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阴灵来袭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871字

    “嗯,现在你手中拿好这个东西,记得千万不要弄丢了,一旦有诡异的东西出现,你将这个东西挡在你的面前;还有,待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走出这个房间”,文苏琴非常严肃地说道,同时她自颈部取下了一个十字架放到了我的手中;十字架入手,我并没有感觉到不同寻常之处,但听文苏琴的意思,我猜想十字架一定要大作用了。

    “你不要小瞧了这个十字架,这可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具有辟邪驱恶的作用,能对有形的厉害阴灵产生一定的威胁,当然对无形的鬼没什么作用,这些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然那些别用用心的人肯定会打十字架的主意,我都带着十字架在身边形影不离的,想不到今天终于发挥作用了”,文苏琴盯着凝重我说道。

    听文苏琴这样说,我的鼻子有些酸,在最危险的时候,一个相识不久的女孩将最重要的东西给了我,我非常地感动,或者说已经超越了感动。

    “那么你呢,将十字架给了我,你自己不就危险了吗?”,我鼻子有些发酸。

    “没事的,今晚阴灵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再说你持着十字架就在我身边啊,另外我还有自保的办法,你就放心吧”,郑苏琴给了我一个坚定的微笑,这种微笑居然驱散了我心中的恐惧,驱散了环境的寒冷,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我的眼睛居然隐隐有泪出现。

    外面寒风呼啸,突然屋中的灯光暗了一下,一股阴冷的寒意扑来,寒毛倒竖的小黑猫飞快地跳到了文苏琴的怀中大声地叫了起来,小黑猫的眼神充满了惊恐与不安。

    “小心,阴灵刚才又发动了一次试探攻击,还好你的尿液以及小黑猫与古木再次起到了作用,阴灵经过两次试探进攻后,对我们逐渐了解看,我们的防御也逐渐失去作用了,但是阴灵的攻击力也消耗了许多,下次阴灵进攻时,就是我们与他正面面对的时候,切记我刚才说的话,度过了今晚,我们就暂时安全了”,文苏琴严肃地说道。

    “我明白了,今晚辛亏有你,不然我已经……”,我非常激动地回答。

    现在我们越来越紧张了,但凡尿液等防御手段,对同一种阴灵只能起到一两次作用,因为强大邪恶的阴灵对那种简单的防御手段能破解,下次阴灵出现时,应该直接与我们面对了。

    先前据文苏琴所说,像阴灵这种邪物具有强大的伤害性,他们以仇恨和杀戮为生,想到这,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先前的噩梦,难道阴灵真的是那人形的黑色怪物?

    “小心,危险就要来了,我感觉到了一股阴冷邪恶的气息在向我们靠近”,文苏琴示警。

    我立马抓紧十字架在文苏琴身边全神戒备起来,只见文苏琴也是神色紧张,想来她也没有把握能对付的了阴灵,毕竟阴灵是一种十分强大邪恶的邪物。

    外面的寒风呼啸声大的异常,我们紧挨在一起,随时应对那突然出现的阴灵;突然,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扑来,屋外的门与窗同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声,接着屋中昏黄的灯光连续地闪了几下,在闪动的灯光中貌似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影子……

    我的手紧紧地持着十字架,心情紧张到了极点……我知道,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小心”,文苏琴一声大喝的同时,我的胸前莫名地灼热瘙痒起来,貌似有一种强烈的腐蚀性东西在腐蚀我的身体,剧痛难安,我知道,是阴灵突然出现攻击我了。

    我本能地举起十字架向我的胸前印去,发现自己的手和某种神秘的东西触碰了下,我的手部也发痒骚热起来,但还好的是,我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快速离开了我的胸,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但是我还是大口揣气起来,先前的全心防御耗费了我大量的心神。

    我看了看身边的文苏琴,发现她也看向了我,我看到她的脸部多了一暗黑色的血痕,脸色越发的苍白了,我立刻意识到,先前暗中的阴灵也肯定攻击了她。

    “你没事吧?”,我有些心疼地看了看她,毕竟她是因为我才受到牵连的。

    “没什么事,我看你胸前有两条血痕,刚才阴灵是不是攻击了你的胸?还有阴灵突然退走,是不是你用十字架触碰到他了?”,文苏琴也揣着气说道。

    我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发现那一块的衣服破了个大洞,露出的胸前皮肤出现了两道血痕。

    “对的,刚才我拿着十字架的手碰到了一个冰冷腐蚀性强烈的东西,我感觉有什么东西逃离我的身体,接着我就恢复了正常,想来那个阴冷的东西就是恶灵的吧”,我正色道。

    “是的啊,看来,这个阴灵不简单啊,他同时攻击了我们两人,我们的手段他已经掌握了,下一步听天由命吧……”,文苏琴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无力的伤感。

    我没来由地心痛起来,她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先前我却将她当成了救命草,殊不知面对邪恶的阴灵的时候,她也有种无力感,作为男人,在危险的时候,我应该成为主心骨才对啊。

    想到这,我强装镇静下来,不再胆怯与害怕,拍了怕她的肩膀,将十字架放在了她手中说道:“邪恶的阴灵又如何,来了我照样不怕,算命的先生都说我能逢凶化吉,我还真不相信一直暗中的阴灵能杀害我,来吧,阴灵,我要打烂你的屁股……”,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迸发出了一种男人特有的气势,也就是男人的阳刚之气。

    文苏琴愣愣地看着我,然后嫣然一笑,笑的特别地美丽,在那一瞬间,她的笑容定格在我的心间,原先我那失落恐惧的心神微微的触动下,似乎有某种异样的感觉……

    “这样就对了,我们不能屈服于邪恶的阴灵,十字架你先拿着,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等阴灵再次靠近时,我会想办法困住他,然后你用十字架印在他的头部……现在我们不能被动等阴灵来杀害我们,遇到异动的时候要主动出击”,文苏琴重新恢复了坚定之色,并且将那个十字架重新塞到了我手中。

    本来我不想要她的十字架的,但我见她重新恢复了信心,且她可能有办法困住阴灵,或许她说的对,现在我不是逞能的时候,等会还要用十字架配合她对付阴灵,因此我没再推脱。

    在先前这个过程中,小黑猫一直没有作声,只是蜷缩在文苏琴身边,全神地戒备着,但是看的出,面对这未知强大的阴灵,号称能驱鬼的小黑猫也害怕了。

    “小心,阴灵又将靠近了,先前他一直是试探性攻击,这次或许是全面攻击了,按照我说的做,千万不要犹豫”,文苏琴说完就不再说话,但神色有些不安。

    外面又阴风阵阵起来,阴风透过房子的缝隙吹进来,昏黄的挂线灯泡都在摇曳,我知道阴灵又要来了,这次,我的脸部充满了坚毅之色,不再害怕,全神地等待阴灵的到来。

    “吱吱吱……吱呜吱呜”,就在我们全神戒备的时候,屋顶传来了急促的响动声,像是有动物在上面快速地爬动。

    “注意头顶,阴灵很可能从上面发动攻击了”,文苏琴赶紧说道。

    我注视向头顶,忽然一声莫名的怪叫声传来,毛骨悚然地,很吓人。

    “是老鼠的叫声,就是从屋顶传来的,不对……想不到这阴灵奸诈异常,他驱动老鼠来对付我们……小心,情况有变”,文苏琴急促地说道;与此同时,屋顶的老鼠怪叫声越来越大,终于,沿着墙角的方向,有一只硕大的老鼠直奔而来,冲向了我们,接着有更多的老鼠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本来我想问文苏琴该怎么办的,但是看到她神色特别凝重,再加上我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什么事情就问她,因此我拿起了一根木棒,一旦有老鼠靠近,我就用木棒击打老鼠。

    小黑猫见成群的老鼠向我们靠来,它大叫一声,准备向老鼠的方向冲去,但是马上被文苏琴喝止了;此时我露出了些疑惑,抓老鼠是猫的天性,现在阴灵驱动大量老鼠出现,文苏琴又为何喝止了小黑猫呢,莫非她担心小黑猫对付不了老鼠?

    眼看大量的老鼠就要从几个方向临近了,从小怕老鼠的我看到成群的老鼠向我们扑来,心中有些发毛,但我还是本能地举起了棍棒,准备击打临近的老鼠。

    成群的老鼠带着吱吱声向我们冲来,我隐然看到,老鼠的眼睛都是血红色的,充满了一种悚然的诡异……这老鼠,分明被邪灵控制了心神,变的更加诡异了。

    在这短暂的过程中,文苏琴喝退小黑猫后没有再说话,低着头似乎陷入到沉思中了,这有些不正常啊,难道她准备任这些诡异的老鼠向我们冲来,或者她目前也没办法?

    现在我虽然拿着棍子,但是面对这么多异样的老鼠,我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等老鼠靠近,本能地拿棍棒击打驱赶老鼠……

    老鼠越来越近了,眼看一只只老鼠就要向我们扑来,我已经抡起了棍棒。

    就在这时,文苏琴已经自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香包并且拆开了,一股股浓烈的清香味迎面扑来,只见她将香草里的花瓣撒在了我们的周围,我不明白在这紧要关头为何如此地做,但是说也真是奇怪,就要靠近我们的老鼠发出了恐惧的叫声,然后不敢靠近我们了,再然后开始慌乱地退出了这个房间……似乎是文苏琴拿出的香包对被控制的老鼠有强烈的杀伤力。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我不由地张大了嘴巴,本以为会和诡异的老鼠有一场大恶战的,没有想到文苏琴靠一个香包就赶跑了被阴灵驱使的老鼠,这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看向了身边的文苏琴,只见她先前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松下了一口气样子。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怎样做到的?”,我好奇地问道。

    文苏琴看了看我,嘴角扬起了一股微弱的笑意,轻启樱唇说道:“想不到我这个方法居然成功了,刚才紧张死我了,那些老鼠明显变异了,我们靠力量是无法对付它们的,嗯到底是什么原因,如若我们平安度过今晚后再告诉你,老鼠攻击失败后,阴灵会亲自对付我们的,最危险的时刻即将到来了,我们一定要小心”。

    没想到文苏琴还故意卖神秘呢,现在我觉得,文苏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平凡的人,或许今晚我们的相遇也绝非巧合,但至少她对我没恶意,还这样帮助我,或许日后有机会的话会知道关于她的一切的,现在阴灵在暗中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必须得去面对,假若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提前知道那些又有什么作用呢?

    屋中弥漫着浓烈的花香,屋外却传来一阵阵怪异的声音,接着,我居然闻到了一股股血腥的味道,这种血腥的味道和浓烈的花香混在一起,我居然想作吐……

    “情况有变,这只阴灵很奸诈,以我猜测,他原先是个心狠手辣奸诈的生灵,后来和某邪灵结合,变成了恐怖的阴灵,现在他杀害老鼠制造血腥味来蒙蔽我们的嗅觉感官,同时让我们产生恐惧心理……我们一定要小心谨慎”,文苏琴皱着眉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