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陌生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2132字

    想到此,我更加害怕起来,我决定不管那个声音,赶紧逃开;但是在我逃开的方向,那个女子的呼救声越来越大,也就是说,我离那个女子越来越近了,好像那个女子就在我附近……怎么会这样呢,难道那个女子缠着我了?我更加恐惧起来。

    但是又不对啊,那个女子的呼救声是如此的真实,不像是鬼,况且这里似乎没有感觉到特别的阴气,难道她也是夜间受到困扰或惊吓的行人不成?

    我感觉自己积了一泡尿,现在的尿液居然成了我壮胆的武器,于是我决定试试看到底是人还是鬼,我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谁,到底是人还是鬼,为何半夜地会在这里?”

    问完之后,我就全心戒备起来,一边等待回应,一边随时准备尿驱鬼。

    “真的有人吗?我当然是人了,夜间路过这里,遇到了诡异的东西,逃跑时腿摔骨折了,无法离开这里,这里好像有鬼,好害怕,快来帮帮我好吗……”。

    片刻后传来一个女子充满惊吓又楚楚可怜的声音。

    听到这个女子的声音后,我基本可以确定她不是鬼了,善良的我决定帮帮她,一个人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会感到特别的恐惧与害怕,两个人在一起还会好点。

    我镇静下来向前走去,但是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犹豫起来……这个时候,我说不害怕是假话,现在我几乎已经确定真的有鬼的存在了,小时候看过西游记,白骨精还会装成无辜的女子来骗唐僧呢,万一这个女子就是鬼装成的呢?

    但想想又不太可能,如果暗中的鬼真的对我有所图的话,直接作用在我身上不就得了,何必要变成一个女子来加害我呢,要知道以我现在的样子,可无法去对付鬼。

    这样想着,我就坦然了,加快步伐向那个女子走去。

    大雪的夜晚并不是很黑,雪坡下的那个女子通过说话来指引我的方向,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我知道,她就快出现在我眼前了,或许是心理作用,我的心不免又有些紧张起来。

    “我看到你了,你要小心点,下面是个陡坡,很滑的,我就是从这个坡中摔下来的”,那个陌生女子的声音有些激动地传来了。

    我顺着陌生女子的声音望去,发现在我脚下不远处果然有个陡坡,在陡坡下的雪地上蹲着一个人影,不用说了,那个人影就是那个呼救的女子。

    “我看到你了,你就呆在那别动,我马上下来了”,我大声说着。

    正在我准备爬下雪坡的时候,一阵阴冷的寒风呼啸着地吹来,我重重地打了个寒颤,与此同时,先前听到的像小孩大哭的怪叫声再次响起,瞬间让我毛骨悚然起来。

    我本能地感觉到了诡异与危险,突然之间像是想起了什么……

    记得先前,在电话中有一个分不清男女声音的神秘人说今晚要杀害我,眼前的这个女子会不会就是那个诡异的神秘人?那两声诡异的类似于小孩的怪叫声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这一切诡异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到底要不要去帮助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

    我越发地犹豫起来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丧失掉性命。

    “小黑,别怪叫了,有人来救我们了”,蹲在雪地上的女子轻柔地说道,与此同时,我听到一声轻轻的猫叫声,接着我看到一道小影子跳到了那个女子的怀中。

    “这是我养的一只小猫,很有灵性,我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所以就带着它来了”,这个陌生的女子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向我解释什么。

    听到眼前女子那样说,我略微放心起来,的确猫的叫声像小孩一样……

    记得三年前,也是在大雪夜,我的前女友李娟蹲在寒冷的雪地上无法行走,当时那可怜楚楚的样子让我起了恻隐的心……再后来李娟成了我的女友,陪我渡过了三年快乐的时光。

    同样的大雪夜,眼前这个女孩受伤需要帮助,我岂能因为怀疑与诡异的环境而见死不救?我不是冷漠无情的人,因此我彻底放下了戒心……

    我小心翼翼地循着雪坡,来到了女子的身边,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粗略地打量了下,这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女子,穿着白色羽绒服,披肩长发上扎着一个发饰,身材比较苗条,虽然没看清面部,但看其身材轮廓,应该是个美女吧。

    “你怎么了,哪里伤着了?”,我没有特意地看她的面部,只是轻轻地问道。

    “我的腿部摔伤了,流了很多血,现在一个人也无法行走了,本以为要在这儿挨一夜的冷,没想到真的有人经过这里……”,女孩看到。

    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向了她指点着的腿部,果然发现了很多的血液,连雪白的雪都被染红了,想来她在这里呆了一定时间了,受了很多的苦吧。

    “你忍一会儿,我先帮你包扎一下,然后带你去找家卫生院”,我平静开口。

    “谢谢,对了你家是哪儿的啊,我家是外地的,白天一路走来,也没发现哪儿有卫生院,你知道哪儿有卫生院吗?”,女孩虽然痛楚但很温柔地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哪儿有卫生院呢,我也昨天才到这个地方的,就住在这附近,看你伤口比较重,需要赶紧处理下,该怎么办呢,你有电话的话我们先打个急救电话,或者要不我们先去找一户人家问问?”,我还算镇静地说道。

    “如果我有电话,我早就打求救电话了;现在深更半夜地,去打扰那些村民也不好,你不是说你住的就在这附近吗,要不先去你那里简单清洗包扎下,反正我的身体愈合能力还是蛮强的”,眼前的女子压低声音说道。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对,反正我对这边挺陌生的,再加上我住的地方还有提前备好的云南白药,完全可以包扎清理好她的伤口,反正再过几个小时也就要天亮了。

    跟她商量好后,我扶起了她,带着她向那所学校方向走去,而那只小黑猫则紧跟在了我们身后,偶尔发出“喵,喵”的声音,似乎在驱逐鬼物。

    “对了,寒冷的深更半夜的,你怎么还在外面行走呢?”,在路上,我边扶着她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