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神秘的追命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2474字

    我坐在自武汉开往贵州的火车上,车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拥挤而窒闷的火车厢算不上寒冷,但我的心像车外的大雪般寒冷与漂泊,没有了归属与方向。

    我是华中师大一名大四的学生,就在半个多月前,相恋了三年的女友突然离我而去,她的理由很简单,跟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我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

    我深受打击,万念俱灰,我明白自己如她说的什么都没有,没有金钱身高长相与地位,但是我依旧苦苦哀求她,只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我真心爱了三年,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我的生命一下子黯然下来,只想逃离喧嚣的城市,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于是我响应了学校的号召,做一名前往偏远山区支教的老师,这样既可以逃离这个喧嚣的城市,又可以让我在偏远山区那些孩子纯洁的眼神中重新看到希望。

    下火车后,颠簸地转了几趟车,在天黑时分,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安顺市平坝县齐伯乡,说起安顺市可能让人陌生,但是著名的黄果树瀑布就是在安顺市。

    我支教所在的学校为齐伯乡中心小学,说是乡中心小学,但是比较偏僻,学校就是一排土矮房所做成的教室和宿舍,办公条件和教学环境非常差,也难怪,在贫穷落后的地方,孩子有地方上学就已经不错了,想一想,真为这些贫苦地方的孩子感到揪心。

    由于刚过年不久,学校还没有正式开学,接待我的是家住中心小学附近的六十多岁的老校长,老校长的脚有些跛,很瘦,普通话也不太好,还好我能听明白他在讲什么。

    老校长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原来这所学校的老师很少,算上新来的我的话,只有七个老师,其中老校长自己的一辈子献给了这所学校,我不由地对老校长肃然起敬……

    天已经黑了,由于长时间赶路,我也饥肠辘辘的,老校长给我安排了一个小宿舍,才十余平方米,但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一个落脚的居所,我已经比较满意了。

    本来老校长要带我去他家吃饭的,但是被我谢绝了,因为我带了一些干食,跟老校长聊了会天后,他说要走了,走的时候,老校长有些神秘而神色郑重地对我说,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最好不要外出;老校长那神秘的话语与表情,让我心中隐隐有一丝疑惑与不安。

    还好学校里通电了,老校长走后,我简单地吃了点干食,本来想看下书的,但是突然想看看学校的环境,先前还没有好好看下学校的;我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发现外面很黑很安静,只有我的房间里散发着昏暗色的灯光,看来现在这所学校只有我一个人了。

    也难怪的,现在还没有到开学时间,老师和学生都没有来,据刚才老校长说,正式开学后,有一些偏远地方的学生和老师也会住在学校里的,或许到时晚上就不会这么安静了。

    我用手机当手电,走出了狭小的房间,一阵阵寒风迎面吹来,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这里的山区湿气比较大,再加上外面还是风雪,这个晚上不冷才怪呢。

    我顺着低矮的土砖房向一个方向走动着,经过那些破败不全的门窗时,我想到这就是我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生活的地方,心中不免一阵失意。

    但还好我有心理准备,自小自身生活贫苦,发誓要让自己出人投地,也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我发奋地读书,最终考上了华中师大这座著名的校府;再加上失恋后,我为逃避才自愿来这里支教的,所以不管环境多么艰苦,我一定要坚持下来。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吱吱与剧烈跳动的声音传来,毛骨悚然的,吓了我一大跳,还好马上恢复了平静,在方才的惊慌中我听出声音与动作是从一个房间传来的,我壮着胆子用手机手电向那个房间照去,粗略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不由哑然失笑起来……

    原来那是一间学生宿舍,放有许多张双人床,想来刚才我的走动声惊动了许多觅食的老鼠;不过说实在的,刚才老鼠的动作也确实吓住了胆子不大的我。

    外面越来越黑了,天空的雪花又开始大起来,非常的阴冷,一阵寒风吹来,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不敢继续呆在外面,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中。

    屋里应该好久没住人了,虽然先前我和老校长清扫了下,但依旧散发出一股霉味,无所事事的我躺在了床上,等安静下来,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前女友,心中不免一阵哀伤……

    我将自己包裹在黑暗的角落,想起了与前女友的点点滴滴……

    大一那年冬天的深夜,也是下着很大的雪,很冷很冷,我勤工俭学后回到了学校,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发现一个女孩捂着肚子在痛苦地流着泪,我走到她身边后发现她呼吸急促,脸色非常苍白,在我的追问下,她才说出自己痛经,身体特别不舒服,于是我将她送到了附近的卫生院,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就这样我们开启了一段平凡的爱恋。

    往事如烟,往事如烟啊,如今已经是陌路人了。

    在这个同样的大雪深夜,我触景生情,越发的伤感起来;我胡思乱想地想着想着,感觉身体昏沉沉的,或许是今天太累了,折腾了几次车,特别的疲惫。

    只是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惊醒了,我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我想去挣扎但是无济于事,身上像是被一种沉重的东西压着喘不过气来,内心充满了恐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有半分钟,或许是几分钟,我终于挣扎过来清醒了,我明白刚才是鬼压床了,据说人在压力特别大或者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容易鬼压床,那些信鬼神的人说鬼压床是真的有鬼在附近,我不由地一声苦笑,莫非真的会有鬼存在么?

    我的内心开始有些害怕了,毕竟现在就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当我即将再一次睡着的时候,忧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吓了我一大跳;这个时候,谁会给我打电话呢?我无力地拿起了电话,来电显示的是未知号码,我接听了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并没有人说话,只是传来类似于吱吱捂捂的怪声音……

    我见没有人说话,猜想可能是骚扰电话, 就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可是当我再次快要睡着的时候,刺耳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依旧是未知号码,我再次接听了电话,不耐烦地喂了两声,这次电话那边没有出现吱吱捂捂的声音,而是一个低沉得分不清男女的怪异声音。

    “嘿嘿嘿嘿,我就要来了,你就等死吧,哈哈哈……”,一个恐怖阴冷而充满仇恨的声音在电话响起,犹如死神的夺魂声,惊起了我一身的冷汗,我带着恐惧本能地挂掉了电话。

    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吓人,我害怕电话再次响起,于是手忙乱脚地关机了,回想起刚才的声音,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心中弥漫,打我电话的到底是何人,为何说话声是如此地阴毒?我记得我并没有得罪任何人啊,难道是打错了电话了或者是恶作剧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