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危险临近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112字

    “莫非,里面躺着的也是躶体女尸”,我吱吱呜呜地说道,心中有些发毛。

    “你就知道躶体女尸啊,是不是看上那具美丽的躶体女尸了,要不抗回家去得了”,文苏琴在诡异的氛围中不忘打趣我,但是她表示我们将棺材打开看看就知道到底是什么了。

    这具小棺材和我们先前见到的一模一样,我们有了第一次经验,这次很快地就打开了棺材盖子,诡异的是,棺材中果然躺着的是躶体女尸,一具和先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躶体女尸。

    见到这具熟悉又陌生的luo体女尸后,我和文苏琴再次面面相觑起来,内心充满了震撼,两具一模一样的棺材,各装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女子……这,这真是天方夜谭啊。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眼前见到的棺材与女尸就是在外面见到的那个,我们离开后,那具棺材被一种邪异的力量移送到这里了”,文苏琴说道。

    “这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此次棺材洞之行,一直被什么东西跟踪着,且一直在制造一些神秘的东西迷惑我们,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我第一次反驳。

    不管怎样,哪一种想法很大胆且不可思议;两具一模一样的棺材和女尸,亦或是我们眼前的棺材女尸就是棺材洞中的那个,这两种猜测都有些想不通。

    我们盯着躶体女尸沉思了一小会儿,突然小花猫发出一声尖叫,从石床底钻了出来。

    原来我们打开那块石板的空当儿,注意力放在了棺材上,小花猫不知不觉中顺在打开的石板钻到了石床的底部,现在她发出一声尖叫后跑出来,用鼻子摩挲着文苏琴的手。

    “小花猫的意思是,石床下面有东西,我们去看看”,文苏琴摸了摸小花猫的耳朵说道。

    我护好蜡烛不让它熄灭,然后将蜡烛移向石床底部,将头伸进了石床下面,借助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石床底下除了那具小棺材外,还静静地躺着一把木剑。

    “一把木剑,是不是我们需要找的东西啊”,我一边伸手去捡木剑,一边开口说道。

    “木剑?我要看看才知道是不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文苏琴有些激动地回应。

    我的手碰到了那把约一尺长左右的木剑,入手后感觉很温润,且剑身上似乎有纹理;我初步推测,其价值不凡,毕竟是在这样一处神秘的古洞发现的东西。

    刚拿出了木剑,文苏琴就迫不及待地从我的手中接了过去,她激动地看着木剑,并用手去摸那些纹理,脸上的表情在惊疑不定地变化着,有时有惊喜,有时是平静,有时是疑惑。

    过了一会儿,她的脸部终于恢复了平静,将木剑递给我观看。

    我看到,这木剑呈现黑红色,有些陈旧古老,但是很精致,纹理有些像符咒一样的东西。

    “这是一把驱鬼邪桃木剑,看它的年代应该比较久远了,很可能是棺材中的女尸或者是壁画中那个唐代女子的遗物;上面密布着一些神秘的符咒,可以对付妖邪,它的价值不可估量,,这也是目前我们需要的东西……”,文苏琴平静地说道。

    听到文苏琴这样解释,我也有些惊喜,目前我们被鬼邪缠身,需要一些对付鬼邪的法器,眼前的这把桃木剑可能源自于唐代,且出现在这样一个山洞中,按理来说绝对不是凡物的。

    以前我也曾听村里的老人说,桃木剑涂上黑狗血后能辟邪驱鬼的,眼前这把桃木剑如果真的能辟邪驱鬼,将对我们有大作用,我们一路走来,也遇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的。

    “我们找到这把桃木剑后,是不是有把握对付阴灵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离开这里了呢”,我有些忐忑与期待地问道,现在我想赶快离开这里,我怕万一我的家人担心我,或者是我的前女友李娟联系我,我在潜意识里不希望李娟出任何事。

    “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但我们的退路被堵住了,再说此行我们的目地还没有达到呢,在这个神秘的深洞还有许多神秘的东西,或许对你我有大用”,文苏琴轻轻说道。

    看来我们暂时还是无法离开这里了,我也没有闷闷不乐地,既然上天注定我们有此行,那么去探探清楚也好的,再说万一桃木剑无法对付阴灵,我岂不是完蛋了。

    “不对,有轻微的响动声,而且越来越大”,文苏琴突然变色,很是不安地说道。

    我仔细倾听,果然听到远处传来了莎莎莎的声音,且越来越大了。

    在一处未知莫名的深洞中,半夜发生异动,结果是明显的,有东西在靠近。

    我和文苏琴注意着外面逐渐靠近的响动,有些不安与害怕起来。

    “我们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提议道。

    文苏琴点了点头,我们拿好这把古老的桃木剑后,来到了先前的山洞中,也就是长明古灯旁边,只见那只响动声越来越大起来,很明显是有东西在向我们靠近。

    “不好,应该是传说中的兽潮出现了,我们遇到了大麻烦”,文苏琴极度不安地说道。

    “兽潮,什么兽潮呢”,我从文苏琴的表情中看出事态非比寻常,故想赶紧弄清楚。

    “具体是什么兽潮我也不知道,按理来说,在密闭的山洞中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动物的,毕竟没有阳光和氧气,但是在这里居然出现兽潮……我们在来时的路上见到过巨型老鼠和蜘蛛的干尸,初步推测应该是老鼠或者蜘蛛的兽潮,我们麻烦了”,文苏琴越发地不安起来。

    尼玛的,我有一股想骂人的冲动,居然会是老鼠或者蜘蛛,这都是我很厌恶的两种动物啊,而且一来来一大片,这叫我们怎么逃,我现在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不好,越来越接近了,我们寻找有利的地形,注意保护好自己,生死由命了”,文苏琴提醒,同时她的目光在这个地形比较复杂的山洞中游离,想寻找适合躲避的地方。

    我虽然感觉到了害怕与恐惧,在这神秘陌生的鬼山洞中,人类就是待宰的羔羊,但是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会本能地去反抗与躲避,所以我在快速思考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