑,事情还是要处理的,天魁之日,日辉万丈。

    末时,子烨穿戴整齐,被一众人带到凡间,准备迎接那个新娘。然,今日是凡间茹苏的托世出嫁的日子。同时天族派去与异族和亲的仙子,此刻也在路上。一个冷冷清清,一个热热闹闹,一个声势浩荡。

    两条不同的平行线,永远不可能会有交集。时光荏苒,愿以后各自安好。子烨轻叹。

    以管家身份,混在出嫁队伍里面的鬼佬财,嗅到了来自地府的气息。

    “元子烨,你怎么会在这里?”鬼老财寻到了子烨藏身之处,“你想抢婚?这一世,茹苏是我的!”

    看着鬼老财气急败坏的样子,子烨有些于心不忍,“吾并不想抢婚,此乃东岳帝君的安排,也是茹苏托世的命运,你若乱来,今日她将命丧黄泉,这一世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然,吾只想护她周全。”

    鬼老财绕着子烨转了一圈,鄙夷道:“若是想护她周全又何必打扮得如此精致,还换上了喜服?告诉你,就算今日她命丧黄泉,也轮不到你护她周全。本君不会让她出事的,她亲口对我说过,来世只属于我!”语毕,一阵红烟热浪消失在眼前,送嫁队伍里又多了一个人影。“你还欠我一个人情,此次就当还了吧!”鬼老财的余音绕耳。

    若是真当还人情,那就更不能任鬼老财胡来了。今日是幕月起事之日,只要不伤到茹苏的托世,这一世随她如何。看着出嫁队伍渐行渐远的方向,一颗心被提到了嗓子眼。看样子,鬼老财想以李代桃,取而代之。宝掌柜说的没错,必须拖住鬼老财,否则,茹苏的托世将会毙命。鬼老财将灰飞烟灭。

    宝掌柜的消息向来准的很,天魁之日是他发财之日,太多人想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成事。天族派去与异族和亲的仙子,早有心上人了,所以,她找上了宝掌柜。天族的护嫁队伍是火炎的部下,火炎想趁机将异族收入麾下。而,幕月今日就是要赢回一切。

    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多亏了紫薇。紫薇在致宁派调查幺幺入魔之事,结果发现火炎前来找元尊,而后有了火烧桃花林一事。还没来得及现身告诉子烨,又遇幕月与宝掌柜在西太湖碰面,听见他们商议天魁之日起事一事。最后,终于在凡间,在天魁之日之前知道了这些,也寻来宝掌柜合作一番,算是照顾了他一次生意。

    子烨收回思绪,飞身向出嫁队伍方向追去,却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屏障挡在前头,似乎始终都追不上,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消失在眼前。情急之下,也顾不了是不是在凡间了,一施法术,自己不知何时,竟被他人禁锢在球形结界里,而,结界并不坚固复杂,轻而易举就可以打开。

    刚才是怎么了?如此大意,日后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他人笑话?子烨无奈。再次起身追向队伍消失的方向。结果,被他人扯住了衣襟。一回头,阻碍之人,正是元尊。

    原本对元尊火烧桃花林之举就耿耿于怀,如今又来阻路,子烨心中颇有不快,黑着脸落到元尊面前,“你意欲何为?”

    面对此时的子烨,元尊心中也是疑团顿生,自己从小就与子烨相识,又一同得到了高人的指点,一起到致宁派拜师学艺,拜了同一位师傅,可以说是相当了解子烨的脾性了。可偏偏又是因为太熟悉了,所以此时此刻感觉自己又很陌生,他黑着脸的这一面,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好像不曾认识过的人。

    “师兄,你适可而止吧!今日可是你重回八荒的好日子,莫不要浪费了东岳帝君的一番心思啊!”元尊如今是摸不透子烨的心思了,只好低声细语,一改往日风风火火的作风。

    “吾之事,何时需要尔等操心?”子烨心中颇有不甘,一甩长袖,转身怒道:“吾倒是欲知,汝何时与火炎狼狈为奸了?”

    “师兄误会了,师弟并未有与他人狼狈为奸,吾所做的一切均是为了致宁派。至于火炎,今日便会有人收拾他。元尊只希望师兄勿错过了时机。”元尊满脸正色,连忙耐心的解释道。

    “巧舌如簧,如今,致宁派已在你手中没落,何来一切为帮派之说?”子烨看着元尊一脸无辜,急着辩护的样子,嗤之以鼻,“你若不是为了帮他,你拦我做甚?”

    “为师兄你,也为师妹茹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