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们谈恋爱

    更新时间:2018-08-06 16:02:15本章字数:3156字

    夜晚一直都会给人孤独的感觉,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会卸下白天在人前的伪装,取而代之的,则是潜藏在心底,又时而会发作的情绪,和自我忏愧的感性。

    事实上随着岁月无声的流过,我们每个人,都会被推入到一片充满了风雨和漩涡的洋流中,都会为了生存下去,而变成一个只转动在特定轨道上的车轮。

    也许,疲乏的途中,我们会因为一个欲望,而产生更强的动力,可在历尽了所有风浪和悲痛以后,才知道,原来一切依旧在命运的轮回中,如此反复。

    ……

    伴随着这些思绪,我烦闷的,推开带着网纱的玻璃窗,而后习惯性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

    其实,这本该又是个平平无奇的夜晚,可在上次去了一次古镇之后,就被一个坑爹的女人,打破了往常的规律。

    想到她,我不由得重重的吸了一口烟,接着便闭上眼睛,试图在黑暗中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或许会有某个路过的女人,说我真帅。

    “林凡,我都给你打几十个电话了,为什么不接?”正失神间,楼下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愤怒声。

    我意外的睁开眼,借着灯光快速扫视着周围,最后在门口边的大树下发现了她的身影。

    可视线相对中,我却不想开口说话,索性又将目光投到别处,趴在窗沿上,懒散的吞吐着烟雾,目的就是要气死她。

    许是见我没有理她的意思,她竟然神经发作似的,又拨通了我的号码,并在下边对着我的方向,伸手摇晃着那粉嫩嫩的iphone8。

    对此,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依旧是一副视她如空气的样子,因为她这个做法,真心太幼稚,谁又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呢?

    铃声就这么唱完了半首歌,指尖的香烟也终于燃成烟蒂。而我以为她会放弃的时候,她竟然真的调转方向往小区大门口走去。

    原本,我自然是该松下一口气的,可许是那个晚上和她发生过关系,所以此刻,看着她稍显孤独的背影,心中竟感到一丝不忍。

    “嘶……呵”暗自叹息间,她的身影终于彻底在夜色中消失了,而我却说不上来,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

    是的,她便是那个在古镇遇到的女人,实际上,我那天只是无聊去随便走一走而已,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便被个发传单的忽悠了。

    他将我带到了一家,挂着皇家美容牌子的小店里,最初,我以为会是领个那所谓的活动品就可离去,可最后,却阴差阳错的和那个相貌不错的女人,在一个灯光橘红的小房间中,来了一次身体上的亲密交流。

    刚回想到这些,我不禁又感到了肉疼,毕竟人家出去寻个风流也就一千多块,甚至酒喝多了几百都有,而我不但被坑了一万,还特么要对她负责?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本想再次点燃一支烟,可却突然有了强烈的困意,于是,我再次将目光移到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后,才转身拉上窗帘,极其疲惫的躺倒在床上。

    ……

    都说没有梦,才说明睡眠的质量好,可这个夜晚,无论如何闭眼,换着睡姿,却总是无法睡去。

    而这么折腾了不知多久以后,外面似乎正下着一场大雨,风把窗户吹的沙沙作响,窗帘则一张一合的前后晃动着。

    些许寒凉的体温下,我的神经好似终于得以松懈,也正有一种即将进入到梦境的舒适感,而这时,房门外却极不给力的传来了噪音。

    这么辗转反侧了一阵,我将被子往边上甩开后,带着一身怨气大步走到门口,又将把手用力一拉,也没等看清是谁,便满是不爽的开了口:“这特么大清早的,敲个毛线啊,有病吧!”

    门口,秦月一脸无助的看着我,双手则十指交叉的放在小肚子上。我是不想理她的,可此刻,也不知她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头发和凉裙已经被雨水打湿。

    实际上,她的身材和相貌都算的上,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在漂亮的同时,还有着一些看似天然的性感,可我却唯独疑惑,为什么她就抓着我不放了?

    些许恍惚中,我叹出一口气,而后正要再说点什么时,秦月偏着头看了看我的房间,也不知是不是打着什么注意,嘴角竟微微上杨,略带着微笑,向我问:“看你的房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脏嘛,难道你有女朋友?”

    “嗯,有……所以你明白了吧”我想也没想,便回复她。

    可谁知,她竟泯了泯嘴唇后,特别不爽的瞪了我一眼,接着,又拍打着我的肩膀,似乎非常恼火:“你这个人渣,你对得起我吗?我恨你!”

    我倍感意外,于是抓住她的手腕后,一脸不解的看着她,皱着眉问:“我就不懂了,我有没有女朋友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凭什么就给我顶个人渣的帽子?莫名其妙!”

    “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不愿对我负责就算了,现在我淋着雨来到你门前,你还堵在这里不让进,这不是人渣是什么?”

    说完,她好似并不解气,继续流着眼泪,强调着说:“你就是人渣,不……应该是最臭不要脸,最无耻的人渣”

    “……”我无言相对,抬起手就想帮她清醒一下。如果她要说别的什么,兴许还能接受,可她此时不但要我负责,竟然还说怀了我的孩子?

    见到我的举动,秦月并不闪躲,反而闭着眼睛,仰起小脸对着我,就好像一副,你有本事就打死她的样子。

    于是,我又是一声轻叹,而手则停在半空中忘了动作,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

    相对沉默中,秦月忽然便咳嗽了起来,她蹲在地上,又将手掌重叠捂着胸口,看上去十分难受。

    也许女人天生就有这种柔弱的优势,所以此刻,我不禁也觉得自己未免对她太过分了。

    我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烦闷感,而后帮她轻轻拍着后背,待她好转了一些,又将她扶起来走进了房间。

    ……

    相对坐下,我见她身体隐隐发抖,便到厨房接了一壶冷水,插上电源后,坐在另一边的凳子上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这时,秦月先看了我一眼,之后用双手抱着自己,眼中闪着泪花:“林凡,能不能借我点钱啊……这个孩子肯定是留不下来的”

    说完,她就哭了出来,而许是怕我无法感同身受,她脱下了凉鞋,又将双脚也放在床单上,低头无声的哭泣着。

    看着她微微抖动的双肩,我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可同时也有另一种情绪,让我很排斥这样的氛围。

    “呵……”吐出嘴里最后一口不淡不浓的烟雾,我终于望着窗外,向她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秦月没有回答,却用更加让人难过的眼神与我对视着,许久……她才擦掉眼泪,表情很是失落:“借我两万块钱,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什么?你……你特么是怎么好意思开口的,嗯?嘶……”未等她说完,我便打断了她的话,极度无语中,对她之前的同情也忽然消失。

    可秦月,却好似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一样,她再次流着眼泪,一边语气哽咽,一边用手指着我:“林凡,你到底有没有良知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这么狠心!”

    “你刚不说我是人渣嘛,那人渣你还能让他对你善良?”说到一半,我意识到不对劲,便轻咳了咳,又改了口带着些许好笑的语气,向她问:“还有啊,你说什么话之前能不能经过大脑思考一下,我特么又不欠你的,凭什么就要借给你两万,我该在哪去给你偷这么多钱?”

    秦月惊讶的看着我,半晌,反问:“你还偷钱啊?”

    对此,我更加无语,一种恨不能钻到地底下,远离这个世界的感觉,便也油然而生。我语气特别不好的回复了她:“那特么只是个假设而已,再则说,我也不至于为了你去做那么无耻的事”

    秦月不语,只将视线移到房间另一个角落,失神中,好似在沉思着什么。

    原本,我是有很多话想跟她说的,可正要开口时,却又忘了想说的是什么,所以,这个下着雨的早晨,就这样的上演了一段,男女深思的落寞戏码。

    在双双沉默许久之后,地上电水壶的咔哒声,让我回过了神。我将插头取下,而后又倒上一杯热水,走到秦月的身边,不情愿的对她关心着:“春天感冒不好受,等这水凉了之后,你就着抽屉里的感冒药喝下去,应该会好的更快”

    说完,我转身拉开窗帘,推开一小半玻璃窗后,屋子里的沉闷感便忽然消减了许多,可我的心情却还是很烦乱,也忽然感到了无措。

    我用双手重重的从脸上抹去,待得情绪稍恢复了些,却又在雨打树叶的声音中,开始恍惚。

    如果每个人都是孤独的,都是命运下无可奈何的玩偶,那此刻,秦月不也该正如我的影子?也许我是不该对她有过多成见的。

    正这样犹犹豫豫的思考时,秦月忽然从身后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和我紧贴着,语气也变的柔软:“林凡,要不然我们谈恋爱吧”

    也许是因为这种亲密的接触,扰乱了我的思绪,因此听到她柔若清风的话语时,心里竟感到痒酥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