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暗黑世界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1本章字数:3666字

    眼看着文苏琴在查看一具具棺材我却帮不上忙,心中不免有些愧疚,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学着文苏琴的样子开始在那些陈旧古老的棺材中敲打着,由于越古老的棺材放在越下面,因此我们只要查找最下面的一些棺材就可以了。

    当然,或许是因为棺材洞潮湿的缘故,有些年老的棺材已经开始烂掉了。

    我在敲打一具非常陈旧的棺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我敲打的部位轻微的动了下,我使劲一按,那段棺木居然掉了下来,看来这具棺木有许多年份了,也开始烂掉了。

    文苏琴马上走了过来,但是她看了我跟前的这具棺材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就去其他地方寻找了,看来这具棺材并非我们要找的那具棺材,我也微微摇了摇头,就要向下一个地方走去……

    但是就在我转身的刹那,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悲伤,突然就想要流泪了,这样的突然变故弄了我个措手不及,以往我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我用手偷偷的擦去了眼泪,望向了刚才弄掉一截棺木的那个棺材,我的手电照进了棺材的小洞中,发现里面貌似有金属的光泽,此刻我竟然特别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金属。

    一般来说,死者为大,人为地破坏掉其棺木,是对死者的不敬,但是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这具棺材已经腐烂掉,我在心中乞求死者的原谅后,然后一脚踢向了棺材的那个小洞中,棺材木一阵吱呀声发出,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口。

    我用手电筒仔细照去,发现竟然是一枚戒指,一枚发着金色光泽的金戒指,但绝非现代的制造工艺,很显然这枚金戒指是数百年前的东西,绝非凡物,可能价值不菲,但是此刻我没有发现宝物的喜悦,反而心中是一股难言的悲悸,一种莫名的悲悸。

    这种悲悸正是来源于棺材中静静躺着的那枚戒指,我颤抖着手伸进了棺材,我要捡起眼前的戒指,看看究竟到底是什么原因令我产生剧痛悲哀的感觉。

    戒指到手,是一种清凉滑润的感觉,我拿到手中仔细观看,竟然觉得很熟悉,一时我有些失神了,努力地去回忆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枚戒指……想着想着,我的灵魂在剧烈地颤抖。

    这枚戒指不正是我的前女友李娟手中戴着的那枚戒指么……想到此,我毛骨悚然起来,李娟的戒指怎么会出现在棺材洞的棺材中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努力地去回想事情的经过,当初与李娟在一起的时候,知道她手中有一枚特别的金色戒指,且戒指上有一个小小的李字,当初我还怀疑是别的男孩送给她的礼物,当时李娟说那枚戒指是她的家传之宝,且她家只有一枚这样的戒指,一直放在她手中,被她视若珍宝。

    现在我手中的这枚戒指上也有一个李字,和李娟的那枚一模一样,所以让我产生了不好的联想,我担心这枚戒指真的是李娟的那枚,如果真这样的话,在李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非是……我的前女友李娟遭遇了不测?要知道我们分手后,我就没了她的消息。

    但是我依旧不愿意相信这枚戒指真的是李娟的,或许别的人也有这么一枚戒指呢?要知道昨晚,在我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和李娟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啊。

    我想往最好的方面去想,但是见到这枚戒指,我为何又有一种悲悸的感觉?

    又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此时此刻,我真的好想找到李娟,向她问明一切。

    我拿着戒指的手在颤抖,心中有一种无言的悲伤,感觉心中空落落地,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好想大声吼出来宣泄心中的痛苦。

    “怎么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缓过神来,发现文苏琴用关切的眼神望着我。

    “没什么的,刚才在这具棺材中发现了一枚金戒指”,我感觉到文苏琴的关切,缓过神那,那只紧握戒指的手伸开了,将那枚金戒指呈现在文苏琴眼前。

    “挺漂亮的戒指啊,还是金的,年代比较久远,看来一定价值不凡,你捡到宝物了,为何还这样不高兴呢”,文苏琴边接过我手中的戒指边说道。

    “不对,这戒指是……可能是,是传说中拥有魔性力量的魔戒”,文苏琴接过戒指仔细观看后,立刻神色大变,脸色露出不解与震撼的表情。

    “魔戒……魔戒,怎么像是魔幻故事里的名字,莫非现实中真的有魔戒,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对这枚让我产生悲悸的戒指特别地好奇,总觉得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而看文苏琴的反应,很显然她知道眼前这枚戒指的来历。

    “魔戒,源自于暗黑世界里一个古老的传说,传说有一枚神奇的魔法戒指,谁能掌控它就能得到魔性的邪恶力量,进而破坏世界的平衡……只是魔戒失踪很长时间了,我只是从一本古书中得到一些信息,所知有限”,文苏琴轻轻地解释。

    “什么是暗黑世界呢……莫非传说中的魔戒就这样被我们得到了?”,我激动地问道。

    一旦我手中真的是魔戒的话,那么其价值连城,甚至可以借助它对付邪恶的阴灵了。

    “暗黑世界,是指生活在阴性中的生灵的家园的统称,比如阴灵,比如鬼魂僵尸吸血鬼等等,据国家绝密档案记载,在成都曾发生僵尸袭击人事件,以及上海的吸血鬼事件……至于这枚戒指,没有任何魔性的力量,应该是仿制假冒的魔戒,世界上像这种假冒的戒指有很多,只是外形一模一样而已,即便如此,扔值个数十万了”,文苏琴轻轻地回答,然后将戒指递给了我,同时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枚戒指并非传说中的魔戒让她也有些失望。

    “莫非成都僵尸事件和上海吸血鬼事件是真的?”,我感觉到了震撼。

    曾经听闻成都市考古队在武候祠附近挖到三具清朝服饰的古尸,由于监管出了点差错,一夜之间三具古尸不翼而飞,后来又出现了五具僵尸,专咬人头,没咬死的人就变僵尸,最后是出动解放军,用火焰喷射器烧“死”的。

    还有九十年代的时候上海曾经发生过一起吸血鬼事件,据说,吸血鬼躲在阴暗处袭击人,然后吸干其血,死者脖子上有两个长长的牙齿印,身体上被吸的毫无血丝了,搞的满城风雨。

    当初关于此类事件我抱着不相信的态度,因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僵尸吸血鬼等东西的存在,现在文苏琴提到了此事,我不由得不相信了。

    “对的,是真的”,文苏琴的回答很简单,但是也很肯定。

    我也点了点头,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已经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我不得不去相信这些事情了,现在,即使有人告诉我他是神魔,我也会相信的。

    只是我很好奇,出来作乱的僵尸和吸血鬼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我猜测,你正在猜想出来作乱的僵尸和吸血鬼的结局”,文苏琴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她居然完全猜透了我的心思,接着她回答道:“僵尸和吸血鬼并非是军队和警察消灭的,当初军方和警察死了很多人,不得已国家动用了神秘的力量,才平息掉僵尸吸血鬼动乱。”

    “什么的力量,到底是什么神秘的力量?”,我又很好奇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一直问下去,因为在你心中有太多的未知与不解了,既然世间有邪恶的阴暗力量,那么一定就有与邪恶的阴暗力量的对立方,比如人间的异能者等,他们只是一种保卫国家和组织安全的威慑力量,不会轻易动用的;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像追杀我们的阴灵,其实力与危险程度远远超过了僵尸和吸血鬼,不多说了,我们继续寻找千年古棺吧……”。

    我微微沉思了一会儿,看来世间隐藏的事情不像表面的那样,如果不是我亲自经历了阴灵的邪恶追杀,我是难以相信鬼神之类的,现在,无数神秘的东西摆在了我眼前,我必须活命下去一步步解答,我必须知道在李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我有理由相信,和我感情一向很好的李娟突然离开我,一定在她身上发生了诡异,虽然文苏琴说仿制魔戒的戒指有很多很多,但是我握着这枚戒指的时候,心中隐隐作痛,那么这枚戒指很可能就是前女友李娟的,只是,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想太多,要想摆脱当前的困境,要想解开层层谜团,就必须找到那具千年古棺,找到进入地底洞天的通道,我小心的收好戒指,又开始去敲打棺材了……

    这里透发出死亡的味道,极度的阴冷,再配合周边是数百具的死人棺材,一般人进来,非得吓破胆子不可,但是这里却是我生存的希望,不然我们将面临阴灵的追杀。

    先前阴灵出现在棺材洞口,我们明显感觉到阴灵更加邪恶与强大了,阴灵似乎在发生着某种蜕变,刚才据文苏琴猜测,这只阴灵是最近才形成的,那么可以想象,一旦阴灵成长起来,那么将是极度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们得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我们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几乎将棺材洞里比较古老的棺材都翻了个遍,但是依旧没有发现我们需要找的那具千年古棺,连一向冷静的文苏琴都急了。

    “怎么办,假如一直找不到的话,我们是不是面临危险”,我也急了。

    “不会的,那具棺材一定在棺材洞中,我想想……让我想想是不是我们的方法错了”,文苏琴说完就陷入到沉思当中,似乎在努力地想着什么。

    “千年古棺,十字架……魔戒,还是不对,是不是我们遗漏掉了什么”,文苏琴在推算。

    “千年古棺,千年前的那具棺材到底葬的是什么?”,我突然问道。

    “葬的是一个女子,一个很神秘的女子”,文苏琴机械地说完,就继续在沉思着。

    “一个女子,一个神秘的女子,戒指,会不会就在……就在刚才我捡到戒指的那具棺材里”,我恍然大悟,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

    “啊,有可能,我们赶紧看看”,文苏琴快速走向了那具被我弄破一个洞的棺材,也就是我捡到戒指的那具棺材,然后她很暴力地拆掉了棺材板,露出了棺材的内底部,棺材的内底部堆着一层腐木,她拨开腐木,露出了一个仅仅能容纳一个人的一具精致小棺材。

    “真的在这里……原来如此”,文苏琴见到了露出的小棺材,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是怎么想到的呢?”,文苏琴没有立刻去弄那具小棺材,而是望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