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影子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501字

    据文苏琴说,但凡鬼物阴灵等邪物一般只在夜晚出现,因为夜晚是阴气最盛阳气衰竭的时候,阴气相当于他们生命的源泉,且夜间是人类最脆弱胆怯的时候。

    走了一段路,终于进入到了距离悬崖峭壁最近的一个村子了,这个村子虽然被大雪掩盖着,但是仍然能看出家家户户房子前后栽种有许多的桃树,文苏琴说,这个村子就是桃花村。

    我知道,传说中恐怖的棺材洞就要到了,因为先前那个小卖部的女孩说,棺材洞就在桃花村后面,桃花村这个极富有诗意的村子居然就在名字很吓人的棺材洞旁边。

    天已经阴暗下来了,或许是由于大雪天很冷的缘故,村民家的门基本是关闭的,偶尔传来了狗吠和鸡啼声;这个时候,我们又有点犯难了,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棺材洞的确切位置。

    “我们需要赶快找一户人家问清楚棺材洞的具体位置”,文苏琴皱眉说道。

    “只能那样了,这个时候,我们去打听棺材洞的位置,这里的人会不会说我们有病的啊?嗯不管怎样,生命要紧,我去敲一户人家问问看”,我嘀咕道。

    “等等,还是我去问吧,这里是苗族村寨,我也是苗族的,和这里的人好交流些”,文苏琴制止了我,然后她向附近的一户人家走去。

    开门的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穿着有些陈旧的苗族服饰,他那苍老的脸上有几道很深的皱纹,但腰板挺的很直,眼睛也很锐利,看起来精神很好。

    “不知两位有何事?”,老大爷用贵州的方言还算客气地问道。

    “老大爷,我们在寻找一个叫棺材洞的地方,我的祖上有人埋葬在那里,我们想去看一看祖上前辈的葬地,尽一尽后辈的孝心,不知能否相告呢”,文苏琴带着敬重的口吻询问。

    “你的祖上是哪一位?我看认不认识”,老人家盯着文苏琴反问,老大爷世代居住在这个村子里,对这个村子的历史比较了解,他这样问,一是看这个女孩有没有说假,如果女孩没有说假,说不定其祖上与他自己有一定的联系。

    “祖上名为刘安南,逝世有上百年了,不知老人家可否认识?”,文苏琴开口回答。

    “什么,是他?”,老人家神色剧变,像是听到了令人震惊的名字,但是他马上平复过来了,神色有些沉重,他盯着我们说道:“天色已晚,不如先在我这休息一晚,反正偌大的房子也只我一人居住了,明天再前往棺材洞,你看如何?”

    “谢谢您的好意,我们只是经过这里,想顺道去看一眼,然后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以后有时间定当来叨扰您……”,文苏琴客客气气地回答。

    “哎,既然如此,那你们小心,棺材洞就在……”,老人家一声叹息后,向我们详细指点了棺材洞的情况,我们刚走没多远,又听到那个老人家一声无奈地叹气。

    我们循着老人指点的方向朝着棺材洞方向走去,其间我问文苏琴为何那个老人听到刘安南这个名字的时候很震惊,且他不停地叹气;文苏琴说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她告诉我她并不认识刘安南,只是从爷爷那听说过刘安南就是葬在了棺材洞里。

    我总觉得文苏琴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我,而且那个死去一百多年的刘安南绝对不是什么平凡的人,不然他的名字何以给那个老人家如此的震撼,看来,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但是现在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我最主要的是躲避阴灵的仇杀和了解事情的真相。

    天越来越暗了,带着刺骨的阴冷气息,我们穿过几条蜿蜒的小路,进入到了一面悬崖峭壁下面,此刻我们已经是三面环山了,算是在一个小盆地中吧。

    还好,我和文苏琴几乎是同时看到了西面悬崖中距离地下约二十余米处的一山洞,并非我们眼神锐利,而是那里有数十棵大树掩映着一个若隐若现的山洞。

    我们看到,在棺材洞的底部,已被水泥砖块砌了围墙,通过围墙有一道门,门内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进入到那若隐若现的凹进山体的山洞口处。

    “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赶到棺材洞了,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进入吧”,文苏琴提示。

    我嗯了一声,就随文苏琴往那条蜿蜒陡峭的山路走去,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那就是好像有一个影子在我后面一闪而过,我返回身子去张望,却什么也没发现。

    “见鬼了”,我在心中嘀咕,本以为是错觉的,但是刚才那种感觉又是如此地真实,就像是有某种东西在跟踪我们一样,难道是阴灵跟过来了不成,想到这我就内心一阵害怕。

    恰在这时,文苏琴又在催促我快点爬上去,说阴灵很可能快要出现了,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尼玛吓的我直发麻,我想到只要到了棺材洞口就可以拜托邪恶的阴灵了,于是我强提精神,追随文苏琴向上方的洞口爬去……尼玛这真像是在逃亡的啊。

    地面上的雪很厚很厚,掩盖住了地面的泥土,冰天雪地的路很滑,我只能小心翼翼地前进,但是文苏琴的速度很快,她走在我前面,居然甩开我一大截了。

    我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几分钟后终于来到了山洞口,我感到的是一股极度的阴寒气,这种阴寒气不同于寒冷,而是一种似乎能影响人思绪的让人产生恐惧的气息。

    此刻文苏琴正抬头呆呆地望着一个地方,她一动不动地,呆滞的表情中充满了震撼。

    山洞里已经很暗了,我循着文苏琴的方向望去,只能看到洞里一些模糊的轮廓影子,那里依稀摆放的是……是一具具的棺材,有数百具的样子,很多堆在了一起,非常震撼,难怪文苏琴对着那些棺材发呆的,想来这么多的棺材放在一起,确实很有震撼力。

    棺材洞,终于到了棺材洞,我有些兴奋,至少可以躲避邪恶阴灵的无端报复了。

    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阴灵为何害怕棺材洞呢,莫非棺材洞里有比阴灵更厉害的存在,我们一旦被这个更厉害的存在发现的话,无异于从狼窝进入到了虎窝,但是正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左右也是危险,如果不进入虎窝,又怎能保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见文苏琴依旧在发呆的样子,走到她的身边用手碰了碰她的肩膀,让她发表意见。

    “小鱼,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一道诡异阴森的声音自文苏琴那传来,吓了我一大跳,文苏琴的声音怎么如此地诡异阴森了,我本能地退后了两步,我怕发生在文苏琴身上的不祥出现,就如昨晚她要吸干我的献血一般。

    “这里的阴气特别地盛,有一股浓烈的尸体腐烂臭味和霉味,令人想作呕,另外,我觉得你的声音……声音有些不正常”,我吱吱呜呜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其中尸体腐烂的臭味和霉味是我走到文苏琴身边的时候闻到的,很是难闻。

    “看来你也感觉到了,这里好像……好像有变,你说话的声音经过阴冷气息的传递,显示得特别阴森诡异,想来你听我的声音也是这样的,我隐隐推测到,这里是一处大是大非之地,其危险程度超过了我的预知,我们一定要小心”,文苏琴蹙眉说道。

    听到文苏琴说的这么煞有其事的,再加上这里确实产生了一些诡异的错觉,我心中一紧,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文苏琴说这里有变,那里关于这里的事情或许超过了她的掌控。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返回先前的那个大爷家再做打算?”,我也皱眉低语。

    “返回去是不可能的,阴灵一旦再次出现,凭我手中的十字架可能再也难以对付了,再说我们住在这个村子里的话,很可能会害了这个村子里的人,想想先前那些无辜的老鼠吧,我们先点燃一些蜡烛和电灯,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然后找到进入里面洞天的办法吧。”

    想到先前那些被阴灵杀害的老鼠,我就心中发毛,一旦阴灵寻到我们,是不是也要杀害在我们附近的无辜的人们呢?看来现在也只能如文苏琴说的那样了;先前在路上,文苏琴告诉我,她也不知道进入里面洞天的办法,再加上棺材洞里环境有变,我们的路越发的艰难了。

    在这个过程中,小黑猫一直呆在文苏琴的肩膀上,一双发亮的猫眼警惕地看着四方。

    我们一人拿着一把强光手电筒打开了,顿时原先漆黑的山洞清晰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个山洞的东西长约四十多米,南北宽约二十多米,高几米到二十来米,洞中分四个区域堆积了非常非常多的大小不一的棺材,粗略估计有五百来处……这么多的棺材堆积在一起,给人一种特别的震撼与胆颤的感觉,就是我都不免吸了一口凉气。

    天下,这就是传说中的棺材中,我长这么大,就是在影视中也没见到过这么多的棺材吧。

    “棺材洞中的棺材最长年份的有上千年历史了,埋葬的都是苗族的人,西面的那些棺材埋的是一些早逝的小孩,据称,解放前的某年,因为瘟疫,附近村里一个私塾的30多个小孩几乎都死了,最后,这些孩子都被安葬在了这里”,文苏琴拿着手电筒介绍到,听着文苏琴带着阴森诡异的语言介绍这些棺材,我的头皮都在发毛,有一股股冷汗流出。

    我看到,那些码放整齐的棺材中,最多的已叠放了10多层,越往下叠放的,棺木越陈旧,且形制独特,与现在的棺材不一样,可见,越往下叠放的棺材,年代越久远;这些棺材根据其形状有船形棺、圆木棺、栓棺、方形棺、梯形棺和普通棺材等几种

    “太震撼了,这么多的棺材,不愧称之为棺材洞,只是,这棺材洞真的能保护我们的安全吗?我怎么觉得,我们掉进了一个阴冷的魔窟里了呢”,我打着寒颤说道。

    “对,这里确实是魔窟,进来后就休想出去了,哈哈哈……”,突然文苏琴冲我露出了十分狰狞的表情,我分明看到了她嘴角那长长的獠牙,以及充满血色的眼睛,就像魔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