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保留一点情面

    更新时间:2019-01-26 23:48:51本章字数:2015字

    按照常理,就算他要选伴娘也只能是陶然,可这次他却选了秦月,我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说服秦月的,但就在之前,我们才发生过争执。

    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我带着不理解的语气,问道:“你和秦月连朋友都算不上,这合适吗?而且你们居然没有选陶然?”

    提到陶然,我心中又是一阵难明的滋味,暗自失神间,杨瑞咂了咂嘴,回道:“其实我考虑过这个问题,但陶然已经去了国外,就算婚礼那天能赶回来,也来不及参与伴娘要熟知的细节问题了……你们俩,我挺遗憾的”

    我心中不禁自嘲,也许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陶然已经是有婚约的女人,但这对我而言其实并不重要,哪怕会莫名感到痛苦。

    轻笑了笑,我又问道:“你什么时候跟秦月说这事的?她就没有一点反对吗?”

    杨瑞竟也笑了笑,好似一种看好戏的语气,说道:“可不就前些天嘛,她跟我说了,现在在上海那边学服装设计呢,听过我的请求之后,她不但同意了,还扬言到时候,你们俩比我和云云都更像夫妻,让我别怪他”

    越说,他便越兴奋,以至于笑了出来,而我心中却又不那么好受,因为秦月说的话,以及曾经和我相处的种种,都如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放映,我不免感动,但却始终无法做出选择。

    用手从脸上抹过,我又跟杨瑞聊了些细节后,便结束了这次的通话,接着将手机扔在边上,想就这么安稳的睡一觉。

    然而关掉屋内的灯光,心中的独孤和寂寞却被无限放大,我开始迷茫,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对于爱情我渐渐感到绝望,渐渐的不再那么满怀期待,因为在沉重的现实中,有太多的无奈,不对等的身份,又或是不够坚守的信念,都太容易将爱情走向悲剧的结尾。

    这次对于苏筱惜提出的分手,我感到自卑和痛苦,但却又无法用梦境去掩盖。我侧躺在床上,看着玻璃窗外的万家灯火,和那条细声流淌着的河水,倍感孤独,而很快,和苏筱惜相恋的情节也忽然散乱的在脑中浮现,我想见到她,特别的想。

    当这个念头一萌芽,我便好似丢下了所有的负担,我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后又用手机将此刻寻常的夜景定格。做完这些,心里倏然又有了一种悸动感。

    ……

    就这么情绪复杂的走出旅馆后,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无比孤寂,道路两边的树木静立着,皎洁的月光透过枝叶,也显得如此暗淡。

    行走过很久,终于在将近一半的路程时,才看到了些许热闹的景象,在斜角边的石桥旁,一个抱着吉他的女人正用一个懒散的姿态,背靠在青石砌成的桥面上,自弹自唱着。我只知道是属于民谣风格,却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原本我觉得她只是抒发一下感情而已,便从兜里摸出一张面值20元的纸币,放在了她的帽子里。

    但在转身走了两步后,又忽然想起了那个重庆姑娘,于是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细细打量着她的容貌,她留着齐肩的短发,穿着一件休闲的卫衣,一条黑色的牛仔裤,一双帆布鞋子。即便打扮的很普通,但她的五官却很协调,皮肤白皙,唯有表情显得有些落寞。

    她再次将歌唱到了一半,可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已经尽皆散去,我站起身走到她身旁,刚想说话,她便用眼神制止了我,接着,也不管还有没有人聆听,依旧自我陶醉的弹唱着。

    一曲终了,她将帽子里收到的钱装进了手提包里,之后又戴上它,抱着吉他从护栏上跃下,面带着微笑,却反而显得牵强:“谢谢”

    我抹了下鼻尖,向正往远处走去的她,问道:“你唱歌很好听,但选择这种方式,想必也是有一段自己的故事?”

    “并不是什么回忆,都能用故事形容,我用这样的方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或许一段时间后,就会忘了这些吧”

    听到这,我忽然就想进一步向她问:“你是不是重庆人?”可不知为什么,并没能开口说出来,而那个姑娘已经不在视线中。

    在原地站了小片刻,我忐忑不定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一些,从兜里掏出手机,我又一次打开微信,将之前拍的那张照片发给了苏筱惜。

    我想为自己争取一次,这样,就算最后没能有结果,至少也不会有多遗憾了……发完之后,我思虑了半晌,才又定下决心似的,又编辑了一条信息: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们要这样莫名其妙的分手,在前一刻,你还说只是分开一段时间而已?就算这是安慰我的借口,那就……那就请你保留一点情面,让我见你一面。

    手指在屏幕上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点击了发送,我还是很忐忑,亦显得很是卑微,不过我也想好了,能见面,我就拿真心去挽留,拒绝,便也就随缘吧。

    我就将手机上的画面,一直停留在和苏筱惜的对话框中,静静的等待着答案,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回了信息:还是不见了吧,有些事,我无法做到两全其美……而且,我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重重的一声叹息,我用力握着手机,继而又蹲在地上,喘着气,平复着躁动的情绪,和一无是处的自卑感。

    ……

    晚上的11点左右,我才终于回到了自己一直住着的小区,进了房间之后,我先看了看已经再睡觉的圆宝,发现没什么异样,又起身往苏筱惜的房间走去。

    我只是想再感受一次,这间有着她味道的屋子,可在推门时才发现,竟然已经被锁住了,我习惯性的敲了敲门,问道:“你在里面吗?”

    也许她并不在里面,之所以锁门,也只是不想再跟我有关联而已,她当然知道,无论我去了哪里,最后也只能回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