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更新时间:2018-12-03 23:58:29本章字数:2156字

    既为我,也为茹苏,这个理由很好,子烨冷笑。“为我,为何火烧桃花林?为茹苏,为何拦我去路?”

    元尊没有回答。

    “无话可说了?”子烨抬头看了一下远处,若再不出手阻拦,恐怕要出事了。原本就没指望元尊会回答自己的疑惑,如今他不吭声,想来就是没有做好准备,答不上来,目的就拖住自己,好让火炎成事。“哼,既然如此,待你想好答案再回答我,切莫再阻拦。”

    还没等子烨说完,元尊便跪在地上,像个孩子似的,一把抱住子烨的双腿,让子烨动弹不得。这一举动,着实吓了子烨一跳,“你……你,快放手!”然,无论子烨如何打骂,元尊都不松手。

    光天化日之下,在民风淳朴的凡世间,两个男子当街拉拉扯扯,自然少不了众人的围观与好事之徒的奔走相告。

    趁事态还未曾发酵,子烨连忙施了定身术,定住了周边的凡人。连拖带扯,终于离开了闹市,到了一处树林,用力甩开了元尊,兴许元尊没有想到子烨的力气会如此之大,一个不留神,直接被甩倒在地,十分狼狈。

    看着被自己摔了一跤,吃了一脸土的元尊,子烨火气更旺。不会是当掌门当傻了吧,居然没有防备,软绵绵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子烨内心顿时有一股,想冲到元尊面前暴揍他一顿的感觉,伸了伸手,最终克制下来了,“汝以为,如此便能协助火炎?荒缪无知!”不过,被元尊如此一闹,阻拦鬼老财的这件事,如今只能靠宝掌柜安排的人了。子烨欲走。

    “师兄,不是元尊胡闹啊,吾真未帮他,一切皆是为了师兄啊!”元尊愣了一会,好不容易缓过神,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容,摸摸胡子,还在,便上前拉住子烨,“虽然九重天宣布从此八荒之中再无元子烨。可是,火炎是何等人物?你觉得他会就此罢休吗?今日,你若现身,那就正中他计啊。”

    元尊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自己,难道就是如此吗?既让如此,那便要仔细听听了,“尔句句皆称是为了我,吾倒是想听个明白!”子烨理了理衣裳,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平日里,元尊自由惯了,突然一下子要他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捋一遍,也甚是为难,还好子烨能听明白。

    火炎为人心思缜密,诡计多端,做事心狠手辣,为了太子之位,不择手段。与魔界之人联手,在祭神墓时,用计迫害幕月,幕月双目失明,跌落凡间,并被迫交出兵符,从此消失无踪。

    他不敢肯定子烨与幕月是否相认,担心,若是将来子烨出了桃花林,知道了身世,兴许也会窥视太子之位。故,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能放过一个。便处处向致宁派发难,目的是要打压子烨,让其永远不会再对天族抱有一丝希望。

    原本子烨殒命,是最好的结局,因为四海八荒里不再有元子烨。可是,火炎的疑心病很重,为了防止致宁派的弟子日后查出些蛛丝马迹,卷土重来,设计毁了致宁派。

    元尊力挽狂澜,暗地里偷偷派遣弟子离开,藏好那些个长老们。但,终究还是躲不过势力庞大的火炎,只好假意投靠,为证明决心,火烧桃花林。听见子烨的千里传音,还不能回答,只能任他人误会。其如火焚心的感觉,何人知晓。呜呜呜……元尊说着,忍不住低声抽搐起来,似被自己的伟大壮举感动而泣。

    一个大男人,居然被自己的故事感到哭?真是难以置信。子烨绕着元尊转了一圈,突然一个仙诀打向元尊,元尊没有防备,显出小九原身。

    “小九?”子烨大吃一惊,连忙追问,“你为何冒充你元尊师傅?”

    “师傅……呜呜呜呜……”九儿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小九好想你,好想幺幺。”

    子烨的心从来没有如此痛过,哪怕是茹苏的残魂消散,也没有这样痛过。元尊一直都在为自己着想,为茹苏着想,为致宁派着想,只是法子笨了些。

    笨到为了保住致宁派,为自己争取回四海八荒的时机,居然去相信一个狡猾之人。火烧桃花林又如何?最终,还是被火炎在背后下了黑手,如今命悬一线。

    “好孩子,快,快带为师去找你元尊师傅!”子烨终于明白了元尊的苦心安排,知道元尊病危,内心惭愧的很。

    “不行的,元尊师傅说过了,要去找他,也要等师傅你举行冥婚后,才能去找他,这是您回四海八荒的唯一机会。求您不要逼小九了!”九儿能理解子烨此刻的心境,他更明白,此刻把子烨带回去,也是徒劳。却还不能说破,只能忍着,忍着。

    “没有了他,回到四海八荒又如何?快带我去!”子烨心急如焚,没有注意到九儿微妙的表情,而是一味的催促。

    远处的天际,红光一片,却雷声阵阵,子烨侧脸看了一眼,苦笑。

    茹苏,你我缘浅,此生注定各自修行。

    九儿同样看向那远处,泪水嘀嗒掉个不停,“师傅!”双膝下跪,朝着远处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元尊他……”子烨惊愕的看着九儿,突然他反应过来了,之所以小九跪着要做叩头,想必元尊是做了有去无回的决定。“你……你……”子烨不知道该如何说九儿了,招徕破日剑,欲朝远处天际进发。

    九儿眼疾手快,再次拉住子烨,不让其走。

    “小九你疯了?放手!”子烨气急败坏,忍不住向小九甩了一掌。

    巨大无比的掌风,扇断了九儿身后的几棵小树,却任然没有让九儿动摇毫分,“不放,元尊师傅如此决定,也是为了保全您。小九死也不放!”九儿拽住破日剑,不让子烨乘剑离去。嘴角溢出些鲜血来。“我失去了一个师傅,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师傅了!”

    “同感,吾失去一个师妹,不能连师弟也失去了,小九快放手吧!”子烨见状,心底咯噔一下,马上换了些柔软的口气。

    “元尊师傅说了,此乃计中计,您如出现了,一切就枉然了,而且,茹苏师叔的托世还在城里。”九儿牢记元尊出发前向他所交待,必须劝子烨师傅回城楼里,举行婚礼。也是竭尽所能。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