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阴阳论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109字

    现在,出现在我和文苏琴面前的是一条直行的通道,看起来很阴森狭窄,倒也能通行。

    我们顺着这个直行的通道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就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悬崖深洞,果真如此,这处山洞果然别有洞天啊,洞 洞相连啊。

    我们拿着手电筒向下照去,发现深洞下面黑色浓雾缭绕,浓雾散发出一股压抑的气息。

    还好深洞边一个生了锈的铁链旋梯,一直垂落到浓雾深处,很显然,这是人为的做成的,也不知道多少年前,有人在这里设立了一个铁链旋梯,以便上下出入这个悬崖深洞。

    “其实忘了告诉你,这处山洞是一个不祥的地方,祖上偶有粗略记载,曾经有人进入到这个深洞后发生不详,出来后疯疯癫癫的,最后莫名死亡”,文苏琴突然说道。

    我心中一惊,文苏琴这个时候告诉我觉得有什么用意,而且她绝对不是忘记告诉我了,我有些怪异地望向了她,希望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些什么。

    “这个洞很古怪,就在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连向棺材洞的洞口莫名关闭了,好像是专门等我们进来后才关闭了,也就是说我们暂时已经没有了退路,我们面前的这个深洞阴气很盛,我对阴阳有感应,隐约间我发现这是一处阴阳逆转之地,为了减少危险,所以我们要到深夜零点前后再下去”,文苏琴再次给了我一个非常吃惊的消息。

    阴阳逆转,阴转阳,阳转阴,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此地必是物极必反之地;中国战国末期的《吕氏春秋》也有描述: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盈则必亏;物极必反是真实存在的。

    真如文苏琴所述,那么这处深洞则非常神秘,而它既然存在这个世上,必有存在的道理。

    我以往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物极必反之地是非常罕见的,想不到我们现在所呆的地方,就是这样的;这么说来,这处地底洞天果然神秘诡异得异常。

    “如果真是物极必反之地,那么在零点会发生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我还是不解。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猜测,深夜零点本为极阴,但受物极必反影响,变为极阳,但凡阴阳相生相克,阳为生命精元的本源,可以让我们的危险降到最低”。

    我仔细想一想,也对的,既然是物极必反之地,那么是需要用逆向思维去思考。

    以往我喜好猎奇,对那些奇怪的事情情有独钟,现在处在一个神秘诡异的环境中,我觉得有重重迷雾,有什么东西一直压在我心中,需要我自己亲自去一一探索解答。

    现在已经是夜晚了,我和文苏琴没有立刻下去,而是一直守在深洞旁边,其一我们要等到深夜才进去,其二我们想在深洞的洞口看一看,这处深洞到底有什么古怪。

    小黑猫蜷缩在文苏琴身边,自从小黑猫进入这个通道后,就一直沉默不吱声了。

    期间我好几次想问文苏琴一些问题,我总觉得昨晚我们的相遇绝非偶然,又或者说她对我有所图,但是我并没有问,因为我望向她的时候,突然觉得她很陌生,甚至是可怕……

    这种感觉很怪异,但愿是我的错觉吧,要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有特殊价值的人。

    我们的身体几乎挨在一起,但相对无语,她似乎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我也在想些问题,这个样子,好像是各怀鬼胎似的;这里越发地阴冷起来,我们呼吸的气体在电筒的照耀下都是白气,很难想象,这样一处似乎是密闭的深洞,居然会有氧气供我们呼吸的。

    或许是距离零点越来越近的缘故,这里的阴气越来越盛,有一种刺骨的寒冷,我不由地打起了啰嗦,也文苏琴也打了个寒颤,看的出她也很冷的赶脚。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呢”,文苏琴双手抱在胸前,吐了一个白气,有些颤抖地说道。

    “最想干的是……”,说到这里我就打住了,本来我想说最想干的就是文苏琴的,因为我觉得文苏琴对我有阴谋,我有些生气了,但是终究没说出来。

    当然了,我现在确实想干文苏琴,俗话说,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文苏琴跟我的前女友一样很漂亮,再加上我觉得此行凶多吉少,死之前倒是想风流一次。

    “死流氓,你们臭男人就那个德行”,文苏琴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撅着嘴没好气说道。

    我本来想反驳的,但是觉得不对劲啊,反正我没有说出要干她,不然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感觉,坐实了我的“罪名”,不过看文苏琴这撅嘴的样子,还真像个可爱的小女孩。

    我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沉闷地抠着自己的指甲,这个时候,文苏琴的一句话差点让我打了个趔趄,惊的我不可思议地望向了她,弄的我好久才反应过来。

    因为她说道:“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零点了,这里是阴阳逆转之地,所谓阴逆转成阳,阳逆转成阴,阴阳调和,我们的危险才将至最低;男属阳性,这个时候需要带上阴性,而女属于阴性,这个时候需要带上阳性,咱们可以阴阳结合……这个时候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文苏琴的这句话很明显,就是提示我们做孤男寡女该做的事情,也就是交合在一起;看似清纯美丽的文苏琴这样赤luoluo地提出这个要求,我不吃惊才怪呢。

    不过我看到,她说完这句话后,就低下了头,脸部貌似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个时候,倒是我有些为难了,在这样一个地方,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行男女的那种事,怎么也不合适吧;但是想想文苏琴说的也对,或许她真的是为我们的安全考虑,不得不放下少女特有的害羞与矜持,说不定她“骗”我来这处深洞,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呢。

    尼玛的,考验我的智商与定力的时候到来了;目前来看,我对一切都是未知的,只能跟着文苏琴走下去了,在未知的前方,我们的生死难以预料,再加上这两晚,我极度的压抑紧张,很希望释放自己的情绪,我只是个正常的男人,对那方面也是非常渴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