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是李娟还是文苏琴?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562字

    “这个,这个……有些一言难尽,总之是身不由己吧,我现在能不说吗?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这个女孩的声音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我一怔,猜想这个女孩大雪天半夜外出一定有难言的悲伤,就如我半夜外出是因为遇到诡异难解的事情,于是声音平缓地说道:“没事,我就随便问问的,以后想说时再说吧,现在你需要早点包扎伤口的,不然失血过多,会危及你的安全”。

    女孩嗯了一声,算是同意,然后问我道:“你大雪天半夜外出又是为什么呢,须知这一带,晚上零点左右就没人外出了,因为这一带的深夜充满了诡异氛围,据说经常有莫名奇妙的事情发生……,我先前就是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东西,挺吓人的。”

    “啊,真的吗?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一个支教老师,最近才来到这个地方,晚上有些急事去找老校长,结果听到了你的猫的怪叫声,再就是遇到了你……”,我有些怕怕地回答。

    女孩的那一席话再次证明此地有诡异的东西存在,难怪先前我走路时突然无法动弹的,现在我觉得这一带越发的神秘起来,甚至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啊,在这一带,我们都知道猫能辟邪避鬼,所以我夜行带了一只很有灵性的猫,但是在路上依旧遇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我的背上突然被压着了一个莫名不可见的东西,还有我突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了,还好每次我遇到诡异的事情,小猫总会大叫,大叫过后,我就重新恢复了正常”,这个女子有些惊魂未尽又有些自豪地说道。

    我知道,她的自豪源自于她带了一只能驱邪避鬼的小黑猫,有先见之明。

    “先前我之所以掉到坡下摔着腿了,就是有诡异的东西作用在我身上……吓死我了,不知你这一路走来,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呢?”,女孩的语气变的凝重起来。

    我再次一惊,难怪先前听到猫的怪叫声的,原来是猫发现了不干净的东西;曾经听说过,在埃及,人们觉得猫是赶走邪恶的守护神,当有邪物靠近,就算是神秘的木乃伊也会躲开猫的,而且小时候据村中老人说黑猫特别有灵性,不怕鬼,难怪这个女孩子还带着黑猫夜行的。

    现在看来我身边的这个女孩知道的事情比较多,因此我决定将先前遇到的诡异事情告诉这个女孩,或许她有什么好的建议,又或许她能帮我解答一些谜团。

    “夜晚我睡觉的时候,突然遇到鬼压床的现象,后来外出时,也感觉身体很沉重,迈不开步子,眼睛看不到眼前的东西等情况,看来也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如实说道,但是我并没有说出收到莫名威胁电话和短信的事。

    “那么,你是怎样恢复过来的呢?”,女孩好奇地问道。

    “这个……这个,说出来我也不怕你笑话,小时候据说男性的尿液能驱鬼,幸好我的手还能活动,就在原地尿了一次”,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吱吱唔唔地说道。

    “你的做法是对的,男性的尿液对鬼有一定的威胁作用,不然你就危险了,看来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说不定这里还有未知我们无法对付的东西”,女孩神色不安地说道。

    女孩所说的事情越来越恐怖了,如果现在没有这个女孩在我身边,估计我又会遇到鬼或者更遇到神秘恐怖的事情,我也紧紧扶着这个女孩子,向学校宿舍走去。

    “哎呀,我的脚的伤口像是碰到了什么硬东西,痛死我了”,突然女孩的身形一顿,突然停了下来,嘴上发出有些痛苦的声音,然后要去蹲下身子……

    “怎么了,脚又崴了?”,我有些关心地问着,可以说,现在我和这个女孩在一条船上。

    “是的,大概刚才走的比较快,先前的伤口裂开了,现在痛死我了,该怎么办?”,女孩发出无助的声音,她的情况,真是有一种雪中加霜的感觉。

    我一叹,总觉得女孩先前说的话似曾相似,突然间我记起,三年前的那个大雪夜,刚遇见李娟的那个晚上,痛经的李娟也对我说“现在痛死我了,该怎么办?”这句话,当初是我背着李娟去医院的,现在在一个类似的环境下,再一次有一个还算陌生的女孩说着同样的话,我的神情不免一阵恍惚,但我马上恢复了平静,我知道现在自己该怎样做了。

    于是我蹲在她面前轻柔地说道:“外面很冷的,也很诡异,你现在无法行走了,反正离我住的地方也不太远了,我背你过去吧,那样我们的速度要快些”。

    女孩稍微犹豫了下,或许她也意识到自己无法坚持行走了,于是她就轻轻地趴在了我的背部,我挽起她的手,踩着厚厚的雪一步步向前走去。

    还好女孩比较苗条,一点也不重,强壮的我完全能背着她自如行走,雪已经小了起来,迎着寒风,我背着这个陌生的女孩一步一步向我住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百米远,或许是时间长了,我觉得越来越累,又或者说是背上的女孩越来越沉重,慢慢地沉重到我无法继续前进的地步,我觉得自己应该放下女孩休息一会儿。

    正当我准备放下这个女孩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身后那只小黑猫惊恐叫声又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我本能地想去做防护状,差点将背上的女孩扔了下来。

    不过说也奇怪,自小黑猫这声大叫后,我背上的女子又突然轻了许多,完全在我承受的范围内了,瞬间我就猜测到方才又有鬼物被小猫惊跑了。

    “小猫咪,刚才是不是又有邪物来了?难怪我刚才感觉身体很沉重无法说话的,辛亏有了你”,我背上的女子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似乎是在向我解释刚才的事情。

    “刚才又有鬼物近身了?”,我背着女子,大口喘气地说道,毕竟刚才确实累坏了。

    “或许的吧,刚才猫咪示警了”,背上的女子怕怕地说道。

    现在离离学校就只几百米的距离了,隐约间我已经看到了学校,我加快了速度。

    只是突然间,我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停下了脚步,没敢再前进了。

    “怎么了?”,背上的女子看出了我的异样,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就是学校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即使我们到了那里,鬼物依旧会缠着我们,我们不是一样随时有危险?”。

    “这个,应该不会的吧,你有所不知,由于齐伯乡一带多诡异,很多人认为这里有鬼,因此凡是有人的建筑物,地底下都埋有能驱逐邪物的东西,说也奇怪,埋上这种东西后,建筑物里确实没有发生过诡异的事情了,而那么那些没有埋东西的建筑物里,偶尔在深夜发生莫名其妙的诡异事情,也就是闹鬼”,文苏琴说出了一段我不知道的辛秘。

    听到女孩这样说,我很好奇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难道齐伯乡真的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鬼怪事情?突然之间我有了一种好奇心,这种好奇心甚至开始驱散了心中的恐惧。

    目前看来,我背上的女子似乎知道很多东西,我的好奇心就是决定从她嘴中问出些什么,或许我能找到对付那个扬言要杀害我的神秘人的办法。

    “那么,地底下到底埋的是什么东西呢?居然能驱散邪气邪物?”,我试着问道。

    “是一种古木,这种古木只有寺庙道观才有,据说被道士尼姑等加了符文,还好寺庙道观里的人并不收我们多少钱,只是收取很少的香火费。”

    “原来如此,那样我就不怕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我说完,就背着女孩快速向学校走去,只是现在,我心中依旧有许多疑问,为何偏偏这一带多诡物,那种神奇的古木又到底是什么,扬言要杀害我的神秘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遇到的这个女子到底是巧合还是什么特意的安排……这一切或许需要我去慢慢探索解答。

    终于到了宿舍的门口,我不免一阵激动与放松,刚才在外面受到一系列诡异害怕的事情,我受到了莫大的惊吓,长期那样的话我很可能会发生不测或者神经质,现在总算到“家”了。

    只是我心中依旧隐隐有一丝不安,先前那个神秘的电话以及短信,很可能有人知道我在这个地方,万一他赶过来要杀害我的呢,又或者他已经在我的宿舍里设伏了?

    我依旧有些害怕,但按照目前的情况,必须要进自己的房间;还好,门窗是好的,我的力气也不算小;假如发信息的是个“人”的话,我或许能对付他,即使那不是人而是邪物,凭小黑猫和埋在地底的古木,估计那个邪物也不敢靠近。

    于是我开门开灯了,然后将这个女子扶到床上坐着,扶着这个女子坐的时候,由于她低着头,再加上她的披肩长发挡着了半边脸,我并没有看清楚她的面。

    我关好门后,望向她的时候,我的表情瞬间呆滞凝固了,充满了激动不解与震撼惊喜……

    因为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美丽的面孔,眼睛比较大,有着浅浅的酒窝和长长的睫毛,鼻子微高……这是我夜思暮想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啊。

    “娟,小娟,真的是你么?”,我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喃喃自语,眼泪夺眶而出,同时走上前去要拥抱她,我怎么也想不到,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我挚爱的前女友李娟。

    “你,你怎么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小娟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个女子见我反应异常,或许猜到了什么,躲过我的拥抱赶紧解释道。

    “你不是李娟吗?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依旧带着热泪激动地说道,现在感情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相信眼前这个女子就是我夜思暮想的前女友李娟。

    “真的,我不是李娟,我叫文苏琴,这是我的身份证”,眼前这个女孩见我依旧不相信,于是从羽绒服口袋掏出了一个身份证,我激动地接过了身份证,看到身份证上的相片很像李娟,不,应该是很像眼前的女子文苏琴,或者说照片既像李娟又像眼前的女子。

    我的心砰的一声碎了,心中的那点希望彻底破灭,我多么希望眼前的女子就是我夜思暮想的李娟啊,可惜终究不是,我有些魂不守舍地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