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千年诅咒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231字

    接着我们拿着手电筒向四周看去,这是个很大的山洞,洞中有的地方怪石林立,除了我们进来的那个幽暗潮湿的通道外,在另一边,还有一个小通道通向未知的远方,在这个大洞周围,有几片洞壁很平整,像是人为开凿的。

    “那边墙壁上似乎刻有什么东西,我们过去看看”,文苏琴轻语。

    我仔细观看之下,那面平整的石壁果然像是刻了什么东西,且所刻的那些东西在长明古灯微弱灯光照耀下似乎在游动,很是奇特,于是我跟在文苏琴身边,向那面石壁走去。

    待到我们完全看清石壁上的东西后,皆震撼地说不出话来,因为那里有……有一个美丽女子的壁画,那个女子穿着唐装,雍容而华贵,美丽而出尘,但是其脸上却又抹不掉的深深哀愁,这个女子的容颜,几乎和文苏琴和李娟,还有棺材中的躶体女尸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文苏琴颤抖地说出话来,从其语气中就知道她震撼莫名。

    如果说李娟与文苏琴长的很像的话是个巧合,且先前棺材中的尸体可以解释为是李娟的话,那么眼前唐装壁画女子与文苏琴长的很像就绝非巧合了,其中一定有神秘的关联。

    文苏琴看着那幅壁画发呆,而我迅速地将前后的事件联系起来了,得到了一个惊人不可思议的猜测……似乎隐隐把握住了其中所有事情的关联。

    “苏琴,眼前的一切充满了诡异的未知与不解,我觉得这一切似乎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你,李娟,棺材中的女尸,眼前的壁画女子之间一定存在某种联系,且这种联系贯穿古今,经历上千年之久,且我因为和李娟的关系也被牵扯进来了,如果要知道事情的真像,我们必须要解开千年的秘密……”,我说出了那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千年的秘密,千年的诅咒……我似乎明白什么了”,文苏琴轻轻地喃喃自语。

    我看到,文苏琴情绪比较低落,一阵失神的样子,或许被我的话触动了,一时之间,我有些心疼,这个已经属于我的女人,让我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爱怜的心。

    “叶飞鱼,你是文科高材生,不知道你能不能认出壁画旁的古文,或许这些古文能解开给我们解开心中的一些疑惑”,文苏琴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轻轻地说道。

    我先前也看见了壁画旁有一些纹理痕迹,由于比较远,不知道是文字,所以我走近了壁画,果然发现是一些陌生难懂的古文。

    以前我学历史的时候见过一些古文,也见过古代的一些字画,发现这些文字和唐代的比较像,但是我一点也看不懂,用心认真去看的话,眼睛都会痛。

    我用手去触摸那些文字,摸着那弯弯曲曲的字体痕迹,突然之间,我寒毛倒竖起来,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脑海中清晰地出现了两个字:诅咒。

    “诅咒,一切与诅咒有关”,我惊恐地说道,壁画旁的文字中,正有诅咒两个字,我摸着那两个字的时候,似乎有一种魔力干扰我的心魂,让我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诅咒,本来就是个不详的词语,而现在诅咒又与鬼邪等联系起来,也就是说,我和文苏琴似乎是被诅咒了,才面临着各种阴邪的缠身与宿命的逃亡。

    “诅咒……诅咒,原来如此,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文苏琴低声轻语,她顿了片刻后接着说道:“难怪我降生起就能看到莫名奇妙的东西,之后又是梦魇缠身,发生不祥,我的曾外公也是这样……原来我们是被诅咒的人,且这段诅咒似乎与壁画中的那个女子有关”。

    我微微点了点头,又微微摇了摇头,现在我也明白一切与诅咒有关,但这个诅咒到底是什么,是谁发出的,目地又是什么,怎样才能破解这个诅咒,我和李娟是否与诅咒有关……

    一连串的疑问,又将我们带进了未知的恐惧中。

    “既然知道是诅咒了,且这个诅咒很可能源自一个与你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千年前的女子,那么我们就去揭开一个千年尘封的秘密吧”,我握了握手,坚定地说道。

    既然我被卷进到了这个千年前的诅咒当中,或者说我也是被诅咒的人,还有这个诅咒与我的前女友有关,那么我就该去破解这个未知诡异的诅咒,还原事情的真相。

    “千年古尸,千年诅咒,千年长明灯……一个千年之久的秘密等待我们去破解,我们一起去面对,好吗?”,文苏琴忧伤的眼神望向了我,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这个已经“属于”我的神秘女人,也有柔弱无助的一面,因此我决定不管怎样,一直陪她走下去。

    我拉着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坚定的表情,这种表情无声胜有声。

    山洞中央长明古灯的亮度并不大,我重新点燃了蜡烛,因为在这里手电筒依旧没用。

    我们拿着蜡烛,继续在四周擦看,看能否寻找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东西。

    果不其然,我们在怪石后面发现了一处偏僻的凹进去的石洞,说是石洞,其实也就十多个平方,在这个石洞中居然发现了一个石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这是……一处卧室,一个古代女子居住的卧室”,文苏琴突然说道。

    “何以见得是一个女子的卧室呢”,我反问道。

    “我猜测的,现在我可以这样猜想,这就是壁画中那个与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的卧室,她被神秘的东西诅咒,被迫进入这里躲避诅咒,结果……结果不得而知”,文苏琴解释道。

    我觉得有道理,这种假设猜想完全成立,此刻我们多么希望那个假设中的女子给我们留下一些线索提示啊,不然我们被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困扰着,不知道从何处入手。

    “石床边缘的石板,似乎可以搬开的样子,我们试试看”,细心的文苏琴发现了什么。

    我顺着文苏琴的指点看出,果然那里有一块石板与床并不是一体的,似乎是后来镶嵌上去的,我们有些激动,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揭开石板后,或许能在里面发现什么秘密呢。

    我们站在了石床上,找了个有利的位置,寻找了一个石头,使劲地撬松动了那块石板。

    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我们就撬开了这块石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居然是,是一具小棺材,一具和棺材洞中躺着躶体女尸的那具棺材一样的小棺材。

    “这是……”,我和文苏琴面面相觑,感觉到了极度诡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