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又见汪澜

    更新时间:2021-06-07 00:00:00本章字数:2079字

    我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香气,又试图用舌尖挑开她的贝齿,如梦似幻的柔软中,停止了思考,渐渐的又开始迷失。

    “……”随着一道清脆的响声,身下的女人扇了我一巴掌,她用尽力气将我推到一边,气息还有些急促:“林凡,你疯了吗?”

    脸上传来的痛感让我清醒了一些,转头看着秦月复杂的表情,我心中一阵懊悔,神色恍然,说道:“对不起……我太冒失了!”

    说完,心中的负罪感慢慢变得强烈,我想做点什么来消除这种感觉,却伴随着大脑不时的晕眩,无力动弹。

    ……

    许久,我从沉沉的昏睡中开始苏醒,夜空下的雨水落在了脸上,我缓缓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揉过有些生疼的脑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搭着秦月的外套。

    回想起之前的场景,我又是一阵说不出的懊悔,也越来越觉得自己背叛了苏筱惜,轻轻吐出一口气,不免苦笑。

    细雨绵绵下,眼前的河面泛起无数波纹,脚下的细密的青草叶,也已挂满水珠,我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只有一种浓烈的伤感在心头弥漫。

    我想家了,想远离这个地方,远离这里的人,而后回到自己的家乡,踏踏实实的过着,那里有老爸老妈,有一条小灰狗,一个液晶电视。

    我住在重庆巫山的一个小县城里,老爸从事民营的汽车行业,老妈则打着临工,其余时间则用来带我姐姐的小孩,和打麻将。

    细雨蒙蒙中,我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准备订购回家的车票,但这时,许久不见的汪澜,给我打来了电话。

    短暂的寒暄几句,她向我问道:“有机会,一起吃个饭么?”

    我感到不解,疑惑道:“吃饭当然没有问题,但理由是什么?如果是工作方面的问题,你应该联系我们窦经理才对”

    汪澜轻笑了笑,说道:“不用这么紧张,上次我们不是合作过春季奶茶的项目吗?你方案写的很好,后面也确实获得了不错的效果”

    听到这里,我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一些,回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何况对我们两家公司来说也是属于双赢的事情,汪总不必客气”

    “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来参加我们公司新店开张的活动吗?这次经公司决定,还是打算沿用春季奶茶主题的方案,如果没问题,希望你能继续策划这个方案的细节”

    我想了想才回道:“如果需要,当然很荣幸,不过这事,还是得先经过窦经理的意见”

    “大概下周三,我们就会再去一次你们公司商讨细节,提前跟你说,是因为很欣赏你的才华,也好让你提前有个准备”汪澜语气轻柔的说道。

    得到她的肯定,我不禁有点小雀跃,于是很爽快的应下来后,便结束了这次的通话。

    放下手机,我忽然打消了回家的念头,而这个时候老爸却好巧不巧的打来了电话,我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再次接听。

    “喂,爸,有什么事情吗?”我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最近过的怎么样?”老爸平淡的回道。

    “能怎么样,就那样过呗,你和妈呢,身体也都还健康吧”我关心的问道。

    “也一样,没什么事,不过我现在已经快到你那里了,你把具体的地址再发给我一次,有点记不清了”老爸语气平静的说着,却让我感到愕然,慌张。

    我已经在苏州呆了四年多了,老爸也确实会偶尔来一次,但每次来,我都表现的不那么风光体面,这要是再让他知道我和秦月的事情,指不定得发多大的火。

    愣了好一会儿,我才问道:“不是,这可相隔了一千多公里的路,你跑这么远,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老爸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次是来出差的,苏州那边开了分公司,我和几个领导去视察几天”

    顿了顿,他又开了口,补充道:“把地址发过来,高铁马上要到站了”说完,我应了一声,老爸就挂断了电话。

    ……

    晚上9点左右,我回到了那无比熟悉的破旧小区,却不自觉的想起了苏筱惜当初对我提的条件,她说不许我带外人进去,不许抽烟,可现在看来,已经失去了作用,毕竟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上了楼,我打算赶紧将房间收拾一下,然后关上苏筱惜那个房间的门,再去超市买点好酒好菜,和老爸好好吃一顿。

    但让我意外的是,我刚把钥匙插进去,门便从里面打开了,一张早已刻在我心上的脸庞也浮现于眼前。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苏筱惜还会回到这里,但又怕她会突然甩上门,也没管那么多,带着茫然冲进了屋子。

    相视沉默了半晌,苏筱惜表情依旧淡漠,向我问道:“你把那把吉他放在哪里了?”我摇了摇头,想跟她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见我沉默,苏筱惜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将正在窝里睡觉的圆宝抱了起来,随即,转身向门外走去,看样子,她打算出去溜溜狗。

    但走到门口,却又背对着我说道:“明天下午,我就会离开这座城市了,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但我希望你能做到,答应过我的事”

    我终于冲了上去,而后站在她身前,急切的问道:“你要去哪里?”

    “这与你无关,你只需要做好答应过的事情就好”说着,她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便侧过身,又一次,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我重重的叹息一声,随后还没来得及打扫房间,老爸已经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他一手夹着公文包,一手提着家里带来的腊肉,一边进屋,一边问道:“刚才下去的小姑娘是谁啊,看她不怎么好的样子”

    我心中滋味莫名,却掩饰着说道:“这里住的人那么多,我哪知道你看到的是谁,而且人家好不好,也不是你看一眼就能确定的”

    老爸没有言语,只用一种无奈的神情看了看我,才说道:“这是从家里给你带来的腊肉,还有一瓶,你妈自己酿造的葡萄酒,你有空了,就自己做着吃,不能老是点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