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3 病中美人

    更新时间:2019-04-28 15:38:06本章字数:2061字

    如果张晓琪没有在矿石集团晕倒,说不定也许此刻陆梓铭已经求婚成功。

    而现在在病床上在病中的张晓琪,还是一病美人。

    陆梓铭拿着装有青菜虾仁粥的碗包装,和于方如一同走进了张晓琪所在的高级病房。

    只见张晓琪两弯似蹙非蹙的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的双目。态生两相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张晓琪双目有些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的。 

    她见陆梓铭和于方如一同走进病房门。

    这样形容现在在病中的张晓琪是恰当不过: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此刻张晓琪已经从晕倒中醒来,起身半躺在病床上。她睁开眼并没有见王奕文的身影,有些失望。

    “晓琪,你喜欢的虾仁粥已经给你买好了,我来喂你吧!”陆梓铭殷勤地想照顾病中的晓琪。

    “张小姐,我是代表矿石集团来看你的,看到你现在醒了,我就放心了。”于方如把手中刚买的百合花束放下。

    “我去问护士要个花瓶插起来。”于方如见自己处在有陆梓铭照顾着张晓琪的病房时多余的,故意找了个借口走出去。

    还有点虚弱张晓琪病怏怏地回复道:“谢谢!”

    于方如说完便走了出了病房,因为她自己似乎没有和张晓琪和陆梓铭他俩熟络到可以在一起说上话,她觉得她那样呆在病房有点儿尴尬。

    如果于方如呆着不找借口走开,将会有不冷不热地被僵在空气里。

    幸亏于方如伪装得好,没有让陆梓铭和张晓琪看出她是故意支走自己。

    走出张晓琪的病房,于方如终于松了口气,她感觉她自己随时会说漏嘴什么,而坏了自己领导的好事。

    陆梓铭拆开装有青菜虾仁粥的袋子,拿起勺子,摇起一口粥,小心翼翼地送到张晓琪的小嘴里。

    虽然已经恋爱了好几年,但陆梓铭每次看到张晓琪时的紧张的确让他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晓琪把头转向病房的阳台,此刻她的脸色还有些惨白,从耳廓绕下,沿着脖子,穿过胸膛,蔓延在衣服的某一处褶皱里。

    冬日的阳光从香樟树日渐稀薄的阴影里打在病房下的长廊里,白光四下泛滥。

    陆梓铭边喂着张晓琪,总有话想问张晓琪,但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

    那些话语缠绕在陆梓铭的心里面,像是一根浸满了黑色毒药的刺一样,朝着柔软的胸腔内扎进去;像是有毒的菌类,遍布陆梓铭所有的内脏,蓬勃地生长着,吸收掏空着整个躯体,风一吹像是会变成壳一样。

    之前在矿石集团穿着西装革履的王奕文抱着晕倒中的张晓琪的画面,总在陆梓铭的脑海中闪现。

    但想到王奕文是有家室的人,陆梓铭想着安慰自己,王奕文应该不会对张晓琪有什么心思的。

    今天在张晓琪的面前,陆梓铭一点也像富贵人家的有钱少爷,现在只是一个体贴入微、别人眼中的好男朋友。

    于方如在医院的走廊瞎逛着,她穿过十八楼长长的淡绿色走廊,两边是一根挨着一根供病人扶的扶手。又走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阳光照进来,将一块一块巨大的矩形光斑投射到走廊的地面上,中间是窗框的阴影,分割着明暗。

    深爱着张晓琪的陆梓铭西装的口袋里还拽着为张晓琪准备的求婚的戒指。

    可是在此刻,陆梓铭觉得求婚并不是合适的时间,毕竟晓琪的身体还虚弱着。

    再想起王奕文对自己女朋友亲近的称呼,陆梓铭更觉得此时求婚不是合适的时间。

    但陆梓铭更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希望自己的想法是肤浅的。

    陆梓铭看着病中的张晓琪,看着张晓琪的眼睛,还如天空中的星星,还是那么闪耀,吸引着陆梓铭所有的注意。

    具备内在可靠的美和外在美的重要的张晓琪,陆梓铭有种现在就想求婚的冲动,别的陆梓铭已经不想再去思考。

    可在此刻求婚真的好吗?

    陆梓铭想忘掉全部在王奕文办公室内听到王奕文对张晓琪亲近的称呼,或者陆梓铭想装成从来没有听到过一样。

    因为那声称呼,给陆梓铭带来了不少的苦恼,间接的说,那句从王奕文口中说出的“晓琪”,已经让陆梓铭耿耿于怀。

    “晓琪,看着你已经醒来,前面在矿石集团晕倒的你,真的是吓到我了,幸好你现在没事了。”陆梓铭想说想问晓琪的话还是到了嗓子口又咽下去了。

    “让你担心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张晓琪吃了点陆梓铭亲自喂的食物,整个人感觉明显好了很多,有力气说话了。

    “以后再忙再累一定要记得吃早饭,知道吗?你自己有低血糖,还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陆梓铭的体贴话,让一直在门外没有进病房的于方如听到了。

    于方如想着张晓琪的魅力还真是大,竟然有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喜欢着她。

    一个是矿石集团的主席,一个是陆氏集团的少东家。

    于方如看来自己的领导王奕文的情敌竞争对手不可小觑啊。

    也许张晓琪自己也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还会和王奕文相遇,王奕文竟然还爱着她自己。

    真是缘分随风飘荡,之前些年和王奕文的缘尽,也许只是一时的守望。

    直到那一天的再相逢,在王奕文和张晓琪四目凝望的那一刹那,张晓琪心中有多少泪在飘降,只是她自己还未意识到。

    纵是之后张晓琪使自己交出真心意,默默接受了王奕文的际遇,那些年心中承受的被抛弃。

    纵然已经接受王奕文的张晓琪,现在在医院躺着的她,或许在之后的某年某月某日会跟陆梓铭提出分手,而只和王奕文共聚重拾过去的往事。

    到了那天,对陆梓铭而言是无奈的,错只在错王奕文本不该再和张晓琪相遇,更错的是他俩的情愫一直从来没有忘记过对方。

    王奕文希望的是晓琪尽早地离开陆梓铭,只属于他一个人,继而和他地老天荒到永远。

    这一些对于还没有离婚的王奕文而言,一切都只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