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所谓秘密

    更新时间:2019-06-27 19:23:45本章字数:2096字

    这个晚上,我和苏筱惜吃过晚饭之后,因为时间太晚并没有如往常那样出去走走。而我却总是无法入眠,心中的思绪杂乱无章,索性便亮起房间的灯,又换好衣服之后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却忘了她对我的禁烟令。

    就这么吸了半支烟后,手机忽然响起了微信提示音,我先看到了秦月随后又看到了苏筱惜发来的信息:在干嘛?

    这让我感到无言以对,同时也感到心虚,便吸了口气回道:刚好要睡了,然后就听到了微信的声音,怎么了?在我琢磨着她会说些什么时,她直接就从房间走了出来,如果不是我就在客厅,或许也看不到她与平时那不同的一面。

    只见她穿着一套天蓝色的睡衣,抱着我送给她的那把吉他,认真的对着手机哼唱着《梦中的婚礼》,我失了神且无措,也从未想过她的心思会如此细腻,显然她是准备在明天的婚礼上唱这首歌,心里忽然很感动。

    视线碰撞之后,我尴尬的笑了笑,苏筱惜则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这时我才意识到了指间还捏着未燃尽的香烟。在她略显失落的表情中,我慌张的摁灭了它,随后又跑进卫生间丢到了垃圾桶里,再次用冷水洗了洗脸。

    回到客厅,苏筱惜已经放下了吉他,手上拿着一本财经杂志面无表情的翻阅着,看上去无比正常也依然让我不安,轻咳了咳,我走到她旁边紧挨着坐下,笑道:“没想到我们这么有默契,记得不久前我也用吉他唱过这首歌”

    苏筱惜不言语,半晌才点了点头,我咬了咬嘴唇呼出一口气后,说道:“时间都这么晚了,要不然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你不觉得你现在很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你的行为吗?”未说完,苏筱惜便断了我的话,说道。

    倍觉无措中,我又坐回在她旁边,抓着她的胳膊,沉声说道:“就只是有点睡不着,想坐一一会儿吹吹风,其实没什么好解释的”苏筱惜合上了手中的杂志,她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看样子没有非要打破沙锅的意思,可是也明显是耿耿于怀着,生着闷气。

    看着桌上放着的吉他,忽然发现在琴盒的空白处多了一副图案,图中一条小溪环绕着树林,并用两个字为其命名———珍惜。

    我无需对此做深入的思考,便已经了解她想表达的意思,于是想着自己的不够真诚,而心存愧疚,我用手抹了把脸,随后抱起吉他往苏筱惜的房间走去,准备跟她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让我们之间不存在所谓秘密。

    可刚走到门口时,房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0点半,于是我带着深深的疑惑打开了房门,而门外站着的是表情迅速变化的江翊,或许他曾满怀期待着苏筱惜给他开门,想到这点,我不免生出火气。

    江翊又一次抓住我胸口的衣服,表情极为恼怒:“我警告你,小惜不是你这种人的玩物,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他的话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而玩物两个字更是言过其实,从何说起?

    挣脱他的控制后,我理了理褶皱的衣领,一时怒火冲天,目光四下寻找着能当武器的东西,握紧拳头,不屑道:“你他妈的得不到爱可以骂我,但你应该用正当手段,而不是如同疯狗一般在这狂吠,让人可怜”

    江翊表情愤怒,却笑了笑看似平静的说道:“小惜喜欢谁是她的自由,我尊重她的选择……其实,我也很不喜欢她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商业需要,而不是真心实意的相爱呵……但我发现你就是一人渣,你不配!”

    没等我言语,他又做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缓缓说道:“如果真像小惜说的那样,你是个专一的人,你能带给她快乐,那我愿意把悲伤留给自己,祝福她,可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吁出一口气,我实在对他所说的不知所然,也渐渐没了耐心,便打断道:“如果你是来诉苦的,建议去找你的朋友,或者换个合适的时间,现在请你离开”

    这时,苏筱惜终于走了出来,她走到我旁边挽住我的胳膊后,神色复杂的看着江翊问道:“这么晚,你来有什么事吗?”原本我感到很窝火,可苏筱惜的举动却让我瞬间平静了很多,而让我们之间不存在秘密的想法,想来也是很正确的。

    江翊看着苏筱惜沉默了几秒后,上前来拉她的手,并说道:“跟我回家,这种人不值得你为他付出”我刚平静了一些的心情,此刻再次烦躁,我挡在苏筱惜身前特别不爽的怒言:“我靠,你他妈莫名其妙的到底想做什么?”

    见苏筱惜回避了他的动作,他失落的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肯定不知道,他在这跟你演戏的同时也在外面沾花惹草吧?有个小姑娘因为他怀孕了,此时估计还在下面犹豫着要不要来找他呢,而你看看他这无动于衷的表情,他真的值得你喜欢?”

    江翊说完之后便很平静的等待着苏筱惜的答案,而我则莫名的有些不安,在遇到苏筱惜之前,我的确和秦月上过床,但她到底有没有在那次之后怀孕,又是不是因为我,并没有确切的答案,我对此无言相对,便不自觉的沉默。

    可却忽略了苏筱惜疑惑的目光,思绪一团乱麻的过程中,几次想辩解都无从开口,片刻后,苏筱惜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他对江翊说道:“我想冷静一会儿,你先回去吧,明天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做吗?我自己的事,我有分寸,你会尊重我的对吗?”

    “我知道我或许不应该这么直接的告诉你这件事,但我不能接受他成为你心里的伤疤……”江翊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

    无比压抑中,我走到沙发上坐下,又用双手遮住脸,极力思考着事情的始末,却又找不出个头绪,小片刻传来了房门关上的声音,我倍感绝望,也许,苏筱惜很难接受我和秦月有过的那段过往,我们之间有过的感动,和没有秘密的约定,也便没有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