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幻觉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632字

    我立刻吓的寒毛倒竖起来,文苏琴的表情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不,简直可以说就是魔鬼,怎么会这样呢,我本能地拔腿就要远离文苏琴,但是我的手被文苏琴拉住了,吓的我的魂都掉出来了,还好一声猫叫惊醒了我,我发现文苏琴是正常的,且她一脸怪异地看着我。

    “刚才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文苏琴紧拉着我的手,并且她的手心很温暖,她眼神温和地望着我,与她先前那魔鬼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对的,刚才我看到你,你变成了……好吓人”,我惊魂未定地回答道。

    “傻瓜,那是幻觉,我刚才也看到你……在这处山洞里有诡异发生,或许超过了我们的预料,此时我们一定要镇静,互相的信任,不然难逃此劫”,文苏琴用非常小的声音说道。

    或许是文苏琴温暖的手滋润着我冰冷的身体,我那惊魂未定的心逐渐平复下来,看来真的是我们被莫名的东西干扰着产生了幻觉,文苏琴用小声音说话的时候,并不觉得诡异阴森了,事已至此,我只能点了点头,表示赞成文苏琴所说的事情。

    但是,我的心依旧在砰砰直响,总觉得自己似乎莫名掉进了层层诡异当中,被莫名电话信息惊着外出找老校长,然后一切是随着文苏琴在变化的,我似乎觉得,文苏琴才是真正诡异的来源,想到这,我就汗毛倒竖起来了,那么文苏琴到底图的我什么呢?

    越来越多的疑问与不安困扰着我,文苏琴,李娟……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明显现在不是去多想的时候,目前来说,只能选择相信文苏琴了……

    突然,我的心再次颤抖起来,寒毛倒竖,因为我的手电筒照到了一堆腐烂的肉,对的,正是老鼠的肉,是一只巨大的老鼠,从那堆腐烂的肉中散发出恶臭难闻的气味。

    老鼠,又是老鼠……我赶紧躲开目光,但我还是呕吐出来了,吐出的是绿色的胆水。

    “老鼠,潮湿的山洞中老鼠的腐尸,即将腐烂的棺木……这里真是一处死亡之地,据当地民间传说,此地的居民都是很久前为躲战乱从中原腹地而迁徙到贵州山区的,相传他们希望有一天能回到祖先的家园,因此他们不把死者埋葬入土而是把棺木堆积在洞穴里,棺木即将腐烂了,那些逝去的人是不是该出现了”,文苏琴低声自语,说出了一段我不甚懂的话语。

    听到文苏琴似乎是自语,又似乎是在对我说的这些话,我隐隐觉得,围绕着棺材洞,一定埋葬了一个十分隐秘的传说,这个传说一旦解开,或许能惊动全世界。

    只是她最后的那一句“那些逝去的人是不是该出现了”,到底又是何意呢,难道是……

    想想我都觉得不可能,死去无尽岁月的人,怎么可能去复生呢?但是我现在见识了鬼与邪物的存在,算是走进了一个诡异的世界,难道那些死去的人会变成鬼类?

    我有些不敢想了,越想越可怕,现在只能祈祷自己能平安地度过此劫。

    “不对,地上有很多动物的毛发死尸,且都被风干或腐烂了”,随着我手中的电灯扫过很多地方,我越看越是心惊胆颤,头皮有些发麻,这里真是一处诡异的死亡葬地?

    “这里有古怪,应该很久没人来了,刚在我们问路的那个老人肯定有问题,只是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已经没退路了,只能看看看运气”,文苏琴在我耳边轻语。

    我机械地点了点头,一股凉飕飕地寒风吹来,我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不知为何,我的心中升起一股极度不详的预感,就像是被某种诡异的东西顶着一样。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样才能进入到里面的洞天呢?”,我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因为此时,我们是非常不安全的,先前据文苏琴说,只有躲进里面的洞天,才能躲避阴灵的追杀,再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有潮湿又阴冷的,而且有一股股极度的腐臭味。

    “我正在想办法,我离开家的时候,外祖母告诉我,只有找到最古老的一具棺材,我们进入到里面,找到一个钥匙孔,用我手中的十字架插进去,就会打开里面的洞天,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进入到里面的洞天,那么我们时时刻刻处于危险中了”,文苏琴轻语。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危险,危险,我们就是一直处于危险当中,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经历了如此多惊悚恐怖的事情,说实话我都感觉自己精神力不足了。

    现在我们已经粗略地摸清了棺材洞的环境了,只是要从这数百具棺材中找出最古老的那一具出来谈何的容易呢,要知道很多棺材是一层压着一层的,且古老陈旧甚至是腐烂的棺材也很多,再说,万一那一个能进入里面洞天的棺材被毁掉了呢?

    我觉得,来到这个棺材洞,也未必是一个好的选择,一切都是充满未知的。

    “可是我们要怎样才能知道那具最古老的棺材,有没有比较特别的特征呢“”

    “最特别的特征就是,那具棺材很古老,打开后在棺材内部能找到一个钥匙孔,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尽快找到那具棺材吧,不然我们进退两难了”,文苏琴无奈地轻语,看的出,关于棺材洞的一切也完全超出了她的预知,现在一切只能靠感觉来。

    文苏琴回答的等于没回答,但又像是回答了,看来真的只能从钥匙孔下手了。

    我看到,文苏琴拿着手电筒开始走向一排棺材了,我本来也要跟随在她身边的,但想到分散找速度才更快,再加上我觉得文苏琴这个人也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所以我就鼓起胆子单独去与棺材亲密接触了,或许还能在棺材中发现宝物呢……

    但是面对密密麻麻的棺材,面对一具具腐臭的各种动物的尸体,我既感到恶心又不知道如何下手了,我望向了文苏琴,只见她拿着手电筒照在一具具比较陈旧的棺材中,用手在棺材中摸,面对她如此的动作,我有些不解,难道她用手就能找出那具最古老的棺材不成?

    我鼓着胆子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问她怎样才能凭着手感找到那具最古老的棺材,文苏琴先是诧异地望着我,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地说道:“我祖上有传言,棺材洞中最古老的一具棺材来自于唐代,是用上好的杉木做成的,外面或许如普通棺材一样,但里面是不会腐烂的,且这具棺材似乎很特别,即使是人为也无法毁坏,反正很特别。”

    尼玛……这是我听完文苏琴说话后心中的反应;看来她心中知道很多东西,但就是一直没告诉我,不过我有很好奇,怎么会有即使是人为也毁坏不了的棺材呢,难道这具棺材带有某种法力或者是灵性?棺材棺材,尼玛的又或者是棺材里有鬼不成?

    看来我是无法找到那具棺材了,只能跟在文苏琴的旁边,到时好帮她一点忙。

    “喝点水吧,这鬼地方虽然潮湿,但是臭味难闻,口水吐多了,让人容易舌干”,我拿出了两瓶水,其中的一瓶递给了正在检查棺木的文苏琴。

    然而,就在我给文苏琴递矿泉水的时候,我突然寒毛倒竖,浑身颤抖,感觉到了一股惊悚死亡的气息,身体似乎不听使唤了,眼神惊恐地看着文苏琴那个方向……

    在文苏琴背后约五六米远的洞口 ,出现了一个巨大可恐的人,不对,应该是怪物,这个怪物是人形的,类似于猩猩,但是浑身是猩红色的长毛,红毛上滴着黏黏的红色液体,嘴上长着长长的獠牙,类似于美国大片中的恐怖怪物异性……

    这正是先前追杀我们的阴灵,但他貌似比先前更高大恐怖了。

    或许是我极度惊恐的表情让文苏琴感觉到了什么,又或许是她从后方那股极度阴冷的死亡气息中反应过来,她刷的转过头望向了后方的洞口方向,我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体在颤动。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阴灵并没有立刻进攻我们,当文苏琴望下他的刹那,阴灵那恐怖的头颅似乎带着某种惊吓,然后迅速扭头,像闪电一样消失在了外面的夜色中。

    “这是……怎么回事”,对于阴灵这突然的逃窜动作,我那紧绷的神情虽然松了一口气,我很是不解其中的原因,要知道阴灵是带着仇恨的恐怖邪灵,他一路追赶下来,眼看就到我们面前了,怎么突然就逃跑了呢,莫非是棺材洞中的怪异存在惊跑了他?

    文苏琴从刚才的惊魂中反应过来,她也带着不解的神情,然后她望向了一排排黑色的棺材沉思地说道:“想不到阴灵这么快就追上来了,且他似乎更邪恶强大了,看来昨晚的十字架并没有给他造成重创,但是刚才他又为何被惊跑呢,要知道在我们没有开启底部洞天的时候,棺材洞是不会给他造成威胁的……莫非是,因为棺材洞发生了变异的缘故?”

    听到文苏琴这样说,我暗叹一声刚才好险,终于知道棺材洞本身并不会对阴灵等邪物造成威胁,只有开启了棺材洞底部的洞天,里面更加邪恶恐怖的存在才会经跑阴灵;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并没有开启底部洞天,那么阴灵又是为何被惊跑的呢?

    莫非真的是因为棺材洞发生变异的原因?但是棺材洞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异,或者说棺材洞是因何发生变异呢,我越发地不解起来,我感觉自己又掉进了一个未知的漩涡当中了。

    “阴灵被未知的威胁惊跑了,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必逃进棺材洞底部洞天了,要知道,底部洞天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与危险”,我有些心惊地低声说道。

    “你这样说大错特错了,阴灵既然被惊跑,证明在这个棺材洞附近就有莫名的未知威胁,再说我们进入棺材洞内部洞天是为了找到对付阴灵等邪物的方法,不然我们晚上只能龟缩在棺材洞中,因为我们一旦离开这里,阴灵还是会找上门来”,文苏琴耐心地解释道。

    听完我在心中点了点头,暗叹自己确实够笨的,不找到对付阴灵的办法的话,我们就只能一直躲在棺材洞中,或者是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只要找到彻底对付阴灵的办法,今后我们的日子才会安心的,想到这,我决定就是龙潭虎穴,也要陪眼前的美女去闯一番。

    阴灵已经被惊跑,但棺材洞中依旧充满了冷冽的阴气,我和文苏琴推测,阴灵很可能还在附近没有走远,为防止有什么变故发生,我们决定尽快找出那具最古老神秘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