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抉择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690字

    我点了点头,暗叹这么狡诈邪恶的阴灵怎么会对付我呢。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弄清楚其中的原因,不然我即使死了,也死不瞑目。

    外面老鼠凄厉的叫声让人发毛,就是小黑猫都吓的蜷缩成一团,血腥味也越来越浓烈了,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死亡的味道,而这恐怖惊悚的未知一切,都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即使有文苏琴这个神秘女子的存在,我依旧敢到恐惧与不安,现在我在祈祷黑夜赶紧过去……

    突然,一阵漆黑的黑影自屋顶向我们扑来,这道漆黑的影子充满了腥臭的血腥味,也充满了悚然的死亡气息,全神戒备的我瞬间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匆忙之中手举十字架迎向了冲来的黑影子,在此刻,十字架是我命运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砰,砰,砰……啊”,我想象中的阴灵与十字架接触的场面没有出现,而是传来一阵撞击声与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原先在我身边的文苏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鲜血,而一只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站在了文苏琴身边,像是看猎物一样看我们……

    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先前这个怪物看似攻击我,但是他明白我手中十字架的可怕,故声东击西偷袭文苏琴成功,导致文苏琴受伤摔在地上。

    这是一个恐怖的怪物,体型和成年人差不多,类似于大猩猩,四肢是锋利的长爪子,浑身是浓密的红色毛发,红色毛发中在滴落红色的粘液,散发出腥臭难闻的味道,令人颤栗……

    这正是我梦中的怪物啊,我为眼前怪物的样子感到惊悚,但是事已至此,害怕也没用了,目前怪物用锋利的爪子抵在了文苏琴的喉咙上,其用意很明显,就是拿文苏琴来要挟我就范。

    “给你讲个选择,扔下十字架,随我走,那样我就放了这个女孩,不然就……啧啧啧”,这个人形怪物狰狞的嘴巴阴冷怪异地说道,同时露出长长的獠牙,用锋利的爪子在文苏琴的喉咙上做了一个杀的姿势,他的意思是,只要我不随从他,那么文苏琴就会……

    我没想到阴灵居然能说人话,具有人类一样的智慧,这说明阴灵更难对付了,先前据文苏琴说,阴灵或许是人类吸收了极度邪恶的东西蜕变成的,现在几乎得到了证实。

    我手持十字架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假若我拒绝这个邪恶阴灵的话,文苏琴很可能会丧命的,如果我屈服于这个阴灵的话,我就会丧命,阴灵也不一定会放了文苏琴……一时之间,我陷入到痛苦的挣扎当中了,放下十字架还是不放,我陷入到两难当中了。

    文苏琴是因为我才陷入巨大危险当中的,没有文苏琴的话,我早应该死了,现在,我真的能置她的性命于不顾了吗?可是在生命面前,人又是自私的,想到眼前这个毛骨悚然的怪物要杀害我,我又极度害怕起来了。

    我不由地看向了文苏琴,此刻她躺在地上,眼睛紧闭,脸色苍白异常,嘴角和先前受伤的腿粗有血液流出,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声息衰弱……看到文苏琴这个样子,我不由一阵心酸心痛,在此关键时刻,我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还不做出决定?好吧,我先杀掉她,然后来慢慢对付你,别以为你手中的东西是你的救命法宝”,邪恶阴灵低沉阴冷地说到,同时他那到处是浓密黑毛的利爪动了动,爪子突然变长了,他狰狞地露出残忍恐怖的阴笑,就要向文苏琴的脖子抓去……

    “慢着,我答应你,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杀的人是我”,在紧急关头,我赶紧制止,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文苏琴死在我的面前,万一文苏琴死了,我可能也活不长了,毕竟凭我的见识和能力,是逃脱不了阴灵接下来对我的追杀的,再说,文苏琴在我心中似乎……

    果然我急促的声音让阴灵瞬间停了下来,他那狰狞的头颅对向了我,阴侧侧地喷了一股白气,然后怪怪地说道:“很好,那么赶紧扔在一边吧,不然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好,我会遵照你说的做的,但是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仇杀我,又是怎样知道我在这里的……这些是我急切想知道的,不然我讲死不瞑目。”

    “你问的太多了,你们不是将我当成了鬼邪了么,我的能力不是你们所知的,我是李娟的……嘎嘎嘎嘎”,怪物的话没说完,就冷酷地大笑起来,不,与其说是大笑,不如说是悲愤地大哭,那种怪叫声似乎是笑与哭的交融,我想不到如此邪恶的怪物居然有悲伤的表情。

    “废话不多说,赶紧扔掉十字架,不然我就……哼”,阴灵狰狞恐怖的面孔做出一个狠厉的表情,意思是我不照做的话就立刻杀掉文苏琴。

    我绝望了,先前我那样问,其一是我真想知道眼前的阴灵为何要仇杀我,其二就是想拖延时间,看看被阴灵要挟的文苏琴是否想到了办法,现在阴灵只是说出李娟这个名字,证明他和李娟之间一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因李娟而仇杀我,但是文苏琴苍白的面庞依旧紧闭眼睛,我知道,现在真的是我做出最后抉择的时候了……

    我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握着让阴灵最为忌惮的十字架,准备扔向墙角,我也曾想过用十字架突然偷袭阴灵,但是文苏琴的喉咙紧挨着阴灵的魔爪,且十字架不能让阴灵一毙致命,成功的概率不大,因此我不能赌……

    “且慢,我就是李娟,你还记得我吗,你能好好看下我吗?”,就在我正要扔掉十字架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女子声音轻轻响了起来,受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的影响,我没有立刻扔掉十字架,而是睁开了紧闭的眼睛。望向了微微张开眼睛的文苏琴。

    我看到,文苏琴那紧闭充满血丝的眼睛无神地睁开了,她正呆呆地望着浑身黑毛看不清面貌的阴灵,眼神中似乎带着一股柔情,又似乎带着一种无奈。

    我的心微微颤动,文苏琴说她就是李娟,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莫非她从阴灵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又因为她长的和李娟一样,故此将计就计装成了李娟?

    我来不及多想,只见阴灵也看向了文苏琴,我看到,阴灵那肮脏吓人的身体颤动了一下,紧挨着文苏琴的利爪微微松开了,似乎,似乎阴灵有些激动,陷入到了短暂的沉思当中。

    这个时候,我看到文苏琴的一只手指竖了起来,然后又压下了,接着这只手指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似乎是在我暗示什么。

    即使我再笨,这个时候也明白了文苏琴的意图,刚才阴灵似乎被文苏琴的那句话触动,现在还在愣愣地望着文苏琴,利爪也放松了些,也就是说,现在是阴灵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文苏琴刚才的手指动作是让我持着十字架偷袭阴灵,用十字架印向阴灵的头部……

    我明白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我没有犹豫,趁着阴灵愣神的刹那,暗中握着十字架,快速地向阴灵冲去,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去对付阴灵。

    我距离阴灵的距离不远,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在高中大学的时候,我的跑步启动爆发力很不错,因此在阴灵堪堪反应过来的刹那,我手中的十字架已经印在了阴灵的头部。

    “吼,吼,吼……”,一阵凄历的惨叫声响起,我只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力量作用在我身上,我被狠狠地抛飞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同时我感觉到一道腥臭的黑影在屋中一闪而失,等我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的时候,阴灵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依旧倒在地上没了反应的文苏琴。

    此时我浑身疼痛难耐,骨头就像散架了似的,刚才我手中十字架与阴灵触碰的刹那,十字架的神秘作用让阴灵受到重创而逃走,而阴灵在逃走的刹那不忘攻击我,让我也受到了重要的伤害,都难以站起来了,现在我最担心的不是阴灵是否去而复返,而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文苏琴到底怎么样了,因为我担心阴灵在被偷袭的刹那对文苏琴动手……

    还好我见文苏琴的颈部没有很大的伤痕,且我距离文苏琴不远,我艰难地挣扎着爬到了文苏琴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她挨着地下的头部,此刻我的心竟然隐隐作痛。

    此时文苏琴的脸部到处是血迹,肩部有一道拳头大小的血洞,血洞中还有一根阴灵那黑色的毛发,血洞在流着黑红色的血液,这道伤口分外的恐怖,想来也是阴灵逃离时所留。

    “苏琴,苏琴,你怎么了,快醒醒啊”,我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肩膀,心中充满了担心紧张与心痛,在这一刻,我多么希望她马上醒过来啊,我似乎特别害怕她出事。

    可是她依旧没有动,连声息都没有了,我知道她受到了非常大的伤害,现在我居然特别的害怕起来,害怕失去了她,害怕她永远离开了我,虽说我们相识的时间才几小时,虽说她很像我的前女友李娟,但是此刻我的感情里绝不带李娟的影子。

    她的肩膀上流着暗红色的血液,脸色苍白的吓人,犹如一个死人般没有一点声息,我颤栗着将手放在了她的鼻子上,发现还有极其微弱的气息,证明她没有死亡,这个时候是无法找医院的,只能靠我们自救了。

    我稍微犹豫了下,将我的嘴巴对准了她的嘴巴,开始吸气起来,对的,我正在给她做人工呼吸,我不能眼睁睁她在我面前咽气……

    我的嘴巴对着她的嘴巴,我吻到了她嘴角流出的温热甜甜的血液,同样地我嘴角流出的献血也滴落在了她的嘴上了,这一刻,我们的血液似乎交融起来,身体上似乎有一股股热血在上涌,这种感觉很奇异,似乎是她的血液与我的血液产生了共鸣。

    或许是我的人工呼吸起到了作用,又或者是我流出的鲜血起到了作用,我感觉到文苏琴开始去迎合我的嘴巴,更确切地说,她是在无意识地吸着我嘴角流出的鲜血,我既惊喜又诧异,惊喜的是,她总算有反应了,证明没大碍,诧异的是,她为何会吮着我嘴角流出的血呢?

    也不知道是何时,我感觉到文苏琴的双手紧紧环在了我的颈部了,且力气越来越大,我的嘴与她的嘴对着一起,居然无法移动,也无法吸气,此刻我的样子就像是有一个怪物在紧紧地自我的嘴中吸取血气一样,因为我感觉到,自我嘴中流出的血液更多了……

    文苏琴的行为就像是毫无意识的,这是怎么回事?我挣扎不开,呼吸困难,此刻就像是真实的鬼压床一样,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害怕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