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打开通道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3773字

    文苏琴激动地伸出洁白光滑的手去触摸那个鲜红色的十字图案,但是她刚触摸到那个图案后就勃然变色,快速地伸回来了手指,只见她伸出的那只手指上有一滴鲜红的血液欲要滴落,而棺材中的那个十字图案中则有一滴血液在流动……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些疑惑与不解,从文苏琴那快速变色的表情中我知道,她先前并不知道她的手指会被弄破流血。

    “我知道这个十字图案为什么是鲜红色的了,因为它沾染了鲜血,就在我的手指触摸到十字图案的刹那,好像有一根针扎进了我的血肉里,汲取我的血液,我隐隐猜测到,那具luo体女尸很可能在为这个十字图案提供血液”,文苏琴心有余悸地说道。

    文苏琴的这个猜测很大胆富有想象力,一具奇怪的luo体美艳女尸在为一个十字图案提供鲜血,这真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但是此刻,我居然没有质疑这个猜测,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什么诡异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文苏琴擦去了手指上的血液,走向了躺在棺材盖子中的luo体女尸,用一种异样的表情观看着,就像是自己在看着自己睡着时luo体的样子。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在这具女尸的背部,应该有类似于伤口血痕的东西,因为先前她的背部是与十字架接触的”,文苏琴轻轻地说道,同时去翻看那具女尸的背部。

    在我的帮助下,我们将女尸翻了一面,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手无意间触碰到了女尸的胸,感觉女尸的胸虽然冰冷,但是依旧柔软,貌似很有手感与弹性。

    但是很显然的,现在我没有心情与心思去享受尸体的胸带来的那种手感。

    女尸的背部呈现在我们面前,果然,在女尸的背部有一个十字印痕,在印痕十字交叉的中央部位有一个绿豆大小的血痕,文苏琴用手擦去那个血痕,露出了一个针口一样的伤口,这也就意味着,先前文苏琴的猜测已经得到了证实。

    我看向了文苏琴,文苏琴也看向了我,我们面面相觑,心中皆有茫然与不可思议。

    女尸与那个十字图案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为何那个十字图案需要鲜血……至此,又一个谜团横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去猜测,但是事情的真像到底如何呢,我们还无法去揭晓。

    “或许一切谜底都在地下洞天中,既然已经找到了进去的办法,那么我们就进去吧,看看到底是什么在作怪”,我沉着地开口,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凡事不再追问文苏琴该怎么办了,因为我明白,眼前发生的许多事情对她而言也是未知的。

    文苏琴点了点头,取出了先前从阴灵的魔爪中救过我们性命的十字架,将十字架对准了棺材中的那个鲜红色的十字图案放下去,此刻我们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因为我们马上要开启一个神秘诡异的洞天了,而好奇的我也想知道那个神秘诡异的洞天到底是如何开启的。

    虽然我们知道,一旦进入地下洞天,将意味着有更多的危险与诡异,但是此刻我们明白,不入虎穴,就将会有很多未知的谜团困扰着我,所以我们期待着赶快进入……

    在十字架和那个十字架印痕重合的刹那,一股极度耀眼的光芒发出,我们一下子受不了这光芒的刺激,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即便如此,仍然觉得眼睛在酸疼。

    待到我们觉得光芒暗了下来,睁开了眼睛,第一眼我们发现周围的环境没有发现变化,也就是说我们还是处于棺材洞中,接着看向了那具小棺材中,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奇异的一幕,因为……因为那具luo体女尸重新躺在了棺材中,就像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

    我和文苏琴再次面面相觑,本来在我们预料中的是,在这具小棺材底部出现一个连向地下的通道,哪知道,先前被我们抬起来的luo体女尸居然能自动回到了棺材当中。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几乎是同时开口,问向了对方。

    “不知道,或许是有什么在左右这里的一切,或者说一切是冥冥当中的安排,这里越发的诡异了,刚才我在这里感应到一股奇特的气息,似乎有一股邪恶的力量一直存在,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拨动了我潜意识的记忆;只是我们打开的通道呢,难道刚才没起作用不成,但是不对啊,爷爷说这样能打开地底通道的”,文苏琴神色凝重地说道。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既然你爷爷告诉你此法可行,想来你爷爷不会害你的,你再想想到底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或者遗漏的地方,再或者我们在周围再找找吧,说不定我们已经打开了通道,只是不知道入口在哪里而已”,我回应着。

    文苏琴说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于是我们重新拿起手电筒,在墙壁以及地下寻找是否有进入地底的通道,但是我们失望了,因为我们找了所有的地方,并没有发现那个通道。

    “不对,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或许我们寻错了方向”,文苏琴突然说道。

    “怎么说?”,我本能地接过了话语。

    “我们陷入到了一个误区当中,认为地下洞天就在我们的四周或者脚下,但是那样错了,根据物极必反的原则,地下洞天的入口应该在我们的头顶;因为棺材洞本来就在一个悬崖当中,在我们的头顶,应该是无尽的悬崖”,文苏琴突然说道。

    虽然我有些不明白此事与物极必反有什么关联,但是想想也对,在我们的四周,唯独忽略了顶部,因此我们几乎是一齐举起手电筒照向了我们的头顶……

    果然,在我们的头顶上方,也就是女尸眼睛对着的正上方,在一个凹下去的石体中,出现了一个仅容一个人通过的黝黑小洞,在黝黑小洞旁边是一些凸起的岩石。

    见到这个小洞,我们有些惊喜,总算是找到了进入地底洞天的通道了。

    原来,棺材中的女尸似乎是在望着上方,也就是进入地下洞天的隐藏通道。

    “这么高,我们怎么爬上去啊”,文苏琴撅着嘴嘀咕,因为我们距离那个小洞有十多米。

    我也有些无奈了,那个小洞距离我们确实很高,现在我们又没有外物可借助的。

    “傻瓜笨蛋,就知道你想不出什么办法,我们不是带了一根长绳子吗,再加上这里有这么多的棺材可以利用,还怕找不到办法啊”,文苏琴嫣然一笑,心情有些轻松。

    我微微一愣,想不到处在这样一个诡异的环境中,文苏琴还能开玩笑捉弄我,但这样一来,我那紧绷的神情也防松了些,现在不是担心害怕的时候,反正我们已经无退路了。

    “进入地底洞天,或许会需要很长时间,或许会遇到很多危险,甚至是性命,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或者有什么遗憾”,文苏琴神色有凝重地问了起来。

    我有些发呆,先前就已经知道进入地底洞天将面临巨大的危险,现在文苏琴这样问起,看来经过这一系列未知的谜团,她对生存的把握也越来越低了。

    人的一生中本来就充满了各种遗憾与挑战,此刻突然被问到这种问题,我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望着一个方向茫然地说道:“最对不起的是父母,如果我消失了,他们都不知道我去哪里了,最想知道的当然是在我的前女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苏琴点了点头后说道:“放心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或许我们会因祸得福呢,只要我们能安全地走出来,今后我们在凡俗界将如鱼得水……。”

    我没有多说什么,这本来就是一次无奈的赌博,那么我就将好好赌一赌人生。

    棺材洞中的棺材很多是堆叠在一起的,有的堆到距离洞顶也才几米高距离了,我拿出了包中的绳索,准备攀到堆叠的棺材上,将绳子拴到那个洞口旁的岩石上,然后攀绳上去。

    “等等,让小黑猫去洞口看看吧”,文苏琴叫停了我,并且摸了摸身边小黑猫的头。

    我有些感动,文苏琴这样做是怕我贸然上去遇到危险,所以让小黑猫去探探路。

    小黑猫像是能听懂文苏琴的话,只见它在棺材上跳动,然后使劲一跳,跳到了洞顶的那个小黑洞旁边的一块岩石上,一双灵敏的鼻子到处在嗅,突然,小黑猫浑身毛发倒竖,极度不安,像是遇到了什么最为惊恐地东西,对着那个小黑洞大叫起来。

    “苏琴,小黑猫一定是感应到了什么”,我小声提醒道,并没有意识到我叫的是苏琴。

    “是的,小黑猫是发现了什么,因为在地底下,有浓烈的血气,很阴煞;另外有一股潜在的意识似乎在呼唤着我,这种感觉,似乎很难去把握”,文苏琴露出了凝重之色。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呼唤文苏琴,但是我相信潜意识这个东西,或许在大自然之间,真的会有一种无形的感应存在,因此我并没有害怕,或许那里真的葬着我们的宿命。

    “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大危险,我们可以进入了,一切小心点”,文苏琴提示道。

    下一刻,我爬上了那些堆叠起来的棺材,这样下来,距离头顶那个黑漆漆的洞口也只有三四米远的距离了,刚好洞口那里有一个伸出来的长石头,我几次试探下,终于将绳子套在了那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拉着绳子,顺着堆积起来的棺材以及岩壁向上爬去。

    我出生在山区,小时候爬树攀岩还是比较厉害的,现在爬到洞顶虽然有些难度,但我还是有惊无险地爬到了那个洞口附近的岩石上,然后我望向了站在下方的文苏琴,文苏琴将我们的行李拴在了绳索上,让我先拉到了我身边;进入神秘的山洞,我们必须携带足够的食品与光源,还好先前我们就有准备,买了一些食品蜡烛电池等。

    “爬进去吧,暂时不会有危险的,那样我也好上来”,文苏琴轻轻地说道。

    我明白了文苏琴的意思,毕竟洞口这里的岩石只能堪堪站着一个人,再加上这个洞口仅容纳一个人通过,所以我必须先顺着那个黝黑的小洞爬上去才行。

    我必须先要摸清这个小洞的情况,于是拿手电筒照了照那个黝黑的小洞,这个洞口内的岩壁很整齐,有一个呈四十五度的用手工开凿的石梯延伸向远方,而且洞口处明显有一个像机关一样的门户,就像是在电视中看到的石门机关一样。

    我终于明白,先前十字架与棺材中的那个十字图刻相交的刹那,触碰到了某个机会或是产生了某种感应,导致洞口附近的门户洞开了,让这个通道呈现在我们面前。

    顺着洞口,我背着东西小心翼翼地钻进了那个洞口,还好我并不肥胖,勉强能通过这个通道,几分钟后,我终于走到了一个宽的地方,于是停了下来,等待文苏琴的到来。

    片刻后,我的下方传来了响声,我用手电筒照去,原来是文苏琴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