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邪灵附体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182字

    “嘿嘿嘿,是我在哭笑,不,应该是你自己在哭笑,因为我就在你的身体中,哈哈哈哈”,这个凄厉而邪异的怪叫声似乎在我那昏沉沉的脑袋中响起,吓了我一大跳。

    我浑身再次发毛起来,居然有东西在我的身体中,难道我被附体了?想到这,我心中升起了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一旦我被邪物附体的话,那么我会变成邪魔的,到时候我的朋友家人将……这比我死了还要恐怖,我宁可死也不愿意被邪恶的东西附体的。

    “是什么鬼东西,有本事就出来,偷偷摸摸的”,我破罐子破摔,惊恐地大叫着。

    “啧啧,我出来你也看不清我,放心我并不会加害你,只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件就可以了,如果成功的话,我会还你一个人情,如果失败的话,哼,你会变成邪魔杀光你的亲朋好友后爆体身亡……”,那个莫名的声音带着狠戾的语气在我昏沉沉的脑中回荡着。

    我立刻知道了,有莫名的邪物在要挟我,要和我做一个交易,成功的话我会相安无事,失败的话我会变成杀人狂魔杀光自己的亲朋好友,然后爆体身亡。

    这是一个邪恶到无法让人答应的交易,我本来想直接拒绝的,哪怕我现在死,也不会同意这个交易,但是我脑中那个邪恶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其实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在七七四十九天内找到一千个人的鲜血,然后将血放进这个血池中,解开我的血咒,仅此而已,对你而言应该不难吧,到时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的,总之对你而言没有坏处”。

    听到脑中的这个声音,我有些犹豫了,在生命的威胁面前,去取一千个人的血液献给这个莫名的鬼东西应该不难,比如我直接去医院买血液就可以了,但是我怕这个莫名的鬼东西骗我,万一我为它取得了所要的东西,它解开血咒后会对付我,危害人民该怎么办?

    而且,这鬼东西就不怕我先假装答应它,然后因意外身亡或者去自杀吗?

    再者,这鬼东西貌似很厉害的样子,它为什么自己不去找血液,非要我去呢?

    带着这些疑问,我对空气开口说道:“现在我被困在了这个诡异莫名的地方,自身都很难保了,更何况去答应你的要求,再说你貌似很厉害的样子,为何不自己动手而要我帮你呢”。

    “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想死的话,我现在可以成全你;如果你意外身亡的话,只能怪你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么我只能等待下一个经过这里的人;我现在中了血咒,并不能亲自去取血液,但是能控制你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所以……你懂的”,诡异的声音说道。

    “你懂的,懂你吗的逼”,我在心中暗骂道,到底是什么邪物啊,居然会“你懂的”这样一句现今的网络流行语,而以我推测,这个未知的邪物绝对不是现在存在的。

    但是我现在真的懂了,那个邪物并不能离开这个血池,但是它能通过某种办法能控制我一段时间让我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将是我无法承受之痛。

    “现在,我确实懂了,但是我该如何相信你呢,万一我帮你找回了血液,你却要加害我或者要害外面的人呢,还有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吗”,我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在某个山洞中,现在你只能选择相信我,你我无冤无仇,你如果能帮我解开血咒,我会报答你的,好了,我现在要沉寂了,不会再醒来,记得七七四十九天后,你没有带着一千个人的鲜血出现的话就会……哈哈哈”,那个诡异的笑声逐渐消失了,留下一脸茫然而恐惧的我在发呆。

    伴随着那个诡异的声音消失,我昏沉沉的脑袋逐渐好了过来,只是我心中有许多疑问,这他吗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尼玛啊尼玛啊,我的脑袋要爆炸了……

    越来越搞不懂了,我居然被诡异的邪物附体了,拥有着实体的阴灵还好说,无形中的东西更加地恐怖,被附体地感觉……就像是身上绑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

    我的脑袋昏沉沉的,怎么都想不通,生活一向平静的我怎么会遇到这些鬼事,我很想去逃避,但是现在不得不让我去做好打算,此刻我居然有了一种想死的感觉。

    但是想到我死亡之后,含辛茹苦的父母那苦苦的等待,想到自己的亲朋……这又叫我如何心甘的啊,我的亲人,还有我依旧爱着的李娟,是支撑我暂时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不管怎样,如果我能从这个诡异的山洞中逃出去的话,那么好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去做准备,不管怎样,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我要为那两个月的时光搏一搏。

    这样想着,我就逐渐平静下来,又想到了一些问题,就是这个神秘的鬼东西所说的血咒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会不会与我们先前看到的诅咒有关联,这个知愿池到底是怎么回事……

    似乎还是所有的一些都在困扰着我,尼玛的个蛋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还好的是,现在我的衣服已经干了,也不再寒冷,相反还有点热,试想想,如果不是遇到像烤炉一样的血池的话,在极度的严寒当中我真的难以支撑下去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遇到这个血池等于暂时保住了我的命,算是有失有得吧。

    感觉现在休息得差不多了,我继续向未知的前方走去,我相信,既然这里有空气,就一定有与外界相连的地方,怀着这个信念,我不能停下自己的步伐。

    在这个空旷的山洞中又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不知何时,我注意到整个空间中似乎散发出一股幽森森的绿光,仿佛幽冥地狱的亡灵在闪动,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氛围。

    且先前的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我的心咚咚不由自主抖动个不停,额头冷汗直冒,我发现,自己似乎将要接近邪恶的核心了,此刻我想到的是原地返回去。

    在我的面前,除了幽森森的绿光,已经看不到前方的路了;于是我向后方望去,后方也是幽森森的绿光,看不清路了;此刻我像是被封闭在了一个充满阴森的封闭空间里,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这种感觉,惊的我的魂魄都在跳动。