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血池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036字

    还真有可能的,从棺材洞进到这个陌生的空间后,我们虽然呼吸空难,但是并没有出现窒息的现象,而且长明古灯燃烧需要氧气,我隐隐觉得,氧气就是通过某隐藏通道进入到我这里,循着我逃来的足迹进入到长明古灯那里的,只能有这种解释了。

    现在在绝境中寻找到了一丝希望,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绝望中的希望向前走去……

    我静静走在空旷的山洞中,感觉阴风一阵一阵的,特别的阴森;虽然我经历了一系列极度恐怖的事情,此刻心中依旧在发毛,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真正地地狱中。

    突然我感觉一大滴液体滴到了自己的头上,尼玛难道头顶上有水滴不成?

    我向头部摸去,感觉手中有些黏黏的,将手拿到手电筒前仔细一看,手上全部是腥臭难闻的血琳琳地黑血,这腥臭难闻的黑血令我的灵魂都在微弱地颤抖着。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本能地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抬头向头顶望去,一副极度凄厉恐怖的画面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头顶正上方是一个血淋淋的人类女子的长发头颅,这个头颅的脸部似乎被什么东西划的很烂了,在滴着黑红色的黏黏液体,且这个头颅见我望向她后,冲我被剪烂的嘴冲我狰狞诡异的邪笑。

    然后这个狰狞恐怖的血头颅迅速消失在我的头顶上方,瞬间不知所踪了。

    我头皮再次发麻,浑身毛发倒竖,身体温度巨降,这是我一生中见过最恐怖诡异的画面,甚至不亚于欧美大片中最恐怖的场景,比如异性魔鬼,比如腐烂的僵尸……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它的血液是真实存在的,为墨黑色,那证明刚才我所见到的并不是幻影,但是那鬼东西为何并没有攻击我,并且冲我露出诡异的邪笑后就消失了呢?

    经历重重邪恶迷雾的我还是想不通,现在我怀疑,现在在河中抓住我小腿的就是那个怪物,或许先前令血蚊子感到恐惧的也是那怪物,如果真是那样的啊,那么我的死局无解啊。

    但是很明显的,我已经没有了退路,我这条生命只能在极度的寒冷与恐惧中挣扎着,尼玛的是什么鬼东西要来就来吧,我只是贱命一条,我跟你拼掉了……

    我感觉自己有些神经质了,想到了种种经历,最终我将一切胆怯恐惧放下,壮着胆子往前走,既然遇到了这些诡异恐怖的邪恶东西,那就是命,命中注定有的,就得去面对……

    还好接下那个怪异恐怖的鬼东西并没有再出现了,现在我也已经远离了河边,走在坑坑洼洼地碎石中,虽然诡异的东西还没有降临,但是我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一直挥之不去。

    突然我又闻到了一股诡异的血腥味,并且前方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有血有光的地方就有生命或者说是邪物,我那略微放松的神经又马上紧绷起来了,又走了几步,我发现就在我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池。

    血池,血池,血池中为何有这么多的血液……我又为眼前的一幕感到毛骨悚然了。

    我鼓着胆子临近了血池,感觉这里的温度很高,似乎驱赶走了我身上冰冷的寒气,尼玛的,虽然遇到的是诡异莫名的血池,但是对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我终于得到了“温暖”。

    我看到,血池中血水在沸腾,似乎是被煮沸一般,乃至于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血雾。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是万万不敢前进了,这个突然出现的血池诡异莫名,说不定里面有极度诡异恐怖的邪物呢,于是我干脆坐在了旁边,就相当于烤火一样,反正我的衣服是湿的。

    一路逃亡奔跑,我的身体都累的散架了,现在坐下来吸收着血池中的热气,身体竟然感觉到舒泰无比,我决定要死也要死的舒泰一定,因此我“悠然自得”地放下了一切戒心。

    由于某种诡异的原因,这里散发着幽红色的光芒,我干脆关掉了手电,节约用电。

    大概也只过去了十多分钟,我那原先湿漉漉的衣服居然干了,我那极度冰冷的躯体也逐渐温暖起来,还好先前那邪恶的怪物没有再出现了,血池中也貌似没有危险发生。

    我壮着胆子决定走进血池,看看血池中到底有什么东西,来到了血池边,只能见到血池中沸腾的红色血液,并没有其他的东西,而血池变居然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古文字。

    “血色的古文字……知愿池”,我对中国的古文也有一定的研究,现在连看带猜下,看出石碑上的文字居然是“知愿池”这三个弯弯扭扭的古字。

    只是我非常地不解,这明明是一座死亡般的血池,怎么会是知愿池这个雅称呢?

    我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扔进血池中,石头还没入血池,就被腐蚀成为了灰飞。

    这个血池有妖异,这是我此刻的真实感觉,光池中血雾就可以将有型的石头化为灰飞了,这处血池似乎代表的是死亡与诡异,怎么看都与知愿挂不上钩。

    我摇了头,不敢再靠近这个诡异的血池了,尼玛我惹不起逃得起。

    我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我心中依旧有那种不详的感觉,所以我决定离开这里。

    正当我将要转身离开的刹那,我突然看到,血池中有一道血雾快速地射了出来,我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觉得我的额头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有一种钻心的痛。

    我用手摸了摸额头,感觉到手中有血液流出,在我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头昏目眩起来,下一步,我头痛欲裂,不由地抱着头蹲在了碎石上。

    “哈哈哈哈……”,突然,一个凄厉的哭笑声在我的脑袋中响了起来,随着这个凄厉的哭笑声响起,我的头逐渐不那么痛了,但是昏沉沉的,感觉不受自己控制似的。

    “谁,谁在哭笑?”,我本能地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