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生命中的一缕光

    更新时间:2019-03-02 23:31:46本章字数:2015字

    在我弯下腰之后,苏筱惜也没有犹豫,她如上次那样趴在了我的背上,又用双手环住我的脖子,低声在耳边细语:“林凡,可能你会觉得我什么都有,但其实并不如此……我一直以为自己一生的命运便是管理好公司,时机成熟了,又因公司的利益与别人结婚”

    “直到我们相遇之后,这个令我压抑的想法才总算是慢慢的出现了转变……其实,我不该这么任性的,可心里缺少了太多的安全感,不免很恐慌,我很怕出现在黑夜里的光芒,有一天去了另一个方向,再也无法给我希望”

    我先是沉默,很快又为她的遭遇感到心疼,命运让她有着美丽的外表,过着大多数人穷其一生也得不到的物质生活,但又偏偏在她正值青春的时候,碎裂了她的家庭,让她成为了一个外表风光,背后却孤单无助的女人。

    当想起那个晚上,她在路灯下流着泪水的脸庞,我的心也瞬时疼了一下,呼出一口气之后,才开口说道:“无论怎样,我始终也不敢轻易对你许下承诺,不敢在自己艰苦的时候,让你跟在我身边陪着,我和你一样,也是会害怕的,甚至更加自卑,毕竟我能为你做的真的太少”

    “那首歌我已经学会了,回去再练练,然后后天下午去肖晴的酒吧,因为这两天公司有重要的会议需要我参加,筱雅刚回国,这边的工作上也是需要适应的”

    苏筱惜直接转移了话题,让我有些意外,但听到她提起苏筱雅这个女人时,心中又特别不自在,因为她,我又想起了苏筱惜的助理。

    许是见我不言语,苏筱惜将自己的脸贴在我的脸上,轻声问道:“怎么了,你对筱雅还有意见呢?”

    “没有啊,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能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听你忽然把原因说的这么明白,感到很意外”我轻笑了笑,说道。

    “事实上,我正是因为不会表达自己,才反而说的很详细……所以你这个处处留情的男人,到底能不能给我一丝安全感?”

    对此,我感到好笑更有点委屈,便用手‘狠狠’在她两条大腿上抓了一下,不悦道:“可不带你这样乱安罪名的啊,我怎么就处处留情了,要不是当初对你心动了,我现在指不定多自由呢!”

    “意思你现在很后悔呗?”苏筱惜的语气明显变冷,手指也已经伸进了我胸口的衣襟里,显然我再多说一句,就会徒添五条爪印。

    而随着这些惬意的玩笑,我终于背着苏筱惜,在绵绵的夜雨中回到了小区。

    ……

    这个夜晚,即使发生了这么多的小插曲,但终归算是有了一个好的结果,至少我们还不算长的爱情,没有就这么莫名的结束。

    不幸的是,苏筱惜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跟我睡一张床,于是和她隔着一面墙的我,就这么失眠了。

    百无聊赖的望着窗沿上,被细雨溅起水花的盆栽,我不免又回想起了秦月,也不知道她那么外向活泼的一个女人,是否已经给自己找到了乐趣。

    点上一支烟,刚吸了两口后,杨瑞和刘云云的身影又忽然出现在脑海中……随着一阵不好的预感,我当即拿出手机,给秦月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向她问道:“听杨瑞说,你同意给刘云云当伴娘了?”

    正常情况下,秦月回我消息的速度是比较快的,可这次,却迟迟没有动静,我本想就这样等着,可心里的不安却更加强烈了些,索性,直接便找到她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许久之后,终于接通,她却很不耐烦的冲我怒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神经?”

    听着她又气又困倦的声音,我舒出一口气后,才沉声问道:“听杨瑞说,你同意给刘云云当伴娘了?”

    秦月沉默了小一会儿才说道:“是同意了,听说他会给我找一个帅气的小哥哥,跟我做搭档……难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皱了皱眉,很快又不禁好笑,问道:“不是,你好像和他不熟吧,这样真的合适吗?”

    秦月许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从她那边,好似传来了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伴随着的是她带有不满,和些许哽咽的话语:“林凡,我爱你,但这并不代表,就可以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我就是要给云云当伴娘,就是要随便的找小哥哥,有意见你就来阻止我呀?”

    摁灭手中的香烟,我放缓了语气,生怕她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我只是在为你做考虑,毕竟你也挺忙的,上次你不就很难才请到假吗?”

    “很难不代表不行,而且只要是我秦月答应的事情,就没可能做不到,我才不像你,口是心非,死人渣!”说完,也没等言语,她便挂断了电话。

    我感到特别沉闷,便推开了窗户,当冷风夹带着雨水扑进来时,才得到了一些缓解,这个时候,我对秦月的看法又有了变化,她很随性,也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也许这样的她,没心没肺,但实际上也是最快乐的吧。

    ……

    次日一早,即便很晚才睡下,但我却依然起了个早床,确认苏筱惜没有起床之后,便快速洗漱了一番,接着又到外面买了豆浆和一屉小笼包。

    早餐吃完之后,我本想告诉她杨瑞和刘云云明天结婚的事情,但却始终没能开口,直到那辆奥迪a6已经启动时,我才急匆匆,试探性的问道:“噢,明天我一朋友结婚,你要有时间的话,就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去参加吧?”

    苏筱惜皱了皱眉,但又好似很赶时间,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后,便快速将车子开了出去,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提到秦月。

    不过就在我转身准备回房间收拾一下时,又有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开了进来,伴随着连续的喇叭声,很快它便如箭一般停在我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