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棺材洞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301字

    我一愣,想不到文苏琴会取笑我笨,不过经她这么一说,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又拉近了几分;文苏琴说的对,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阴灵的邪恶诡异厉害我们已经见识过了,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再被哪种诡异邪恶的东西缠住了,因此我很赞同她的话。

    不过我还是有些犹豫,因为我想去找老校长,然后找部电话联系上我的前女友李娟,向她求证事情的真相,说到底我还是很在乎李娟的,所以我急于知道她在此次事情中扮演的角色;但是这样做我也有巨大的风险,其一是联系不上李娟,其二是李娟也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其三是李娟不愿帮助我了,其四是李娟即使愿意帮助我也有心无力……

    还有对我来说最害怕的一种可能就是,这一切只是李娟的一个阴谋,她想谋害我,但这种可能马上被我否认了,我不相信李娟是那样的人,毕竟我们在一起也经历了快乐的点滴。

    现在,我的命运已近紧密地和文苏琴联系在了一起,既然上天注定我们相遇在那个不平凡的诡异夜晚,那么我决定继续随文苏琴走下去,去她所说的那个诡异危险的地方;反正去找李娟未必有用,李娟与阴灵的事情可以随后去求证,现在还不如随着文苏琴去博一博未来。

    因此我开口道:“我权衡再三,决定随你前往那个诡异危险的地方,反正左右也是危险,目前我最想的是去摆脱阴灵的纠缠与仇杀,只是你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呢?”

    “棺材洞,一个神秘诡异的地方”,文苏琴的回答非常简单。

    听在我耳中却一惊,棺材洞,光听其名字,就知道是个非常诡异的地方,棺材是死人躺着的地方,在民间,人们一般不会轻易说棺材,或者说比较忌讳棺材的。

    我作为华中师大的学生,对一些文史等也有很多涉猎,一般人死后,会装进棺材里埋在土中,但也有些地方有不同的风俗习惯,比如船棺葬,树棺葬,红棺葬等;文苏琴口中所谓的棺材洞,顾名思义,应该是将一具具棺材放在了山洞中;比如福建的畲族同胞就是将棺材放进山洞里的,又称之为悬棺,还有古代人也喜欢将棺材放在悬崖边的山洞里。

    “我曾经对棺材洞有所耳闻,那么你说的棺材洞在哪里呢,在那里面可能会发生些什么,我们又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我疑惑地问道。

    “贵州平坝棺材洞,距离我们这里不算太远,有十几公里吧”,文苏琴轻轻地说道。

    在我以往的生活阅历中,我对贵州并不了解,到现在也只知道贵州茅台,黄果树瀑布等,并不知道贵州平坝棺材洞,想不到就在我支教的平坝县,会有棺材洞这样一处奇特的地方。

    “那好,我们就去棺材洞吧,只是不知道你的伤势有没有大碍”,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什么大碍了,我说过我的恢复能力很好的,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出发吧,最好在天亮之前感到棺材洞,不然阴灵很可能还说找上我们;虽说棺材洞距离这里不是很远,但是前往棺材洞的道路崎岖,再加上大雪封山的,走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我点了点头,文苏琴说的对,昨天来这边的时候,我已经见识过这边的路,很不好走;我稍微收拾了下,并且给老校长留下了一张纸条,大意是我在这里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现在去想办法解决,一旦解决掉,我就会马上回到学校的。

    想来老校长应该能明白我说的话,昨晚他离开的时候,带着异样的神色叮嘱我半夜一定不要外出,也就是说老校长知道这一带深夜经常闹鬼的事情了。

    推开了这个小房间的房门,面前是一望无际厚厚的皑皑白雪,一股寒风迎面吹来,带着一股股微弱的血腥味,我眉头一皱,这些血腥味一定是昨晚阴灵猎杀大量老鼠的产物吧。

    我的心情有些不好受,本是前来支教的,没想到接连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等大雪退去,那么老鼠诡异的尸体一定会吓坏这所学校的师生,甚至会惊动国家相关部门吧;现在还没有为这所学校付出,就已经给这所学校带来了带血的麻烦,我的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安。

    “不要多想了,很多事情是注定的,这不是你的错,现在我们一定要想办法灭掉阴灵,去挽救更多的生命,不然以阴灵残忍邪恶的本性,肯定会造成更多的杀劫”,文苏琴似乎能明白我心中的感受,她走近到我身边,轻轻地安慰道。

    我有些感动,文苏琴现在说的对,目前最主要的是前往棺材洞,找到对付阴灵的办法,不然贵州这个平静的地方即将被阴灵的邪恶残忍所打破。

    “那么,我们出发吧”,我低语,然后跟随在文苏琴和小黑猫旁边,向远处的雪山走去。

    这是一个冰封的天地,看的出昨晚的雪非常大,远处是延绵不的群山,据文苏琴说,在那延绵的群山脚下,有许多村庄,棺材洞就在那些村庄后面的群山峭壁中。

    “按照你所说,棺材洞充满了诡异与危险,那些附近的村民就不怕吗”,我有些疑惑。

    “说你笨你还真笨,棺材洞表面上是摆满了很多的棺材,但是棺材洞附近别有洞天,就像是古代巨大连绵的墓穴一样”,文苏琴嘴巴翘起,带着鄙视的深情。

    “我初来乍到,怎么知道?合着我们是去干盗墓一样的事情了”,我轻声嘀咕。

    “也可以说是去盗墓吧,棺材洞本来就可以算作是墓地,棺材洞中的棺材最古老的有上千年了,里面估计有价值很高的古物,你取出几件去卖的话,就会马上成为大富翁,到时候天下美女任你选了,何必单恋你的前女友”,文苏琴挖苦我。

    我不由地一声苦笑,想着文苏琴也认为有钱的男人会变坏了,原来她也带着红尘气啊,但是她说这样的话,似乎进一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原来我们也可以这样开开玩笑。

    “美女,那也得有命去享受才成啊,现在我们可是面临着生命的威胁,再说里面还有莫知的危险,到时就怕捡到财宝没命带出来了”,我也逐渐放开心扉地与她对话了。

    在路上我们有一答没一答地聊着,但是并没有从她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倒是她对我与李娟的事情比较赶兴趣,我也咬紧牙关,一些关键的事情没有对她说。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一路走来,除了遇到一些动物的脚印,并没有见到人烟,不得不说这一带比较偏僻,或者说是比较贫瘠,期间我们走路也遇到了一些阻碍或者滑坡,在我们互相扶持下走了过来,走这么多路,我都很累了,但是她却不觉得累。

    我不由得再次佩服她起来,昨晚她的腿部就受了重伤,肩膀也被阴灵重创,但是她现在居然没有大碍的样子,她的恢复力也太神奇了吧,可是我从她身上问不出原因。

    “小鱼,我们得加快速度了,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会黑,天一黑,阴灵和鬼物就可能找上我们,到时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文苏琴收起轻松的表情,神色凝重地说道。

    “好吧,我们加快速度,对了,我们到达棺材洞的时候,应该已经是晚上了,但是我们没有照明设备啊,莫非我们摸黑进入棺材洞不成?”,我正色道。

    “说你笨你还在笨,亏你是华中师大的高材生,不是跟你说过吗,在那群山下有很多村庄,也会有小卖部,出发时我嘱托你带些钱的,到时我们去向村民或者小卖部买些手电筒蜡烛之类的东西”,文苏琴白了我一样,那种神情,简直将我当成了白痴。

    我有些无语了,数次被她数落,而且她说我走路慢不像男人,我干脆懒得再说什么,提起精神,追随着她的步伐,踏着深深的雪地向远方的棺材洞走去……

    又走了一两个小时,我们离那群山越来越近了,也终于发现了村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接近传说中的棺材洞了,在这一刻,我没有害怕,相反内心还有一丝丝期待。

    这里村庄的建筑比较特异,文苏琴说这是苗族风格的村庄,也就是说我们进入的是少数民族聚集区,我们向村庄的村民打听了小卖部的方向,然后去买了几个手电筒,一些电池蜡烛,干粮和水等必须品,将买来的东西放在了我的旅行包中。

    卖东西的是个十七八岁的美丽小姑娘,只是怪异的是,我们去的时候,她正在看一部恐怖的鬼电影,一个女孩单独地看恐怖片,不得不说她的胆子很大。

    由于文苏琴也是第一次来这一带,她并不知道棺材洞的具体位置,故此她向这个小卖部的女孩打听棺材洞的位置,这个小女孩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我们,然后向我们详细指点了方向,还好的是,棺材洞离我们这里并不是很远,大概只有两公里了。

    我们向那个女孩道谢后就离开了,无意间发现她在不停地在张望着我们,表情有些怪异。

    “那个女孩有问题”,文苏琴在我耳边轻语,但是她没再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我也知道小卖部的那个小女孩有些问题,但是我不知道文苏琴所说的问题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我本来想问清楚的,但是看她并没有要解释的样子,我也就不多问了。

    天渐渐要黑了,寒冷的冰天雪地里有一股刺骨的寒意,我们沿着小女孩指点的方向快速走去,我们必须要在天黑前进入棺材洞,不然阴灵就可能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